[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公仆者,公众之仆,为公众服务者也。最早把官吏视作民之仆役的,应属柳宗元。在《送薛存义之任序》中,他发展了孔孟的民本思想,首次提出吏为民役的思想:“凡吏于土者,若知其职乎?盖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将百姓与官吏的关系喻为主人与仆人的关系。

    公仆两字,不知何时由何人原创,但把这两个字叫得山响、发挥得淋漓尽致、号称各级干部都是人民公仆的,自然是中国共产党人。老毛诏曰:为人民服务。老刘(少奇)学舌曰:国家主席和掏粪工人都是人民的勤务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只不过分工不同而已;老邓诏曰:“领导就是服务”;老江在“七一”讲话中指出:“我们手中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各级干部都是人民的公仆”;在十六大报告中又强调,要坚持党的性质和宗旨,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对于广大党员干部来说,落实十六大报告精神,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不断加强和改进工作作风,进一步增强公仆意识。

    上面有号召,下面当然要紧跟。于是“十佳公仆”呀、“十佳廉政公仆”呀、“xx省人民满意的公仆”呀、“好公仆、好公民”呀,各种评选活动时不时轰轰烈烈地开展一下,关于公仆的宣传,文章,报告,时不时充斥着官方媒体。其实,民之役、公之仆这种玩艺,从广义上讲,自古以来就不曾有过。有的是君之仆、党之仆、权之仆、钱之仆。偶尔出现一两个民之仆,也是极个别极殊异的稀有珍品。真正的公仆,绝大多数只存在于文件、报告、会议和太虚幻境。

    某刊有过一个《上帝与公仆》的故事:人间一部分人升入天堂,地上有许多空缺需要各天使前去填补。上帝面前一大堆标有名字的桂冠,谁想去下界干什么,讲讲道理,就可以头带桂冠前去人间履职。众天使纷纷上前摘取桂冠,有愿作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愿做传道、授业、解惑的灵魂工程师,以教化民众,净化心灵为己任的…。

    忽有小天使飞至上帝耳边请求一顶标有“公仆”的桂冠,上帝大惑不解:“你等下凡,要成就一番事业,最不济也要尽享人间富贵,唯此方不辱没天界。你却要去当仆人,岂不有辱天使身份?”小天使含笑对答:“主啊,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是仆人就要听人之命,给人干活,此话不假;然公仆乃公家之仆人,凡公家之物乃仆人之物,所捞之酬亦由公众所付,如此焉能不尽享人间富贵?更何况公仆可将公车据为己用;多占房屋、别墅而不必自己出资;日常应酬之中美食与靓女不请自来,尽可免费享受;必需亲躬之事亦可令下属或另请私仆代办;更有那一人得道鸡犬亦可升天的好处多多……”。

    上帝未等小天使说完,疾步奔下座位,心急火燎地说:“此等好事焉有你等先去之理?命你代我暂撑天庭,我先去享公仆之乐,体会后再让你等下去。”话未说完,只见上帝早已戴“公仆”之桂冠,飞奔人间而去。

    在中国当公仆,确实是上帝也要动心的,哪可真是摆不尽的威风、说不尽的快活、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呀。一字未写,著作等身,一言出口,马屁纷来;讲讲空话、套话就是“重要讲话”、(国家领导人则称“重要指示”、“重要思想”);在基层吃吃喝喝就是“深入群众”,五湖四海游山逛水,就是亲自考察或外事活动;偶而步行或公共汽车一回,就是“艰苦奋斗”“作风简朴”“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成了头条新闻;偶尔感冒,鲜花满屋,补品满柜,“信封”满屉……。

    等而下之想疯狂一把的,可以开车撞死百姓再拖着人体狂奔,可以把村童扔进深水让他活活淹死,可以用枪口对准无辜百姓,打死人也不用偿命,可以把处女打成嫖娼案犯…。毛病有人护着,错误也有人保着,随时随地有人拥护吹捧着象父母一样被子民们孝敬着。正如万载县株潭镇有“土匪”之称的原镇党委书记晏志平的名言所说:“我在株潭是父母官,人民、企业家像儿女孝敬父母一样对待我也是应该的,我是可以不推辞的。”

    小小九品麻官,犹且如此骄横,如果是党国领导,那更不得了,国家国家,国即是家,朕就是国家。代表代表,一切资源,一切人民的权力,他们都代表了。公仆云乎哉。

    所谓公仆,是这么一种玩艺:人前装神背后捣鬼,台前高调唱尽幕后恶事干绝,满嘴甜言蜜语满腹男盗女娼,最擅长为人民币服务,最擅长逼良为娼,逼良(民)为刁(民),最擅于为非作歹干坏事或把好事干成坏事,最喜欢做政治秀,诸如“反腐秀”、“三讲秀”、“三个代表秀”、“植树秀”、“扫黄秀”、“选举秀”、“民主秀”、“庆典秀”、“奥运秀”、“道德秀”、“政绩工程秀”“亲民爱民秀”等等,都是或曾是做秀的好题材,每种秀又都有成千上万具体的例子。

    他们是最大的国家财产公共权力偷窃者,社会道德败坏者,人权侵犯者,人民自由尊严剥夺者,小姐二奶的公款消费者,各种自然社会资源浪费者,环境法律破坏者,豆腐渣王八蛋工程的工程师,假大空话的制造商销售商…。他们在权力面前是狗,在金钱面前是狼,在百姓面前是虎,在美色面前是猫。不,他们比野狗更下贱比虎狼更凶恶比狐狸更狡诈比硕鼠更贪婪比魔鬼更阴毒,他们是人民和国家最大的麻烦乃至灾难制造者!为了维权和升级,他们是什么人间丑迹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的。有民谣为证:

    一、公仆三四歌

    喝起酒来三杯四杯不醉

    跳起舞来三步四步都会

    搓起麻来三圈四圈不累

    泡起妞来三个四个叫妹

    干起事来三推四挡有味

    朝拜上司三次四次都跪

    见到百姓三喝四骂干脆

    二、公仆四项基本原则

    烟酒基本靠送,

    官位基本靠弄;

    工资基本不动,

    老婆基本不用。

    三、“人民公仆”四怕;

    怕情人怀孕;

    怕小姐有病;

    怕群众写信;

    怕老婆拼命;

    四、人民公仆画像

    身穿中山制服,黑色墨镜一副。迈开八字方步,尤显腹部突出。无论举手投足,皆显从容大度。出门红旗代步,还有警车开路。小秘不离半步,再加随从照顾。不乏阿谀之徒,须溜拍马无数。会场还未步入,先有掌声急促。心下甚是羡慕,斗胆打声招呼。有请先生留步,敢问官居何处。知我无名小卒,满脸不屑一顾。吾乃人民公仆,现是乡级干部。略显苍老之处,不是年龄缘故。皆因工作辛苦,整日操劳过渡。白天会议忙碌,晚上舞会督促。处理大小公务,视察乡村各处。招待宴会无数,净是杯中之物。喝的迷迷糊糊,还要咬牙挺住。不敢岁月虚度,哪有空闲之处。深知身在仕途,就要身先士卒。不论再累再苦,也愿为民作主。在下当即瞠目,接着便是呕吐。如此脸皮厚度,我KAO,佩服佩服!

    当今是民谣最为发达的时代,其中又以讽刺嘲弄公仆的民谣最多产,但民谣最多,也难形容公仆之丑之恶于万一。真是:一为公仆,便无足观。

    难道洪洞县里无好人吗。我相信总会有极少数优异分子凭着极高的道德修养,战胜制度的纵容环境的诱惑,战胜人性中卑劣、贪欲的一面,成为万黑丛中一点红,成为焦裕禄、孔繁森,但那是意外,是特殊现象,既无普及的可能,也无补于大局无奈于整体。

    公仆并非天生就是王八蛋。在一首旧诗中老枭怒问:谁教公仆成公害?答案是不言而喻的。不论是一君专制还是一党专制,国家政权归根到底是特权阶级统治民众的暴力机器,各级公仆只能是特权阶级的代表,各种法律措施、经济制度,根本上都是为特权統治服务的。

    所以,柳宗元的吏为民役思想只能是空中楼阁,共产党的官为公仆口号,只能是欺人之谈。实际情况只能如柳宗元《送薛存义序》所写:“凡民之食于土者,出其十一佣乎吏,使司平于我也。今我受其直,怠其事者,天下皆然。岂唯怠之,又从而盗之。”

    所以,许多好人、正常人,一旦进入这个杀贫济富、欺善助恶、选劣汰优、崇假讳真的体制内,就会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地堕落成公害,成为老爷、流氓、恶棍、骗子、奴才、心灵残者、精神太监,好是偶然的,坏是必然的,在主义破产、信仰坍塌、道德崩溃的后极权时代,尤其如此。

    为了维护特权集团的整体利益,有时,“上面”也不得不拿几个后台不够硬的倒霉鬼开刀。但都是只除枝叶不除根,一个贪官倒下去,千万个贪官站起来,杀鸡警猴猴更狂,唯一的效果就是让其它同类及后来者腐败的手段更隐密更高明。

    不知是“上头”做贼心虚还是天良发现,前不久据传闻,“公仆”称号,暂停使用。其实,换汤不换药,何补于实际?称公仆为“代表”,公害还是公害。就象称失业为干岗,失业依然失业。老共就喜欢玩文字游戏哈。

   

   输入时间:2003-1-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