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根据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侠客行》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叮叮当当的爷爷要杀“狗杂种”,除非“狗杂种”十天内打败号称气寒西北的剑术高手白万剑,才可放他一条生路。叮叮当当为了救情郎,设计骗来白万剑武功低劣的师弟痛打一顿,逼他大喊:白万剑败了。“狗杂种”却主动告诉不在现场的爷爷,败逃的不是白万剑,也不是他打败的。爷爷骂道;“现在人人都说假话,就你说真话,凭这就该杀!”。

    剧本改编的挺差劲,但剧中这句台词却十分精彩。此言放在中国,尤其是反右和文革期间,不啻绝对真理。现时代,一般情况下,单纯因说真话而象张志新一样掉脑袋是不太会了,但因此而掉官帽、丢前程、丧尊严、失自由的现象,却是所在多有,层出不穷。

    于是,各级官员大都成了职业撒谎者,新闻煤体成了谎言制造商和批发部,上上下下,官僚民众终日泡在假话的烂泥塘里。我们的政府有太多的真相、太多的内幕不敢公开,只好坚持新闻封锁、舆论导向,坚持信息和网络监控。“人民政府”害怕人民说真话、不许人民说真话,并且以种种方法软诱硬逼人民说假话。“恐惧感似乎是我们中国人生来具有的,不是一个廖亦武,不是一个刘荻,所有的中国大陆人都是在恐惧中长大的,再通俗一点,都是被吓大的。今天敢于在网上和在所谓反动报刊上发表批评共产党文章的大陆人,全都更是身陷恐惧中,谁都不知道哪一天的夜里会被警察带走”(《赵达功:我们都在恐惧中成长》)。

    然而,尽管社会空间和赛博空间白色恐怖无孔不入到处弥漫,尽管中国已经成了最大的假话王国,许多老百姓也以吏为师,成了讲假话的高手,总有一小撮不肯就犯、疾假如仇的纯真之人、豪杰之士站出来,说真话、揭真相、抒真情、求真谛、戳破假话的牛皮、说破皇帝的衣服。老枭就是其中之一。

    有人笑我图虚名,有人我骂我做民主秀、斗士秀,骂我汉奸洋奴,都不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我好名不假,但图虚名而招实祸,非智者也;我欣赏、推崇西方政治民主,实实在在,何秀之有?我以千秋国士、一代宗师自许,斗士之名,不屑也。至于汉奸洋奴之帽就更可笑了,要当奴才呀不如给某党当土奴国奴,毕竟有利可图嘛。

    其实老枭说真话,只不过为心的安宁、气的舒畅,图个嘴巴痛快,就象年轻人找情人,图个鸡巴痛快一样!天生嘴巴不仅是吃饭用的,总得讲话,讲自己不喜欢的假话,就象搞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一样。既使因此攀龙附凤,别人以为物有所值,我却以为得不偿失。别人做得到,老枭做不到!正如刘晓波在《余杰怎样成为文化名人?》中所写:“当对共产乌托邦的狂热盲信崩溃之后,在资本和独裁权力狼狈为奸的时代,国人甚么也不信,却相信谎言的力量,谎言可以给人带来安全、财富、权力甚至荣誉。当靠谎言生存的策略被知识人身体力行之时,他们也许暂时逃过生活困厄甚至肉体毁灭的灾难,而且还能活得像个体面的有产阶级,但是整体的精神毁灭之灾难便在每个人的参与下不可避免地降临,知识人也就沦为没有任何尊严和人性的精神乞丐和知识掮客,放弃所有做人的底线,像俘虏高举双手一样地交出自己的灵魂”。

    如果有朝一日伟光正要找老枭的麻烦,拜托“有关部门”不要再用什幺“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之类拙劣的罪名了,不如干脆祭出《侠客行》中“爷爷”那句话来,那我一定噤口无言、低头服罪:“现在人人都说假话,就你说真话,凭这就该抓!”!

    要追就追想追的女人,要讲就讲想讲的话。泡梦中美女说心中真话,何乐如之,南面王之富贵吾不易也,“莫须有”之罪名吾何惧哉。

   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东海一枭2003、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