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乡村中学不对学生开放的小小图书馆,居然芷了一套《史记》,居然被一个入学不久的学生陆续借到手,且囫囵吞枣吃了下去,且吃出了滋味养成了一生的习惯…。初次接触这部伟大的作品,是当作小说来读的,最让我入迷的是《项羽本纪》,那一个个热烈紧张的戏剧性场面,突显着项羽的勇敢粗豪、脱略大度和人杰本色。许多年里,项羽,成了小枭心目中最有人格魅力的大英雄(另一个是李白)。

    你瞧,二十郎当时,小枭还在江湖上游荡,一门心思找个侠女泡泡,项少爷已经遥指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出巡队伍,扔下响当当的豪语:“彼可取而代之”。比起刘邦的壮言:大丈夫当如是,更大气有档次更富贵族气息。

    小时候学书不成学剑又不成。真不成吗?“书,足以记姓名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实在是不屑学呢。

    浓烈的贵族气和英雄气,贯穿了项爷波浪壮阔的一生,害了他也成就了他。

    破釜沉舟一战,令诸侯“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自起兵到乌江自刎,亲自领兵打了七十多次战争,“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鸿门宴将杀死后来的大对头刘邦的大好机会轻轻放过;两军对阵,要刘帮出来一战定输赢;戎马倥偬,也要带着小美人儿,并“常幸从”,纵横血战不忘谈情作爱,终于留下一曲凄艳无比的《霸马别姬》;兵陷重围,身边剩二十八骑,犹奋起表演绝世神功,“溃围,斩将,刈旗”,只为了向手下兄弟证明:“此天亡我,非战之罪也”;有生路不逃,偏要赴死,理由是“无颜见江东父老”;不忍让骑了五年、一日千里、所当无敌的坐骑同死,送走马匹,徒步独杀汉军数百人,最后将一颗大好头颅送给了故人吕马童。这颗脑袋意味着“千金,邑万户”的富贵呢…

    这桩桩件件韵事壮举,皆与其贵族气英雄气有关。包括他的小气,封候拜将的黄金大印铸好了,放下又拿起,迟迟不给立了大功的部下。恐怕又是那股贵族气作怪:你们这些贱东西,为我卖命是应该的,居然也成王成侯啦?

    流氓出身的刘邦,就把项爷的脾气吃得透透的。一次,项羽把刘邦父亲刘太公抓起来威胁刘邦要烹了太公,刘邦浑不当回事,还派人告诉他:你我曾结义为兄弟,我父即你父,烹吧,别忘了给我一碗汤尝常鲜。嘿嘿。

    三十多岁后,重读《项羽本纪》,从字里行间,闻到了浓重的血腥气,发现了项爷的另一面目,其英雄色彩和光芒,就褪蚀了许多,淡了许多。

    会稽太守殷通,欲起兵抗秦,召项粱商议,项粱叔侄俩为了抢其地盘,却卑鄙地杀了他;项羽攻陷襄城、阳城等地,都将降卒或“坑之”或“屠之”;他动辄坑杀已经投降的兵士,最严重的一次是将秦将章邯部卒二十万尽数坑杀,最可恶的一次是火烧阿房宫,“西屠咸阳,杀降王子婴,烧宫室,火三月不灭,以其货宝妇女而东”。火居了烧了三个月才灭,这座阿房宫,中国建筑史上的奇观就这样毁在他手里,并给后世大小军阀树了一个恶劣的榜样。

    不仅此也,据南怀瑾先生介绍:“说到历史很妙,大家都知道秦始皇烧书,对中国文化来说,是一个大罪行。但是他的罪过,也只能负责一半。因为秦始皇不准民间有书看,把全国的书籍集中起来了,放在咸阳宫,后来项羽放一把火烧咸阳宫,这把火连续不断地烧了三个月,有多少书籍、多少国家的财富,由他这把火烧掉了。所以严格说来,中国文化根基的中断,这位项老兄负有很大的责任。但后世却把这一责任,往前面秦始皇的身上推了。至于项羽的责任,由于对失败英雄的同情,就少提了”。

    历史上的英雄人物,大多祟尚强权和武力,这是历史的局限,不能以现代人标准去衡量,以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待。“兵,诡谋也”,两军相敌,为了取胜,文智武勇,阴谋阳谋,都不妨一齐上,纵杀个“血流漂杵”、“白骨横野”,也是无可奈何、迫不得已的事。可怜百代兴亡史,灯下翻来页页红呵。 英雄,为了以暴止暴、以戈止武,必要时不妨“霹雳手段”,但必具备一副“菩萨心肠”。如果毫无悲情怀,只为满足自己的嗜血癖,以杀为乐为荣,如李逵“抡起两把板斧排头砍将过去”,甚至连弱者和无辜妇孺也杀,连俘虏降兵也杀,就成了杀人的机器。怎能再当作英雄去崇拜呢。

    我曾有小诗咏历代英雄曰:

    高挂羊头销狗肉,戏将人肉作华筵。 世间代有英雄出,祸国殃民数十年。

    既使是“杀人手段救人心”的救世英雄,我也希望今后少一些,最好从此绝迹。因为我不相信“杀人手段”可以达成“救人”的目的,不相信暴力革命能将带来民主自由的福音。 项爷,一个可爱可敬的悲剧英雄大丈夫,更是一个可恶可鄙的嗜血魔头杀人狂! 后人追怀凭吊项爷的诗词很多,最有名的是李清照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项爷一生精彩无比,壮举累累,李mm独拈出他“不肯过江东”这一件来,堪称慧眼卓识。没有什么事,比生死关头的无畏抉择,更能表现一个人的人杰气概了。

    最全方位概括项爷丰富大气的人生的,是广西诗坛前辈冯振先生的古风《古项王庙》:

   
五湖风急秋涛张,四十万骑来腾骧。银盔金甲纷璨烂,云旗偃蹇参天长。
大王灵魄留遗庙,千秋山水舒光芒。当时才气盖一世,何人敢与抗颜行。
秦兵所向本无敌,呵叱如虎驱群羊。三年政令由己出,指挥天下诸侯王。
七十余战无不利,东城之厄嗟天亡。头颅不惜借人手,力拔山兮空慨慷。
英雄成败何足数,至今神武垂遐荒。虞姬崖石留遗迹,去不百步长相望。
杜默清狂空复尔,江东词客悲王郎。琵琶歌舞动幽怨,情词激越为䙡裳。
我来吊古慰不遇,魂兮归来天一方。

    “这首长诗,从开头到‘至今神武垂遐荒’,正是一篇《项羽本纪》的概括。如冯其庸先生所评:“诗的气势,真可谓千军万马,奔腾席卷”。

    而我最喜欢的,是清乾嘉年间著名诗人王昙的四首祭项王诗。老枭读书从不死记硬背,这四首诗却是过目成诵,十多年过去了,还能背出八九。诗题挺长:《往毂城之明日,谨以斗酒牛膏合琵琶三十二弦侑祭于西楚霸王之墓》:

   
江东余子老王郎,来抱琵琶哭大王。
如我文章遭鬼击,嗟渠身首竟天亡。
谁删本纪翻迁史,误读兵书负项梁。
留部瓠芦汉史在,英雄成败太凄凉。

   
秦人天下楚人弓,枉把头颅赠马童。
天意何曾袒刘季,大王失计恋江东。
早摧函谷称西帝,何必鸿门杀沛公?
徒纵咸阳三月火,让他娄敬说关中。

    上首借古人酒杯,浇自己怀才不遇的块垒。因而诗中充满抑塞磊落的奇气与霸气。下首点出了项羽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不肯定都关中。

    当项羽打到咸阳的时候,有人对他说:“关中险阻,山河四塞,地肥饶,可都以霸。”劝他定都咸阳,天下就可大定。 项爷的回答成了一句千古流传的名言:“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

    刘邦平定天下后,原想定都洛阳。齐人娄敬去看他说:洛阳是天下的中心,有德者,在这里定都易于王;无德则易被攻击。现在你的天下是用武力打出来的,战后余灾,疮夷满目,情形完全两样,不如定都关中。刘邦一定有理,立即收回己见,采纳娄的建议。

    另二首失忆,手头无书可查,特向高明求援。

   东海一枭2001、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