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中华文化歌》(初稿)
·群龙无首,天下大同
·未能走路莫学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修正稿)
·《写给异议群体》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已换高速空间
·《你露着的是尾巴还是鸡巴?》
·悉高智晟君获轻判有感并慰勉之
·我与胡锦涛不平等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大自由》
·不想要你太多
·警告十博士,警告王达三,警告儒家
·自为新诗鸣不平
·枭哥只图好玩不领赏,周君陪了银子又失脸----十万奖金赏给谁?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请伸出友爱之手,为杨川上一柱香!
·儒家视眼要全球------简复云尘子先生
·《新年祝福》
·为了明天的辉煌!
·道在高处,枭飞高处,弋人空羡!
·我为奇迹和梦想而活
·《一夜疯狂》
·最新消息:震旦文化网国内站开张,方丈fanyinkan,欢迎光临说法
·《总统张国堂下令了》(梨花体)
·《天机》
·请向真理低首,请向美人弯腰!-----写给我的手下败将们
·已给杨川上香的同道有劳到此登记
·《最后一道门》
·菩萨蛮:三千豪侠同声一恸
·批小儒论民主兼谈儒家发展路线
·重弹老调,以抒新愁----不要忘记他们!
·新嘲鲁儒(蒋庆云尘子王达三陈明诸儒)
·什么时候停止反共?
·不要封儒家的路!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云尘子们
·老马空知道,穷猿岂择林!----论儒家之道兼批“儒家”及自由主义
·快过年了,想起狱中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奴隶并不都是痛苦的,有一种奴隶就很幸福:被剥夺了种种权力和自由而不自觉,身为奴隶而不自知,还自以为是主人,这就是愚民政策的功效。这种心灵受到麻醉的幸福的奴隶,网下网上所在多有,最近『关天茶舍』有两篇帖子:[看老汪的《有谁能阻止一个人在心底的微笑?》有感]及《“自由主义悲情秀“可以稍息了》,就散发着这种幸福的味道。

    他们或认为老汪之类只能躲在网络角落里表达一点对政府、对现实的不满者为陈琳、弥衡之流酸文人、老愤青,浑水摸鱼、沽名钓誉之徒,迫害妄想症患者,“明明生活的糊涂却装做很明白;明明生活的很惬意,却装做受到了极大的委屈;明明和政府素无瓜葛,却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一些风言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状”;或认为他们在做“自由主义悲情秀”,属于“口水牢骚自由被迫害军团”,正气凛然地斥道:“有的人活得好好的大米白面一日三餐生活都在小康线以上,却老在那里惺惺作态,好象全世界欠他的!说白了就是自恋!国家欠你的?政府欠你的?你为国家做过多少工作?做过多少建设和奉献?你好意思么?”。

    是的,政府欠人民的太多太多了。罗斯福讲的四大自由,除了免于匮乏的自由马马虎虎外,其余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中国人何时享受过?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也是人民所推动创造的。是人民养着政府而不是政府养活了人民。政府仅仅把捆着太紧的政策放松了些,居然有脸居功炫耀?这个政府却只爱面子,只图虚名,在国际上不断出让经济、外交利益,以减弱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问题的指责,在国内,干教育、扶贫、社保、爱滋等正事时就一个劲哭穷,搞大戏院、磁悬浮之类首长工程、面子工程时却几百几千亿地大花特花。每年被各级公仆吃喝玩乐掉的、被转逃出境的资金,就是天文数字!

    这些且不去说它。就说言论自由吧。难道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仅指野老农夫在田头地角发发牢骚,各界人士在茶敢后骂骂腐败,广大网民在网络角落灌灌口水?这与鸡鸣犬吠猪哼哼马萧萧何异?党和政府对媒体的严抓严管、对网络的严封严堵、对异议分子的严惩严控、对民主思想的严防严禁、对一党独大的顽固坚持,何自由之有?这不是党和政府欠人民债、侮辱人民尊严又是什么!

    日前在媒体上看到一则《重庆男子私办报纸年销150万份判刑6年》的消息:重庆男子张伟仅凭一部电脑,就办起一间报馆,出版《时事资讯》和《热点纪要》两份报纸,在重庆、成都等城市热卖一时,报上的政治、军事新闻远比官办报纸吸引读者。一年多时间内销售一百五十万份,却被重庆市新闻出版局官员和公安当场拘捕,被法庭裁定非法经营罪,判监六年兼罚款十万元。

    重庆市新闻出版局将此案当作打击非法出版物的重大战绩广为宣传的,却恰恰暴露了政府对人民言论权知情权的剥夺和对言论自由的恐惧。手续不全,补办、罚款就是了;一年多时间内销售一百五十万份,说明市场需求量丈,说什么扰乱了市场秩序,民愤极大,情节特别严重,简直是莫名其妙莫须有;指摘张伟等人从网上下载图文,以政治小道消息、耸人听闻的军事报道等文章,混淆视听,误导读者。那条消息失实,那篇文章混淆视听,可以就事论事,追究作者编者责任嘛。岂能笼而统之,一言带过?

    俺老枭也想为国家些工作,做些建设和奉献,根据我的爱好和特长,早想办一份政治、社会性披刊,报名就叫《澄报》。澄,澄清天下之意,典出《汉书》,《世说新语》也有:“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

    聂绀弩是我最喜欢的诗人之一。他有一首《清厕之一》写道:

    君自舀来仆自挑,燕昭台畔雨潇潇。高低深浅两双手,香臭稠稀一把瓢。白雪阳春同掩鼻,苍蝇盛夏共弯腰。澄清天下吾曹事,污秽成坑肯便饶。

    好一个“澄清天下吾曹事,污秽成坑肯便饶”!澄报的宗旨,就是宣传平等人权、传播民主自由,以思想和理念去澄清世间是非黑白和体制黑恶污浊,就是要以独立自由的媒体去监督政府、揭露腐恶、激浊扬清、澄清天下,把这个污秽成坑的官场和社会来一番伤彻底的清理。

    请问,政府会批准吗?肯定不会。这不就是对我的权力、自由和尊严的剥夺、侵犯和侮蔑吗。迫得我有志不能伸、有才不得展,只好日日上网吹牛以消闲,醇酒妇人以終老,“男儿落魄无聊甚,且把欢场作战场!”,人生如此,不亦悲乎!

    清末时结社之风甚盛,崇祯时,吕留良之兄吕愿良曾会集江南10余郡士人,建澄社于崇德;一九八九年台湾一批富有自由主义色彩的学界人士成立澄社,澄社社员便于自立早报、自由时报、民众日报及中国时报分辟专栏,针对时政,发表议论。文网最严密的清朝,份属中国的台湾,都容许知识分子结社或办报,唯独以三个代表自封的共产党统治下的大陆,把这些基本的政治权力剥得一干二净。呜呼。

    倒也羡幕那些醉梦中的奴隶们。他们正满足而幸福地微笑着。

   新世纪网址: http://www.ncn.org/

   东海一枭2003、1、11

   附一:

   作者:舒雪 

     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被政府迫害着,为什么大家都做出一副正在经受“文字狱”、白色恐怖或者文化大革命等等非人间待遇的摸样。我是真的不明白,你可以说我很不成熟或者很没有内涵,没有思想,但是,坦白的说,虽然我很佩服楼主的洋洋万言(太长了,我没有仔细看,但是,看了回贴,我不看也知道楼主在说什么),可是我真的不喜欢那么多人明明生活的糊涂却装做很明白;明明生活的很惬意,却装做受到了极大的委屈;明明和政府素无瓜葛,却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一些风言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状。我最讨厌的还不止这些,我最讨厌那么多人明明活的好好的,却总是做出偷偷摸摸的样子,比如楼主这个题目,在心底的微笑?有人不要你开怀大笑吗?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可以做到你想的那样?达到了那样的水准?包括美国,你们圣人一样景仰的自由民主国度。

     是不是让你们这些只会写文章说空话的人上台中国就更好了?比GCD做的更好的人在哪里?你们不关心历史,不尊重历史,不尊重中国现状,就发出这样那样做作之极,臭气熏天的长帖子,真正酸文人。比如陈琳、弥衡之流,老愤青而已。

    别偷偷摸摸的了好吗?真不喜欢你们这种精神病人一样的受迫害狂的样子,虽然我也认为我们自由不够。

   

   附二、“自由主义悲情秀“可以稍息了

   作者:凡是

   应该给“口水牢骚自由被迫害军团”送句话:认认真真做人,老老实实做事。中国真正的脊梁在那里默默承担着和劳作着,这个世界上真正“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从来就没有一天到头哼哼唧唧跟谁短了他二百吊似的——要说小资,这种“自由煽情”才是小资。我看帖主舒雪同志才是个心态健康的人。

    不是说中国现状不应该批评,要批评也先把心态摆正了,自各不得志的先从自各身上找原因,别动不动往政府身上赖。往执政党身上赖。当年邓小平鄙视伤痕文学说那是“哭哭啼啼,没有出息”,那些被迫害妄想症患者可以再加一句“哼哼唧唧,没有出息”。除了牢骚,你们还有什么?这不是男人的态度,更不是真正的强者的态度。真正的一战士不是这样,鲁迅不是这样,谭嗣同不是这样,李敖也不是这样。就你们这副德行,中国能指望得上你们?民主社会能指望得上你们?

     看看闻一多先生,他要搞学问埋首青灯黄卷十几年。呕心沥血。一旦呐喊就赌上自己性命去冲决网罗,你们呢?做不了闻一多,做个老实人总可以吧?

     干嘛“要在心底里微笑”。要笑你就笑吧,笑出声来又怎么着。谁不让你笑了?!谁也没有,中国社会正一天天走向民主,而你却自己怯懦,自己把自己吓死了,回头还要赖政府。

     对你们这种惺惺作态,我才要“在心底里微笑”呢!当然,你可以阻止我,不然你们又要哭着喊着被迫害了。

     现在一些所谓的自由派是个什么论调呢?在他们眼里,你必须反对政府,反对执政党,反对社会主义,你要为执政党和政府说几句好话,你就是“体制豢养的奴才”。是“眼睛朝上看不朝下看”可惜,小弟是个穷小职员,没捞着体制一点好处。可我明白说,我不怕谁的嘲笑。热爱我的国家。热爱社会主义。尊重执政党和政府。对祖国和社会前途有信心(尽管我的生活那么不如意,我对现状也会有种种批评。)    

     国家和社会是有问题,有的还很严重。国家和社会要好起来,需要我们每一个公民耐心的工作和建设。真正“眼睛朝下看”的,就应该象李昌平们那样为这个国家真正的弱势群体研究和呼吁些实际的问题。而不是泄私愤天天哭着喊着我不自由我没人权啊,我在心底里微笑在心底里哭泣啊,都是他妈的某某党搞专制啊,你究竟怎么啦?谁把你怎么啦?谁迫害你啦?

     自由主义导师胡适先生讲得好,少谈主义多研究实际问题。你们怎么就忘记了呢?

     胡适先生,王小波先生都是我尊敬的自由主义者,人家就没有这种病态的自由主义悲情秀啊,人家活得乐观幽默开朗平静啊。中国大多数老百姓也没有这种悲情秀啊,我二叔是个下岗工人,该算是受苦人吧。是改革牺牲品吧,也没整天哼哼唧唧做愤怒状悲情状啊。倒是有的人活得好好的大米白面一日三餐生活都在小康线以上,却老在那里惺惺作态,好象全世界欠他的!说白了就是自恋!

     国家欠你的?政府欠你的?你为国家做过多少工作?做过多少建设和奉献?你好意思么?雷锋同志说得好:“在生活的仓库里,我们不应该只是个无穷无尽的支付者”。象你们这样的就是移民“民主国家”人家肯收么?就是人家真的肯收,你们在那里就能幸福了?

     人都老大不小了,撒娇的年纪该过了,还是那句话,该老老实实脚踏实地的做人了!

   

   输入时间:2003-1-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