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最近德国总理施罗德访问北京,会晤了江泽民胡锦涛朱熔基。见电视上两国领导人亲切交谈,忍不住把施罗德当镜子一用。

    曾在几家官方媒体上看到一篇揶揄老施罗德的文章《越离越穷,德总理施罗德的三次离婚经历》,文章写道:施罗德越离越穷,平时,囊中羞涩的他为了尽可能地节省开支,坚持住着一套两室公寓;度周末时总是开着他那辆破旧的“大众”汽车;节日出游时竟让他的妻子乘坐廉价的普通客机。更为甚者,为了节省房租,施罗德从柏林的一座政府别墅搬进了一套月租金不到600美元的两室公寓中。每次他的妻子和女儿到他那儿度周末,他的女儿只能睡在支在父母双人床旁边的一张简易床上。1997年,施罗德承认自己与现在的妻子有染后,被前任妻子希卢赶出家门。之后,他似乎变得更加一文不名,几乎连去慕尼黑看望妻子的路费都掏不起了。

    还有:总理施罗德的表姐、58岁的的西格尔现在每月只能靠1000马克的失业救济金生活。失业使她的精神倍受打击,但她无意请求她的表弟施罗德帮忙,不想给目前烦恼多多的表弟再添乱。据悉,她并不是施罗德家族中唯一的失业者。她的妹妹和施罗德亲弟弟也都是失业大军中的一员。

    作为西方发达大国最有权势的人,清贫至此,狼狈至此,无能无势至此,老枭并下象某些记者那样觉得好笑,而是对德国人民羡慕之至,对格哈德·施罗德钦佩之至。联想到我生于兹长于兹并将老死于兹的祖国,心情沉重无比。

    反观中国,别说堂堂党国领导,不必为个人和父母妻儿缺钱化烦愁,便是行政单位小小的局长处长,你听说过有谁供不起房子车子,有谁的亲人失业的吗?如媒体上有,也是毫无可信度的伪造的典型、榜样,一碰即碎的花瓶而已。现实生活中,倒是不断耳闻公仆的老婆基本不动,工资基本不用,转资金出境,送儿女出国,不断目睹他们手一伸就是百千万亿元,女人一玩就是几十上百个,房子一买就是好几套…。

    邓老爷子“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富了谁?富了有权的,有背景有后台的,所谓的公仆、“代表”们,纷纷成了利用手中公共权力盗窃国家资产的盗贼!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现象愈来愈严重。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资料显示,一九九七年基尼系数实际已升至零点四,而他们根据各种情况推算,目前的基尼系数已超过零点五,是世界上收入分配严重不平等的国家。在少数人暴富同时,另一些社会群体成了绝对输家。

    最大的输家是工人、农民,名义上的国家主人已沦为社会底层的贫弱群体,缺钱的是他们,看不起病吃不好饭买不起房子找不到工作交不起孩子学费的,是他们!

    愈富的国家官员相对比较穷,愈穷的国家官员反而特别富,这似乎已成当今世界一条定律。红楼梦中,柳湘莲指着贾府的门骂道:除了门口两只石狮,再没有干净的。问天楼上,老枭指着中国官场骂道:除了朱镕基,只怕也没有干净的人啦。

    我不怀疑老朱的廉洁,可他的儿女亲友部属呢。作为一国总管,官场腐烂至此,难以辞疚辞责吧,况且,便论清廉俭朴,老朱也比老施不上。听说老朱上任之初,仅总理府装修就达千万之巨,听说老朱一子一女,皆是他主管的金融系统的大鳄!

    倒也并非月亮总是外国的圆,与老施同样有权不会用、不懂得捞钱的中国大官,自古以来代有其人。远的不说,清朝末年的官场够腐败了吧,淤泥中仍有莲花朵朵。翁同和曾为宰相和帝师,但他晚年罢官后居处困顿,向为官浙江藩司的侄儿贻书告贷,侄儿竞不答复,翁大怒,“检书画朝珠数事付质库,始获度岁”。

    比比古人外人,高高在上的公仆们代表们但凡还剩一点良知正气未泯,便当羞死,便当辞职谢罪,而不是反过来总要求“主人”们顾全大顾、无私奉献、“主动下岗”,甚至把那些敢于向政府抗争的下岗工人、贫困农民打成破坏改革破坏稳定的歹徒、罪人!

    总是要求人民在政治上与中央、与核心保持一致,为何在经济上享受上天壤之差?总是号召在税收上与国际接轨,为何在政治上却闭关自守?以老施为镜,照出了官僚特权阶层的腐败肮脏,照出了政府的阴暗、制度的落后,照出了中国人民的可悲和无奈

   

   输入时间:2003-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