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老枭是个独来独往的独脚大盗,不屑于参加任何党派,也自知狂傲高洁的性情难容于任何政治组织,不适合现实政治斗争。有人据说是上了一个假东海一枭的当,擅自把我列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其实是太不了解我了。如果随意浏览我几篇文字,就应该知道我对现实政治的厌恶是一以贯之的,凭我的性格是不太可能屈居人下的,就知道我属“激进改良派”,立场上属“独知”,对于结党没啥兴趣。

   然而,我对于国内参加“非法”组织的党人深怀敬意。在冷漠、怯懦、自私成为流行瘟疫的时代,在人人崇奉一切向前看的拜金主义和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明哲保身哲学的时代,他们献身于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令人肃然起敬。

   扪心自问,老枭就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和人生境界。我做点事写点文章,是看不过眼,凭良心而已;我抗议呐喊,常常是为了维护个人的人格尊严!在眼下中国,加入“非法”组织,就意味着随时有被逮捕被判刑的危险,就意味着牺牲个人的自由、家庭的幸福。那样做,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多么崇高的奉献精神啊。

   刚刚知悉,网友一阳子就是这样志士。认识一阳子有几个月了,不知道他是中国民主党员,但知道他推崇民主、喜欢交友,还知道他原名欧阳懿,是个教书匠。好象说过要到杭州拜访我,我答应了,后来他一直没来,也没再提起;好象还劝过我办网站,我拒绝了,后来他办了网站,我应邀贴过几篇文字。

   他的网文不多,我只看过一篇:《布衣话绅士之一:文明碎片上的社会结构模式的思考》。文章中提及,一个稳定、健康向上的社会结构模式为“纺锤型”而不是“金字塔型”或者其它什么模式。而中国自古以来就这么个“金字塔”,“匪气”和“流氓气”搅和在一起,还“风水轮流转”, 所以“富不过三代”,哪里来得稳定、发展和优雅?

   看后觉得此君有点思想,因不会打字在网上极少跟贴的我,曾跟贴曰:好文。可惜中国的有产阶级,也不过农民、流氓、小资的变种而已。要造就绅士、贵族,需要在制度和文化的层面同时进行艰苦的改良啊。他回道:枭兄,果然是“枭眼看世”看得比较久了,一下子就道出了问题的本质(王老虎论坛)。

   据网上消息,12月4号,因在互联网发表一系列批评政府的文章在四川省遂宁县被逮捕。现年35岁的中学教师欧阳懿是被当局取缔的民主党成员,欧阳懿的妻子对法新社说,警察拘捕了欧阳懿,并到家中搜查,但拒绝做出任何解释。

   还需要解释吗,在中国,批评政府就是罪,加入“非法组织”更是大罪!前者会否被拘,要看运气如何;后者一旦被发现,绝难侥幸。为此,上个月,北京师范大学刘荻被抓了;前不久,北京何德普先生“落网”了。《记者无国界》指出,欧阳懿已是被中国政府关押的第三十三位网络异议人士。谁能统计出来告诉我,“改革开放”以来,因发表异议、因组党、因加入“非法组织”、因反腐、因上街游行等种种原因被关被判被驱逐出境的中国公民,到底有多少?

   眼睁着看着一个个有胆有识有仁有义有良知有正气的优秀分子爱国志士不断受到迫害和推残,老枭常常心如刀绞!为什么屈原“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感叹,至今余音袅袅?为什么君主专制几千年、一党独大几十年来,我们的国家总是劣胜优汰,总是兄弟阋墙自相残杀,总是正不压邪、大不如小、小人得意、志士遭罪?

   老枭乃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之客,不能参与具体事务,不是“敢单身鏖战的武人”、“为真理而独赴死难的信徒”,却不能不当一个“抚哭叛徒的吊客”,以文当哭,为欧阳一哭,为狱中和海外的仁人志士、为我多灾 多难的大中华碎杯一哭!注:欧阳属中国民主党员,来自网上消息。《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东海一枭2002、1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