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老枭是个独来独往的独脚大盗,不屑于参加任何党派,也自知狂傲高洁的性情难容于任何政治组织,不适合现实政治斗争。有人据说是上了一个假东海一枭的当,擅自把我列为中国民主党“秘密党员”,其实是太不了解我了。如果随意浏览我几篇文字,就应该知道我对现实政治的厌恶是一以贯之的,凭我的性格是不太可能屈居人下的,就知道我属“激进改良派”,立场上属“独知”,对于结党没啥兴趣。

   然而,我对于国内参加“非法”组织的党人深怀敬意。在冷漠、怯懦、自私成为流行瘟疫的时代,在人人崇奉一切向前看的拜金主义和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明哲保身哲学的时代,他们献身于中国人民的民主事业,令人肃然起敬。

   扪心自问,老枭就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和人生境界。我做点事写点文章,是看不过眼,凭良心而已;我抗议呐喊,常常是为了维护个人的人格尊严!在眼下中国,加入“非法”组织,就意味着随时有被逮捕被判刑的危险,就意味着牺牲个人的自由、家庭的幸福。那样做,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多么崇高的奉献精神啊。

   刚刚知悉,网友一阳子就是这样志士。认识一阳子有几个月了,不知道他是中国民主党员,但知道他推崇民主、喜欢交友,还知道他原名欧阳懿,是个教书匠。好象说过要到杭州拜访我,我答应了,后来他一直没来,也没再提起;好象还劝过我办网站,我拒绝了,后来他办了网站,我应邀贴过几篇文字。

   他的网文不多,我只看过一篇:《布衣话绅士之一:文明碎片上的社会结构模式的思考》。文章中提及,一个稳定、健康向上的社会结构模式为“纺锤型”而不是“金字塔型”或者其它什么模式。而中国自古以来就这么个“金字塔”,“匪气”和“流氓气”搅和在一起,还“风水轮流转”, 所以“富不过三代”,哪里来得稳定、发展和优雅?

   看后觉得此君有点思想,因不会打字在网上极少跟贴的我,曾跟贴曰:好文。可惜中国的有产阶级,也不过农民、流氓、小资的变种而已。要造就绅士、贵族,需要在制度和文化的层面同时进行艰苦的改良啊。他回道:枭兄,果然是“枭眼看世”看得比较久了,一下子就道出了问题的本质(王老虎论坛)。

   据网上消息,12月4号,因在互联网发表一系列批评政府的文章在四川省遂宁县被逮捕。现年35岁的中学教师欧阳懿是被当局取缔的民主党成员,欧阳懿的妻子对法新社说,警察拘捕了欧阳懿,并到家中搜查,但拒绝做出任何解释。

   还需要解释吗,在中国,批评政府就是罪,加入“非法组织”更是大罪!前者会否被拘,要看运气如何;后者一旦被发现,绝难侥幸。为此,上个月,北京师范大学刘荻被抓了;前不久,北京何德普先生“落网”了。《记者无国界》指出,欧阳懿已是被中国政府关押的第三十三位网络异议人士。谁能统计出来告诉我,“改革开放”以来,因发表异议、因组党、因加入“非法组织”、因反腐、因上街游行等种种原因被关被判被驱逐出境的中国公民,到底有多少?

   眼睁着看着一个个有胆有识有仁有义有良知有正气的优秀分子爱国志士不断受到迫害和推残,老枭常常心如刀绞!为什么屈原“黄钟毁弃、瓦釜雷鸣”的感叹,至今余音袅袅?为什么君主专制几千年、一党独大几十年来,我们的国家总是劣胜优汰,总是兄弟阋墙自相残杀,总是正不压邪、大不如小、小人得意、志士遭罪?

   老枭乃卧龙岗上散淡的人,独乐斋中逍遥之客,不能参与具体事务,不是“敢单身鏖战的武人”、“为真理而独赴死难的信徒”,却不能不当一个“抚哭叛徒的吊客”,以文当哭,为欧阳一哭,为狱中和海外的仁人志士、为我多灾 多难的大中华碎杯一哭!注:欧阳属中国民主党员,来自网上消息。《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东海一枭2002、12、1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