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东海一枭(余樟法)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据武侠小说描写,少林有七十二绝技,在七十二绝技之上,更有四大神功,曰少林童子功、少林金钟罩、少林易筋经、少林洗髓经。相传达摩祖师练成金钟罩后,任由武林人士刀挖双目、胃灌毒药、火烧水浸,三年不伤其毫毛。少林洗髓经则是一种超越武功界限空前绝后的绝技,向来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相传炼成《洗髓经》的人不仅能够给自己,而且还能给别人洗髓换脑,打开无尽智慧,通天入玄。但这种功法妙则妙矣,仅为传说而已,达摩祖师自己炼成与否,也无从得知。

   凡高深的功法,都需要浑厚的内力打底,需要相当的佛学修为自律,并且循序渐进,切忌强练或出错,否则走火入魔,小则走火入魔,重伤残废,大则立时毙命。《天龙八部》中少林老僧教导得好:练功必先修道。少林寺历史上只有达摩祖师一人精通少林全部72种武学绝技,正是因为其深厚的佛学功底保证了可以化解和降伏武学绝技所伴随的暴戾和嗔恨。一味追求武学造诣、忽视佛学修行的高手无一例外全都走火入魔,武功尽失,甚至瘫痪丧命。

   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是这样一门上乘和最上乘功法。至今为止,人为地超越资本主义历史阶段的所有练习者,在世界范围内早已宣告全面头败。社会的进步自有其客观规律,切忌拔苗助长,历史的发展自有其一定顺序,岂能人为超迈?由于物质基础、文化水平、精神条件的局限,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都是不宜试验更不可实现的。就象一套入门拳法还打不下来的蛮汉,试图强练上乘功法一样,必坠魔道无疑。而走火入魔严重的程度,则视其人身体素质、佛学修养如何了。如前苏联,虽然带头蛮练,但因素质修养较好,化解自疗起来,也就快些。

   然而我们不能因此就否定一切共产主义的理想和精神,不能因此就得出"共产主义就是坏".的结论,就认为“共产主义理想是丑陋的理想,共产主义道德是下贱的道德”。就象不能因为为现阶段不宜习练,就否定未来式的上乘功法一样。

   社会主义袬落了,共产运动破产了,但一些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理想和价值,仍然是社会和经济发展所要创造的美好生活的要素,并且已经或正在为资本主义所吸取并再现其意义。如北欧福利国家,就是一种温和、议会制的社会主义,即社会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没做或没能做到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倒是正在做或做到了。它们通过不断的创新、适应和完善,通过借鉴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管致而不断取得巨大的进步和非凡的成就。它们比“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出更多的物质财富,以更加公平的方式来分配这些财富。”(《续破戒草之四十一:共产主义就是好》)

   而共产主义作为一种个人修养,一种精神信仰,也自有其存在的价值。“共产主义者是最高尚、最仁爱、最伟大、最纯粹的人,是真正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和人类解放的旗手;他们后天下之乐而乐,后人民之富而富,把人民的利益和命运置于个人的利益和命运之上。他们具有最高层次的民主、自由、博爱思想和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不仅仅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而是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他们以解放人类的共产主义为目标,努力通过普选表达人民的意志,建立一个人人平等、团结互助、尊重个人能力和个人发展的社会,一个人人享有民主、自由和平等的新社会,一个“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社会。他们自己心甘情愿地为共产之义而献身、而献身,却绝不赶鸭子上架,强迫别人为之奉献、牺牲”(同上)。

   上述精神,在古今圣贤先烈英雄人物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所体现,如白求恩、高耀杰医生,雷锋、焦裕禄、孔繁森等,就是很好的例子。

   票友问我:上下五千年,古今中外,哪一个人符合共产主义者的标准? 要全部符合,这我还真找来出来。勉强而言,以一生服务穷人的德蕾莎修女,庶几近之吧。每当读她这篇《爱的箴言》,我的眼眶总是情不自禁地潮湿起来: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不管怎样,总要爱他们。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不管怎样,总要做善事。如果你成功以后,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不管怎样,总是要成功。你所做的善事明天就被遗忘,不管怎样,总要做善事。诚实与坦率使你易受攻击,不管怎样,总要诚实与坦率。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不管怎样,总是要建设。人们确实需要帮助,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受攻击,不管怎样,总是要帮助。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你可能会被踢掉牙齿,不管怎样, 总是要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

   放弃贵族的豪奢生活,跑去非洲救人济世的史怀哲医生,也是极典型的例子,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理想主义、人道主义,与共产至义精神若合符契。

   正如票友所言:(共产主义)只要谁敢实验一下,就毫无例外的都是以曲解社会主义的原则、否认其人道与民主为代价的。票友问我,有什么独门解药,能不曲解社会主义的原则,不否认其人道与民主,就可以得到这件宝贝呢?

   问得好。在现阶段,我没有、任何人都没有这种独门解药。在目前的历史阶段,共产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形态,只能是不可实验的最遥远的理想,作为一种精神境界,也是难以普及的最上乘的功法。老枭高叫“共产主义就是好”,是抱着对一种理想和价值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态度的,既无意更无权搞社会实验。我说过,“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他们自己心甘情愿地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而献身,却绝不赶鸭子上架,强迫别人为之奉献、牺牲”。否则,就是伪的、坏的。老枭的“共产主义就是好”和票友的“共产主义就是坏”,实乃一物之两面也。

   以后,谁再以共产主义作实验、作号召,请他自已身先士卒,先成为一个名实相符的共产主义者再说。新世纪网址:http://www.ncn.org/zwgInfo/index.asp

   东海一枭2002、12、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