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蠢笨无知冥顽不灵的愚民、忍酷血腥凶残成性的暴民是可悲的,却也令人长怀一份怜悯之情;明火执仗打家劫舍的强盗是可恶的,却也恶得光明正大,邪得堂堂荡荡;偷鸡摸狗不劳而获的小偷是可耻的,但偷的手段高妙到极至,往往如一门“艺术”般出人意表令人叹赏,而且盗贼中往往出现侠偷侠盗,专向为富不仁、弄权谋私的权贵豪门下手,为民除害令人扬眉,为天下穷苦人吐一口肮脏气。唯独骗子一无可取一无是处,乃世间至恶至贱。

    老枭十年江湖,吃骗子的亏最大,受个人的骗、团体的骗、也受过xx部门的骗,故生平对此辈憎之如寇仇、避之如毒蛇、鄙之如垃圾!日前被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构陷,连发数帖痛斥之,被一些网友嘲笑反应过激,原因就在于此。盖我当时心目中已认定谢万军欺骗了民众、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乃骗子组织也。

   骂虽骂得痛快,心里却极不痛快。无论真伪,谢万军他们毕竟打着民运的旗号。海外民运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真伪难辨,其中不乏老枭尊重和久仰的人物。生怕打伪影响了真的声誉,打鱼扫泥沙误伤了龙也。正好两位素所尊重的网友来函劝我息怒罢手曰“何不把精力集中在更紧迫的事情上?且与谢等隔洋交手,有些微妙之处的洞察也许会受到影响”,于是我就顺坡下驴,停止了扫荡。

   拜读石磊《“东海一枭”抗议事件调查报告》之后,始知内情如此曲折,居然另有人李代桃僵、越俎代庖,冒允我萧瑶和东海一枭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谢万军取得联系,不但入了该组织,还低三下四地讨要稿费,还抱怨中国民主党网页不把以“东海一枭”为笔名的文章能够放在“党员评论”栏目之下…,真是离奇曲折,非夷所思,天下之大,无怪不有。如果真是那样,老枭可就冤枉了人啦。

   报告虽然表示:“我们开始意识到了通过网络加入中国民主党的二线组织的“萧瑶”并非我们认为的浙江诗人余樟法”,但局外之人读了报告,却一定认为此人就是我:你瞧他们对东海一枭了解得多详实呀,不是这小子是谁?

   其实,老枭的个人简介,早于2001、11、29就上网公布了(附一),有兴趣者上网搜索一下即可了解到我的简况:“萧瑶,原名余樟法,男,1964年12月10日出生于浙江遂昌县龙洋乡,曾任广西某公司法人代表,现隐居杭州。…至于详细地址及电话手机等,这里就不公布了,不是胆怯怕事而是怕闲杂人等打扰我清修”等。

   报告中说,“萧瑶曾给谢万军写信询问《中国民主党通讯》是否也象《民主论坛》和《议报》那样支付稿费,谢万军回信做了说明,《中国民主党通讯》希望首发萧瑶的文章,但是没有能力支付稿费”。老枭上网发帖,只为忧天之坠、骂鬼之恶,并且吹我之牛、扬我之威、弘我之思想,对于稿酬,给,我十分高兴,万分感谢。况我负担沉重,触网之后又断绝了经济来源;不给,我也从不曾向什么刊物和网站主动伸手去讨、去要。如某网站希望以首发我文字,但暂时无酬,我照样将大量刚刚出笼之作寄呈,表示稿酬无所谓,我不为钱写作,也不缺小钱。

   再说,我如真加入了某组织,就有责任和义务与同志们同甘苦共患难,为了共同的理想和事业而奋斗、奉献,又怎么可能向困难重重的组织索取区区稿酬?以“钱”眼看人,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大失天下仁人志士之望!

   报告说“萧瑶发信给谢万军先生,申请加入中国民主党二线组织,申请书中叙述了自己在中国互联网上属活跃人士”,这又是想当然了。在网文中我是汪洋恣肆不拘小节甚至夸夸其谈牛皮轰轰的,在现实生活中,我是实实在在的人,岂会在私信中自我吹嘘自我炫耀?虚拟世界一点虚名,何足道哉,也值得向“党的主席”吹擂!

   报告中说,“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第一个反应认为浙江的余樟法被中共当局调查,被迫写了这样一封抗议信”。至今为止,“有关部门”从来没有公开地找我追问逼迫什么,何谈“被迫”?我是豆腐做的?如果轻轻被迫一下,就“有意在抗议信中说法极端过头”,肆意漫骂诬蔑,造作谣言,损害民运事业和“党主席”的个人声誉,别说不配为党员,也不配为男人!我纵然害怕,却也不是胆小鬼窝囊废,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就是没做过。男子汉大丈夫,任何时候都得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日常生活中撒点小谎,任何人都难免,但在干系重大的原则性问题上,焉能信口开河? 报告中说,“齐源礼的道歉信以赔款这种幽默来表示理解了东海一枭的难处”。下面这段话原来是幽默,幽默细胞丰富的朋友看出来了其中幽默的话,请指教:

   张京民:“请东海一枭联系领道歉支票 12/6/02[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宣传部核准于《中国民主党通讯》发表,并决定删除《中国民主党网络游击战纪实(连载之六)》文中所提的“东海一枭”。对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在这一问题上的差错,我代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对“东海一枭”公开道歉。为了表达我们的道歉是有诚意的,特决定在“东海一枭”向我海外总部追究法律责任之前,主动提出给与“东海一枭”经济赔偿,希望“东海一枭”联系领取。--齐源礼([email protected] )。]”

   我可是当真的。在奸坛第一时间答曰:张京民好。何以一再小看人?道歉我接受。别的又何必?我非英雄(接受飞虎队批评,不敢吹牛了),但世间仍有英雄在,你们这样小看天下英雄,未免也太没水准了吧。经济陪偿?打我耳光吗!

   老枭向以伟男子大丈夫自许,我的胸襟抱负情怀理想乃至行为举止,非凡俗之流、市侩之辈所能想象万一。这份报告中处处流露的“小”,那种小肚鸡肠和小市侩小家子气,令人忍俊不禁。

   这另一个萧瑶和东海一枭,究竟是谁?他冒充我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区区稿费?他索要稿费,必留地址和联系人了。请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公布一下他的地址及电邮、信件等资料好吗------没有义务替骗子保密嘛。

   有人猜疑:“东海一枭的入党过程很可能是某些好心人,替东海一枭填了表格。或者,是某东海一枭的民主党朋友,仅凭自我感觉,认为东海一枭早已是合格的民主党党员,因此,想当然地把东海一枭列入自己组织的成员”。这可能吗,如此严肃的政治问题,哪一个朋友或网友敢代我胡乱作主,并代我与该党负责人不断联络?

   如果实情确如所言,倒是我错怪谢万军先生和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了,我一定诚恳道歉。不然,如此行径,纵能欺天下人,中夜扪心,宁不愧煞?如此猥琐心态,又岂配从事民运,笼络英豪,成就大业,造福中国人民?报告中的“故事”编造痕迹太浓了,令人难以置信呀。因为那个东海一枭的行为太荒唐太儿戏太不合常理不可思议了。

   到底谁在欺骗?到底谁在捣鬼?是谢某人?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是另一个东海一枭?是别的什么政治势力?

   在感情、名誉、经济、道德、权力、生命、政治等领域,在原则性事情上,我厌恶一切骗子、厌憎一切欺骗。我渴盼听到真话、得到真情、知道真相!多么希望民运领袖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汉子,多么希望打着民运招牌的组织都是光明正大的集体! 天下事往往真伪难辨鱼龙混杂。厌烦之至,厌倦之至!归去来兮,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东海一枭2002、12、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