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蠢笨无知冥顽不灵的愚民、忍酷血腥凶残成性的暴民是可悲的,却也令人长怀一份怜悯之情;明火执仗打家劫舍的强盗是可恶的,却也恶得光明正大,邪得堂堂荡荡;偷鸡摸狗不劳而获的小偷是可耻的,但偷的手段高妙到极至,往往如一门“艺术”般出人意表令人叹赏,而且盗贼中往往出现侠偷侠盗,专向为富不仁、弄权谋私的权贵豪门下手,为民除害令人扬眉,为天下穷苦人吐一口肮脏气。唯独骗子一无可取一无是处,乃世间至恶至贱。

    老枭十年江湖,吃骗子的亏最大,受个人的骗、团体的骗、也受过xx部门的骗,故生平对此辈憎之如寇仇、避之如毒蛇、鄙之如垃圾!日前被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构陷,连发数帖痛斥之,被一些网友嘲笑反应过激,原因就在于此。盖我当时心目中已认定谢万军欺骗了民众、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乃骗子组织也。

   骂虽骂得痛快,心里却极不痛快。无论真伪,谢万军他们毕竟打着民运的旗号。海外民运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真伪难辨,其中不乏老枭尊重和久仰的人物。生怕打伪影响了真的声誉,打鱼扫泥沙误伤了龙也。正好两位素所尊重的网友来函劝我息怒罢手曰“何不把精力集中在更紧迫的事情上?且与谢等隔洋交手,有些微妙之处的洞察也许会受到影响”,于是我就顺坡下驴,停止了扫荡。

   拜读石磊《“东海一枭”抗议事件调查报告》之后,始知内情如此曲折,居然另有人李代桃僵、越俎代庖,冒允我萧瑶和东海一枭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谢万军取得联系,不但入了该组织,还低三下四地讨要稿费,还抱怨中国民主党网页不把以“东海一枭”为笔名的文章能够放在“党员评论”栏目之下…,真是离奇曲折,非夷所思,天下之大,无怪不有。如果真是那样,老枭可就冤枉了人啦。

   报告虽然表示:“我们开始意识到了通过网络加入中国民主党的二线组织的“萧瑶”并非我们认为的浙江诗人余樟法”,但局外之人读了报告,却一定认为此人就是我:你瞧他们对东海一枭了解得多详实呀,不是这小子是谁?

   其实,老枭的个人简介,早于2001、11、29就上网公布了(附一),有兴趣者上网搜索一下即可了解到我的简况:“萧瑶,原名余樟法,男,1964年12月10日出生于浙江遂昌县龙洋乡,曾任广西某公司法人代表,现隐居杭州。…至于详细地址及电话手机等,这里就不公布了,不是胆怯怕事而是怕闲杂人等打扰我清修”等。

   报告中说,“萧瑶曾给谢万军写信询问《中国民主党通讯》是否也象《民主论坛》和《议报》那样支付稿费,谢万军回信做了说明,《中国民主党通讯》希望首发萧瑶的文章,但是没有能力支付稿费”。老枭上网发帖,只为忧天之坠、骂鬼之恶,并且吹我之牛、扬我之威、弘我之思想,对于稿酬,给,我十分高兴,万分感谢。况我负担沉重,触网之后又断绝了经济来源;不给,我也从不曾向什么刊物和网站主动伸手去讨、去要。如某网站希望以首发我文字,但暂时无酬,我照样将大量刚刚出笼之作寄呈,表示稿酬无所谓,我不为钱写作,也不缺小钱。

   再说,我如真加入了某组织,就有责任和义务与同志们同甘苦共患难,为了共同的理想和事业而奋斗、奉献,又怎么可能向困难重重的组织索取区区稿酬?以“钱”眼看人,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大失天下仁人志士之望!

   报告说“萧瑶发信给谢万军先生,申请加入中国民主党二线组织,申请书中叙述了自己在中国互联网上属活跃人士”,这又是想当然了。在网文中我是汪洋恣肆不拘小节甚至夸夸其谈牛皮轰轰的,在现实生活中,我是实实在在的人,岂会在私信中自我吹嘘自我炫耀?虚拟世界一点虚名,何足道哉,也值得向“党的主席”吹擂!

   报告中说,“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的第一个反应认为浙江的余樟法被中共当局调查,被迫写了这样一封抗议信”。至今为止,“有关部门”从来没有公开地找我追问逼迫什么,何谈“被迫”?我是豆腐做的?如果轻轻被迫一下,就“有意在抗议信中说法极端过头”,肆意漫骂诬蔑,造作谣言,损害民运事业和“党主席”的个人声誉,别说不配为党员,也不配为男人!我纵然害怕,却也不是胆小鬼窝囊废,做过就是做过,没做过就是没做过。男子汉大丈夫,任何时候都得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日常生活中撒点小谎,任何人都难免,但在干系重大的原则性问题上,焉能信口开河? 报告中说,“齐源礼的道歉信以赔款这种幽默来表示理解了东海一枭的难处”。下面这段话原来是幽默,幽默细胞丰富的朋友看出来了其中幽默的话,请指教:

   张京民:“请东海一枭联系领道歉支票 12/6/02[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宣传部核准于《中国民主党通讯》发表,并决定删除《中国民主党网络游击战纪实(连载之六)》文中所提的“东海一枭”。对于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在这一问题上的差错,我代表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对“东海一枭”公开道歉。为了表达我们的道歉是有诚意的,特决定在“东海一枭”向我海外总部追究法律责任之前,主动提出给与“东海一枭”经济赔偿,希望“东海一枭”联系领取。--齐源礼([email protected] )。]”

   我可是当真的。在奸坛第一时间答曰:张京民好。何以一再小看人?道歉我接受。别的又何必?我非英雄(接受飞虎队批评,不敢吹牛了),但世间仍有英雄在,你们这样小看天下英雄,未免也太没水准了吧。经济陪偿?打我耳光吗!

   老枭向以伟男子大丈夫自许,我的胸襟抱负情怀理想乃至行为举止,非凡俗之流、市侩之辈所能想象万一。这份报告中处处流露的“小”,那种小肚鸡肠和小市侩小家子气,令人忍俊不禁。

   这另一个萧瑶和东海一枭,究竟是谁?他冒充我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区区稿费?他索要稿费,必留地址和联系人了。请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公布一下他的地址及电邮、信件等资料好吗------没有义务替骗子保密嘛。

   有人猜疑:“东海一枭的入党过程很可能是某些好心人,替东海一枭填了表格。或者,是某东海一枭的民主党朋友,仅凭自我感觉,认为东海一枭早已是合格的民主党党员,因此,想当然地把东海一枭列入自己组织的成员”。这可能吗,如此严肃的政治问题,哪一个朋友或网友敢代我胡乱作主,并代我与该党负责人不断联络?

   如果实情确如所言,倒是我错怪谢万军先生和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了,我一定诚恳道歉。不然,如此行径,纵能欺天下人,中夜扪心,宁不愧煞?如此猥琐心态,又岂配从事民运,笼络英豪,成就大业,造福中国人民?报告中的“故事”编造痕迹太浓了,令人难以置信呀。因为那个东海一枭的行为太荒唐太儿戏太不合常理不可思议了。

   到底谁在欺骗?到底谁在捣鬼?是谢某人?是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是另一个东海一枭?是别的什么政治势力?

   在感情、名誉、经济、道德、权力、生命、政治等领域,在原则性事情上,我厌恶一切骗子、厌憎一切欺骗。我渴盼听到真话、得到真情、知道真相!多么希望民运领袖都是光明磊落的好汉子,多么希望打着民运招牌的组织都是光明正大的集体! 天下事往往真伪难辨鱼龙混杂。厌烦之至,厌倦之至!归去来兮,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东海一枭2002、12、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