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东海一枭(余樟法)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素闻潘岳在知识分子圈中有当代康梁之称,其诗词、文章、政见享誉网络久矣。阅所赠《潘岳诗文选》,南怀瑾都为之作序捧场。然略翻数页,只觉不堪入目,已有帖子斥之。日前某网友问我对潘岳的看法,答曰:政见诗才皆平庸之至,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该友笑我枭眼看人低,絮絮誉之不已,什么“体制内的异数、改良派的首领、民主化的希望”云云,并向我索取潘的地址电话,老枭回了一句:集子信封早扔垃圾桶啦。潘岳什么东西,值得我收藏!

   有人听了可能不高兴,可这是我的实话。当代康梁,潘岳哪配?在中国近代史上,康梁可是了不起的文化钜子、旷代大师。特别是梁启超,大则政治、学术,小到诗词对联,无不业绩超卓,集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诗词家、学者于一身。他十九岁与康有为联名“公车上书”,同年创办变法维新第一个刊物《中外纪闻》任撰稿人。嗣后他又创办过《时务报》、《清议报》、《新民丛报》、《新小说》等刊物,一生撰写文章和专著达一千四百万字,其文章立论新颖,感情充沛,文笔华美,流畅自然,具有极强的感染力。

   当时著名诗人黄遵宪称颂道:“惊心动魄,一字千金,人人笔下所无,却为人人意中所有,虽铁石人亦应感动。从古至今文字之力之大,无过于此者矣。” 严复也赞叹不已:“梁任公笔下大有魔力,而实有左右社会之能”。老枭至今读其文,也常常脊梁发冷、心口发热、目光发亮。这种淹博古今、贯通中西的硕儒通才,当代除老枭之外,只怕无人可及。岂区区潘岳所能望尘!

   梁启梁在其文章中,全方位地介绍了西方民主理论和思想,猛烈地抨击清王朝的腐朽黑暗,深刻地批判中国数千年的封建专制主义和封建伦理道德。他一生反对专制、呼吁改良,从未移志。只不过时逢“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时势变得太快了,思想变得更快,没几年,革命大潮雄起压倒了改良,他仍抱定立宪之主张,并几乎被袁世凯、段琪瑞所利用,被时人视作了守旧派、反革命。其实他并不一概反对革命,所反的,乃极端激进的暴力革命中的不良现象而已。至今回看,他的观点差不多相当于“体制外的改革”了,不比老枭保守多少,比起百年之后许多知识分子的所谓改良观点来,不知要激进多少倍。岂区区潘岳所能望尘!

   至于康有为,人品与其弟子不可同日而语,我在《文人自古好吹牛》文中曾痛斥此人性情顽劣、胸襟狭窄、见识浅短、是个吹牛的雄才,办事的蠢才。作为政治家,他是个牛皮轰轰的废物,然而不可否认作为一个思想家学者,那可是“向前敲骏骨,犹自带铜声”------响当当的。他第一次见“两朝帝师”翁同和,大谈变法维新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居然让翁大开眼开,在日记中留下“康祖诒(康有为的字)狂甚”的评价,并向光诸力荐“大材旷世,胜臣百倍”;才学出众的梁启超闻康一席话后,“冷水浇背,当头一棒,一旦尽失故垒,惘惘然不知所以事”(梁启超《三十自述》),…。论学问,老康儒佛皆精,中西皆博,自属一流,北大复旦什么博导之流,与之相比,宁不羞死,岂区区潘岳所能望尘!

   晚清政坛人才济济,岂止康梁?早些时候曾国藩李鸿章的湘淮集团、后来李鸿章的北洋集团,都结集了一大批有胆有识的雄才贤士。如都任过两江总督的曾国藩、李鸿章、马新贻、李棠羲、沈保桢、曾国荃、刘坤一等等,皆中兴名臣。如张之洞、刘坤一曾上著名的“江汉三奏”,建议政府科举加“各国政治地理武备农工算法”,并且将进士和洋学位并轨,可让获洋学位者参加科举考试,政府授“举人学位”。第二年,又建议将八股改为策论,并拟定一个科举向学堂的过渡表,即在10年中,科举取士日减以至于无,然后全部由学堂取“士”。这些改革措施,在当时都极富见识。只惜“革命”已迎头赶上来,不到五年,吞没了清朝。晚清政坛上那一班龙虎干材,论才华、论胆识、论思想,岂区区潘岳所能望尘!

   论才华,潘岳文字,寥寥十万而已,所作诗文,惨不忍睹;论政见,只问枝叶不识根本,只锯箭杆不管肌肉。如将国事喻为内伤深重的病人,那他不过是个二、三流的庸医耳,采用他的药方,止痛或可,痊愈无望。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庸才,依然不被台上衮衮诸公所容,驱出圈外,逐出十六大。可见当今政治界之“小”,已到了空前的地步。管理学上有一种"帕金森现象",即领导害怕下属超越自己,就找那些永远超越不了自己的下属,结果整个部门就不断地膨胀,最后导致垮掉,所谓“武大郎开店”,不能比我高、比我大。方成先生的一幅著名的漫画《武大郎开店》,店中的伙计全是侏儒,一位店小二向客人介绍:“我们掌柜的说了,比他高的都不用!” 此画创作于八十年代,在中国却具有永久的生命力。

   是的,当今体制就是武大郎的店,或者干脆就是废品收购站和鹰犬饲养场,连潘岳之类略微大些的侏儒才都容不了,旷世奇才如老枭,独坐南窗下,白首太玄经,不亦宜乎。

   有人问了,为何晚清政坛,尚容得下几个龙虎之辈,一百多年后号称“唯才是举”的党老爷,却毫无容人之量、甘作垃圾之场?难道一党专制比君主专制还要糟糕吗?

   然也然也,问题的关键正在于此。邦雅曼-贡斯当在《古代人的自由与现代人的自由》中总结了僭主政治的三大特征:一是这种政治本质上不具备任何合法性,二是这种权力不受任何制约,三是它的权力是全面的、无所不在的。以此对比满清覆亡之后,神州大地上的种种政治形态,若合符契。军阀耶、国党耶、共党耶,一丘之貉耳。

   贡当斯曾列举了僭主政治比君主专制更为可恨的方面,如专制制度排除所有形式的自由,而僭主政治需要这些自由的形式来涂脂抹粉,并证明政权的合法性。它在盗用自由的名义时又亵渎它们。所以它一面压制他们的不同意见,另一面又强调他们违心地赞美自己。他指出:“在僭主者统治下,人民代表、各级官僚必须成为他的奴才,不然就会成为他的主人”。“僭主政治在压近一个民族的同时还要使它堕落,要使它习惯于践踏自己过去尊敬的东西,奉承自己过去瞧不起的东西,它还使它作贱自己。”。

   明白了吧,为什么官场上尽是些唯唯喏喏猥琐卑下的道德侏儒、文化侏儒、政治侏儒,为什么社会各界也都流行劣胜优汰现象,为什么中华民族的道德水准落到有史以来最低点?如贝苏尼所说,近年来中国要说有什么进步,也不过是开始从僭主向专制过渡了。而已而已。呜呼中国!哀哉中国!

   当然了,说潘岳算不了什么,那是与康梁、与晚清政坛诸公、与老枭自己相比而言,基本上也不包括道德品质。如果背景换到中国官场,则无论才学品质胆识政见,皆超超独先啦。

   此文实话实说,潘岳或其圈中人、崇拜者谁若不服,不妨放马过来,文斗武斗,一概奉陪。但标题无礼,潘兄如见到,还望海涵,他年相见,由我作东敬三杯以陪不是。呵呵。此文系http://www.chinaeweekly.com首发

   东海一枭2002、12、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