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在博讯赚了两百万!
·真想看我,总找得到的!
·致人性大知,发宇宙大秘:《本体二论》
·寂寂千秋终炽盛,区区一己任浮沉
·本体二论
·戒笔小诗
·黄喝楼主:理直气壮旗帜鲜明地主张自私自利(一枭附言)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
·妄人刘晓波
·刑天舞干戚,其奈无头何!-----妄人刘晓波(修正稿)
·赠刘晓波君
·枭文点击率为何不高?
·乔眼花花真绝代,看将枭体作梨花!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可怜季羡林,九十尚空茫!
·切莫源头混清浊,宜将枭眼察秋毫!----再训秦晖诸君
·薛振标、东海一枭:探望杨在新
·《仁之二:你要对这一切负责》
·般若无尽藏真言,增长大智慧咒语
·受垢为王!
·外王学与民主路及民国纲要----略答Dck先生
·《十八个》
·《送“闲”下乡》
·“黄喝”黄喝楼主:为学不诚,不知其可!
·黄喝楼主严重警告老枭:我“绝不是善男信女”!
·告别词
·自题枭文《为学不诚,不知其可》调黄喝楼主
·《我正在最陡峭的悬崖上》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五)
· 日出云俱静,风消水自平-----附寻师启事
·《自由之歌》(歌词初稿)
·《上网真好玩》
·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证道诗(七绝六首)
·“先灭中共,后灭法轮。唯我东海,中华称尊”
·《自由之歌》(歌词,东方人版)
·《自由之歌》(东海众枭综合版)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三辑)
·怀李圣地师
·大开悟
·湖湘先生:佛儒二学之本体论辨异(一枭附言)
·枭爷高大绝古今!
·《见鬼》
·摩诃罚阇耶帝(七绝六首)
· 寻找李圣地恩师
·敢劝济群大法师,休将戏论误愚痴!
·《粪青肖像》
·网友赠诗集萃(之13)
·玩啥也别玩文字,玩谁也别玩老枭!
·《金刚密令》
·《不管怎样》
·谷洪:东海一枭的狗屁文章
·《自示》
·摩诃自由(组诗)
·东海客约
·消闲五首
·荆楚们,别混扯,请深思!
·本体三论
·《只要动起来》(外一首)
·流浪工程:和枭兄《独酌》
·西风真凉: 东海一枭的热血洒在了儒家的狗头上
·《六四》(外一首)
·历史是自已写的,形象是自己塑的----与网友们共勉
·调某民运“大侠”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七)
·黄喝楼主,下流胚子傻瓜子!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读过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江湖中充满了血雨腥风阴谋诡计,每一个大侠的成长,都离不开刀光血影圈套骗局,免不了斗勇斗智重重磨难。

   江湖岂仅在武侠?有人处即有江湖,人心即是江湖。武侠江湖属虚构,社会的江湖,却是实实在在的,人心的江湖,尤为险恶。商场政界,险恶之最。官德堕落、商风卑下、陷阱处处、圈套密密,令人防不胜防。江湖险恶,已成为许多“江湖”中人共同的感慨。

   政治之江湖自古有术无道、鬼蜮横行。马基雅维利说,“在讨论国家安全赖以存在的手段时,就不能有任何正义与邪恶,仁慈与残忍、光荣与耻辱的顾虑去阻止我们采取行动”;他提示君主们:“在消灭政治对手的过程中,最适合的手段就是干净利落与胆大无耻”。

   这个江湖中是没有真善美的立足之地的。成名的大豪大腕,大多是韩非子或马基雅维利的忠实信徒。如著名的法国大革命是在正义与人道的口号下爆发的,但法国大革命中几乎所有政治人物,波拿巴、米拉波、罗伯斯匹尔…,在实际行动中都奉行目标高于一切、无视个体存在的原则,奉行马基雅维利主义。屠杀、溺死、枪决、流放,任意逮捕、任意杀害、任意审讯、任意没收财产等等,成了革命的日常游戏。

   又如国共两党创始时都是以推翻专制实行民主为号召的。它们“成功”之后执政期间的光辉业绩不必多言了,内战期间双方的精彩表现也不用说了,其实它们草创之时,就已集古今险恶之大成。粱启超写于1927年的一封信(与令娴女士等书)中,透露了不少此中信息。信中写道:

   “行军以外的一切事情,都被极坏的党人把持,所以党军所至之地,弄得民不聊生。孟子有几句话说:……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他哉,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热,亦运而已矣。这几句话真可以写尽现在两湖、江浙人的心理了。受病的总根源,在把社会上最下层的人翻过来握最高的权。我所谓上层下层者,并于非富贵贫贱等阶级而言,乃于人的品格而言。贫贱而好的人,当然我们该极端欢迎他。今也不然,握权者都是向来最凶恶阴险龌龊的分子,质言之,强盗、小偷、土棍、流氓之类个个得意,善良之人都变了俎上肉。这种实例,举不胜举,我也没有恁么闲工夫来列举他。“党军可爱,党人可杀”这两句,早已成为南方极流行的格言,连最近吴稚晖弹劾共产党的呈文上都已引及。但近来党人可杀的怨声虽日日增加,而党军可爱的颂声却日日减少,因为附和日多,军队素质远不如前了。总而言之,所谓工会、农会等等,整天价任意宣告人的死刑,其他没收财产等更是家常茶饭,而在这种会中,完全拿来报私,然他们打的是打倒土豪劣绅旗号,其实真的土豪劣绅,早已变做党人了,所打者只是无告的良民。”

   “这种罪恶当然十有九是由共产党主动,但共产党早已成了国民党附骨之疽——或者还可以说是国民党的灵魂——所以国民党也不能不跟着陷在罪恶之海了。原来在第三国际指挥之下的共产党,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牺牲了中国,来做世界革命的第一步,在饿国人当然以此为得计,非如此他便不能自存,却是对于中国太辣手了。近来南北两方同时破获共产党机关——即饿使馆及领馆发现出那些文件(现在发表的还不到十分之一、二),真正可怕,真正可恨。现在国内各种恐怖情形,完全是第三国际的预定计画,中国人简直是他们的机械。即如这回南京事件,思永来信痛恨美国报纸造谣。不借,欧美人免不了有些夸大其词((把事情格外放大些。)然而抢领事馆等等,类似义和团的举动谁也不能否认。(据说被奸淫的外国妇女至少有两起,还有些男人被鸡奸,说起来真是中国人的耻辱。)这种事的确是预定计画,由正式军队发命令干的。为什么如此呢?就是因共产党和蒋介石过不去,要开他顽笑,毁他信用。共产党中央执行会的议决,要在反对派势力范围内起极端排外运动,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手段,一切皆可应用。这个议案近来在饿使馆发现,已经全文影印出来了。(俄人阴谋本来大家都猜着许多分,这回破获的文件其狠毒却意想不到,大家从前所猜还不到十分之二、三哩。)”

   国共后来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已萌芽于此时。梁启梁法眼观世、慧眼观人、料事如神,故从早期的改良派渐变为后期的保守派,致力于反革命。

   以下言归正传。党文化的先天胎毒代代相传,传到海外民运身上了。据平正网友介绍,十多年前,在美国活动的某些老民运就曾让手下偷拆留美中国学生学者寄往国内的家信,塞进各种骂共产党的宣传资料。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手法当时引起很多中国学生学者的反感。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构陷老枭,也是此胎毒发作之症。据海外友人相告,到处冒认“党员”,乃此党惯技。据联总之声《谢万军干这种事是一贯的》文中介绍:

   “谢万军刚到美国,就到处吹嘘他在国内发展了几百万的“民主党员,在他的网站里公开了一大批国内从来不愿公开的民主党骨干名单。山东的姜福帧等四人发表声明,反对谢万军的作法。坚持自己是“不结社”,否认自己加入过民主党,更没有担任谢万军所说的职务。谢万军居然发表公开声明,咬定他们参加了民主党,扬言可以公布他们当时要求参加民主党打来给他的电话录音(这些电话录音他也能带到美国来?)。谢万军的这个作法,极其恶劣。王希哲当时指出这简直是罪恶。退一步,即使姜福帧等人当初的确要求参加过民主党,你片面公布了人家,人家为保护自己加以否认,完全是他们的权利,你怎么能够用公布人家电话(这样私自录音本身就错误)的威胁手段,来指认人家呢?这和汉奸带着鬼子指认抗日人士,性质有什么不同?”。

   最近北师大网名不锈钢老鼠的刘荻同学被抓,据说是她与一个非法组织有联系,我怀疑也是海外某一派“民运”搞的鬼。

   西哲云,非正义会被谎言与借口所掩盖,使人看不到它的本来面目,无所顾忌的野心家会厚颜无耻地宣传他们在追求正义。民主、自由,本来是好东西,是以人为本为最高法律最大目的的一种思想,是最符合人性、人道主义的一种制度追求,可在中国,却不断被无耻地利用。

   国民两党先后利用它登上了历史舞台,一些民运分子也企业重弹老调子重走老路。他们自己躲到海外,玩借刀杀人之计,把老百姓当枪使,把国内知识分子甚至学生当工具,通过种种阴毒手段鬼域伎俩,让他们“一不留神成了肥皂雕刻师或绿岛小夜曲”(出尘语),好借此大做文章。这与当年“共产党和蒋介石过不去,要开他顽笑,毁他信用,要在反对派势力范围内起极端排外运动,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手段,一切皆可应用”又有何不同呢?

   只不过,从前有效的方法而今未必有效,当年的健身妙药或许是而今的致命毒药。我在 《古今变法辨-----为胡锦涛鸣鼓壮胆》中说过:正如法国博洛尔在谈及西方韩非子马基雅维利所说,马基雅维利的治国方法会带来的好处被明显夸大。因为这种方法通常只考虑眼前利益,而忽视长远的结果。狡诈和暴力的胜利通常都是短暂的,如果从长远的历史时期来考察,人们就会发现一个规律:不道德的政策必然伴随着失败。狡诈与不正义并非总会带来好处,反而会不止一次地使热烈追求者付出高昂的代价。

   老枭推崇民主,向往自由,激于义愤,放笔直言,枭鸣天下,却是独来独往,不屑于为任何人任何组织打工。我是我自己政治上的老板,骂所当骂,砸所该砸,可谓笑傲江湖,快意恩仇矣。得罪人是免不了的,许多网友为我担心,向我示警,波罗网友在猫眼看人警告:“如此肆无忌惮,遍踏群芳,摧残x共,胡言乱语,四方串联,八维引证,拳打天下豪杰。一枭身在江湖,已经身不由己,径流之大,不辩牛马,竟然不懂江湖礼数,进退法则,亦不知深浅。吾观一枭危之将至也!”

   看不惯伟光正,开罪了,看不惯“民运”,“扫荡”之。如果它们要害我,确是防不胜防、步步荆棘。说毫不畏惧是假的,但不会退缩却是真的。怕也要说。我为我的观点负责,为我的文字负责。我曾对要我随时保持联系的易明网友说,他们真要对我下手,或许还挺棘手,老枭天生异士、一生清白,堂堂正正做事,坦坦荡荡待人,是我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要找我把柄,颇为不易。

   对付别人的招术拿来对付我,不一定有用。就象“经济赔偿”对我毫无效力一样。易明兄笑我愚蠢,出尘兄说我死要面子,其实都是皮相之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严肃的政治问题,岂宜经济解决?

   看来海外“民运”一时是无法帮“有关部门”搞掂我了。如果随便安个罪名,比如间谍、加入非法组织什么的,海内外三千师友,绝不会有半个相信,此招太旧,极易犯众怒。制造意外事故或搞暗杀吗,一则此乃国民党传统,素为我党所不喜;二则我还没上那“级别”,三则老枭身手非凡,恐一时也无高手胆敢接此任务。怕就怕女色方面给我下套,那就没办法了,一定中计。不如派个漂亮女特务来勾引我干些犯法的勾当吧。哈哈。

   东海一枭2002、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