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开放以来,由于外交的需要,熊猫开始成了国之宝。随着国人眼界的拓展,加入国宝行列的文物风起云涌,大凡古代的陶瓷壁画、瓦当石器、玉器漆器、钱币铜镜、金器银器、丝织绣品、竹木牙角、符节玺印、文房四宝、石雕砖刻、铭刻碑贴、古籍善本、古典家俱、宗教雕像…,等等等等,都成了值钱的县宝、省宝乃至无价的国宝。

   各种国宝展览,此伏彼起;各种有关国宝的故事、传奇,连篇累牍;各种流失民间或海外的国宝,不断被找到、被迎回。较早前,中国保利集团在拍卖会上用三千多万港币投得三件国宝,即牛首青铜像、猴首青铜像及铜虎头,轰动一时、广受赞扬。据报道,为庆祝上海博物馆50周年馆庆,72年倾城倾国的书画国宝将惊艳上海,并将是建国以来级别最高的一次古代书画展示,防范措施之严、保卫规格之高,不亚于上海apec会议。

   这都是振奋人心的好事,了不起的进步。历史上,尤其是近百年来,多少文物、国宝毁于战争年代的兵火、毁于和平年代的“战争”、毁于无知残暴之手,多少国宝受尽磨难流失海外。1860年的英法联军抢掠、焚烧了“万园之园”圆明园。1900年,八国联军洗劫了包括《四库全书》、《永乐大典》在内的宫廷收藏的珍贵文物和古籍。北京“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奇珍,扫地遂尽”。中国的文物界专家说过:初步估算,在全球47个国家的200多个博物馆中,收藏着上百万件中国文物。国宝流失的高峰期,一是清朝末期,二是民国初年;而文物毁损的高峰期,则属十年浩劫了。

   然而我这里想说的是另一种国宝:人才。人才对于国家的重要性,古人早有认识,古文观止中有一篇著名的《王孙圉论楚宝》:楚国的王孙圉出使晋国,赵简子迎接时故意鸣其佩玉,问:“楚国以白珩为国宝,已经多少代了?”王孙圉回答说,楚人并不以白珩为宝,而是以人才为宝。

   古诗古谚中歌咏人才的,何止千万,如“士者国之宝,儒为席上珍”;“古称国之宝,贤才与谷米”;“归国宝不若献贤而进士” -(战国)墨子;“间于天地之间,莫贵于人” ---(春秋)孙膑 ;“贤才出,国将昌” -(北宋)王安石;“材之用,国之栋梁也,得之则安以荣,失之则亡以辱。”-----《王文公文集 材论》;“何世无奇才,遗之在草泽” ---(晋)左思 …。

   传统文化中,以用人为题的典籍不计其数,历代思想家、政治家在用人之道、识人之策、选人之法、育人之途等方面的论述和实践都有大量记载。周公躬吐握,刘备顾茅庐,燕王聚黄金之台,光武下求贤之诏…,无数求贤故事,千古传唱。

   古时君主访贤重才,是为了争夺和维护家天下,而在现代国家中,人才(知识分子)则是文明的根基,思想的先锋,百家争鸣的主力,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主导力量,更是人中瑰宝、国之重宝矣。睡狮亟待醒来,巨龙渴望腾飞,民族需要振兴,人民希望幸福!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民主的建立,自由的弘扬,在在都离不开知识精英的努力和奉献。

   然而,“解放”以来,“国宝”们的遭遇何其悲惨,所受的迫害何其深重、所受的打击何其沉重!多少人被贬为臭老九,被打成右派关进牛棚,被封了笔,被剥夺了自由和尊严,被迫写那永远写不完的检查、作那永远作不尽的忏悔,甚至被逼至死!

   “改革”了,开放了,肉体上的迫害和摧残告一段落了,但精神上的凌辱、思想上的压制依然如故,依然将他们关闭在无形的黑屋子里。只许老老实实,跟着主旋律的节奏起舞,不许乱说乱动,立向思想的潮头弄潮。不然,轻则在生活、工作、事业上百般刁难千般卡压,重则抓进牢门或干脆赶出国门,逼得他们有家难归报国无门,甚至如刘宾雁一样老死于异乡!

   有人说驱出国门的都是颠覆分子、抓进牢门的都是“反动”人士,那好,不说国外说国内、不说政治说科学吧。多少与六四、民运无关的知识分子,不一样被捆绑了手脚、剥夺了“发展权”?高耀洁、万延海两位民间爱滋病研究者的遭遇就非常典型。

   高耀洁是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退休大夫,1996年,她得知河南农村大批农民感染艾滋病是因为非法卖血造成的以后,全力以赴投入教育农民预防艾滋病的工作。但是,高耀洁的行动和业绩,不但没有得到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反而处处受到刁难。她收到了世界卫生理事会的[健康人权奖]的奖牌、奖金和路费,政府却不准她亲自去领奖。政府还一直禁止或阻拦她去各地做预防爱滋病的演讲,理由是她有政治问题。地方官员多方阻挠她的工作,在海外媒体报道河南艾滋病问题以后,还指责她和敌对势利勾结。

   万延海的爱知行动项目进入有组织活动以来,项目人员相继受到各种调查和滋扰,1993年5月10日,卫生部党组下达指令,要求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解除万延海负责的"艾滋病求助热线"工作职位,万延海和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被批评为鼓吹人权、鼓吹同性恋和同情妓女。同年8月10日,陈秉中退休。一年后,万延海被迫辞职。1994年3月,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挂靠在某学院健康人类学系。2002年7月1日,政府要求该学院停办健康人类学系和调离万延海,从而爱知行动项目失去组织合法性。万先生个人还曾被北京国家安全局关押了一个月!

   最近,迫于联合国的压力和面临爱滋病局势的异常严重性,政府才不得不羞羞搭搭地公开一些爱滋真相并略予关注。如果早几年听取高、万二位的呼吁和建议,加大关注和投入的力度,或者就算不要故意隐瞒爱滋蔓延真相,不要去阻止民间义士的自觉行动,不要去诬蔑他们、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打击迫害他们,甚至说他们“和敌对势利勾结”,中国艾滋局面也不至于面临如此巨大危机!

   对于人才的尊重和爱护,当今政府别说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相比,乃云壤之别,便是与古代一些开明君主相比,与近代军阀、国民党政府相比,也是望尘莫及。

   《孟子》曰“诸侯之宝三:土地、人民、政事”。其实,不仅仅是人才,所有的国民,都应该是国之宝,都应该得到国家的重视、关爱、尊重和保护。创造自由宽松的环境、提供力所能及的必要条件,让每一个的个性、才华、能力得到最大最好的发展,展其所长、尽其所能,这乃是政府份所当为的责任。

   中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却恰恰相反。仍以爱滋病防治方面的投入为例,据业内人士介绍,美国政府提供给中国疾病中心1500万美元,就相当于过去中国政府一年给予爱滋病领域的总投入。1993---1998年,卫生部投入的艾滋病防治经费为5490元,而1993---2001年,国际组织援助的艾滋病控制经费却近6200万元。近年在国内外巨大压力下,才获得每年1亿的中央拨款专项经费,而要达到全国范围内有效干预(干预人群达目标人群百分之六十),这点钱是远远不敷的(见2002、12、2《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

   在人权领域,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更是一直扮演着慈善和侠义的角色。不论西方国家和美国政府出于何种目的,他们的人权攻势,客观上毕竟有利于减轻中国统治者的专制和中国人民的苦难。居然要别的国家为中国人民争人权,思之令人齿冷而心寒!民主把鬼变成人,专制将人变成鬼;西方国家把中国人当人,中国政府却把中国人当牛马、当垃圾!

   国之宝还有其它种种,“信,国之宝也,民之所凭也”;“亲仁善邻,国之宝也”,都是教导统治者如何以民为本、以仁为本的。今不如昔,思之令人黯然。什么时候,中国人才、中国人民能有熊猫、文物的亿万分之一幸运,能得到自己政府亿万分之一的爱护和尊重?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象迎回流失的文物一样,恳迎逃亡海外政治、文化精英归国,共商国是?什么时候,象老枭这样百年不遇的鸿儒异士能自由发言、一倾所有?呜呼!首发新世纪网址:http://www.ncn.org/zwgInfo/index.asp东海一枭2002、1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