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昨夜,著名的清韵论坛诗韵版禁封了老枭兄弟东海二枭的id,封就封了,这种事对老枭及大量网上同道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了。当初更加著名的关天论坛连连封杀我和我的弟兄们,我也没说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就落草去嘛。再说,没有哪个茶舍老板往外赶客人的,何况老枭这种才大气粗的贵客?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怕莽汉口无遮挡,谈及风月之外、宫帷之中,万一上头追究起来,要吃官司关门歇业。

   然而,该坛坛主种桃道士在封杀令中,大发了一通蠢话(附后),令我不忍缄默。按说,老道也是诗江湖中成名立万、弟子众多的人物,内功见识,当有可观,不料一开口却如此不堪。这短短的封杀令中所暴露出来的极端功利主义思想(如果也算思想的话)和犬儒主义心态,有相当的广泛性和典型性,很有剖析的价值。

   经过文革浩劫,人们被那种虚假、空洞、言不由衷、无限拔高、欺世盗名的伪崇高伪教条骗惨了也害惨了。极权政府别有居心地人为起哄地造出了那么多的崇高,实则坐享最广大人民的奉献和牺牲,同时把伟大的光环拼命往极少数权贵身上罩,而铁一般的事实证明,这光环底下却是世间至黑。人们发觉真相的丑陋荒唐之后,从当初的无限感动变成了无限厌恶。躲避崇高的口号响彻云霄。

   体现在文学上,严肃与崇高变作堂·吉诃德的盔甲。有研究者指出,“文学的边缘化,文学的庸俗化,文学的快餐化,文学的颓唐化已成为我们描述20世纪最后一些年头中国当代文学无法回避的文化现象”。王朔小说是这一特征的典型体现。1993年作家王蒙用“躲避崇高”来概括他对这一文化现象的认识。王蒙在谈到王朔作品时指出:"首先是生活亵渎了神圣,……我们的政治运动一次又一次地与多么神圣的东西--主义、忠诚、党籍、称号直至生命--开了玩笑,……是他们先残酷地'玩'了起来,其次才有了王朔”。

   这一来矫枉过正,在躲避伪崇高的同时,把真正的崇高也躲避掉了。崇高和伟大,不论真假,都成了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这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悲剧之一。极端的卑贱、极端的冷漠、极端的微琐、极端的自私自利成为一种流行的时代病,许多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整个社会从上到下从官到民,包括思想界学术界诗词界,只有术,没有道,只有厚黑拳经,没有少林佛学,只有精益求精的形而下的精致,没有莽莽苍苍的形而上的乾坤大气。犬儒主义盛行天下。

   犬儒们习惯于以一种功利的、浅短的眼光来看待一切、衡量一切。谁的血还没凉透,心还没坏够,谁还会主动做好事或利人不利己的事,他们的眼睛就会冒出巨大的问号来。你的作品弘扬一种与主旋律不合拍的民主思想吗,你批评政府抨击一切不合理的时弊吗,那定然是哗众取宠,是逞强好胜,或者是为了炒作自己,没准那是您的饭碗-----谁知道你领了海外“反华势力”的美金、卢布、英镑没有哇?操!

   他们还会继续责问:再说了,那样做,不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吗,能为百姓带来实际利益吗,能使国富民强吗。

   这种口吻,与某些人“民主可以当饭吃吗”如出一辙。他们不明白,追求民主自由,不仅仅为了富民强国或为百姓谋点利益而已,或者主要目的不在这里。它们关系着人的尊严和国的尊严。而能否自由地“发发牢骚”,则是民主与专制的分水岭,是自由和不自由的的分水岭,也就是人与猪的分水岭。人有权发牢骚,猪则吃饱就可以了。

   他们也愤世嫉俗、痛恨现状、私下牢骚,但绝不在公开场合出声。“它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理解,一种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种不认同的接受”(《徐贲: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还会自慰一番:我们不是不做,而是我们知道做了也没有用。如果有用,我们也会呐喊、抨击,而且会做得比你更好更出色,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做则已,一做就大。

   诸如此类的口吻、心态,堪称典型的犬儒主义表现。于是,在以小人之心、以功利之心度人的同时,在拒绝崇高的同时,犬儒们主动拒绝了人性内在的崇高和人格天赋的尊严,把自己降格为动物或侏儒状态、非人状态。他们眼光紧盯着脚尖的蝇头微利,推崇一种斤斤算计、趋利避害、妥协苟且的生存法则,而所躲避或拒绝的是那些善良而美好的东西。

   其实犬儒主义也是一种不满和反抗,只不过如徐贲所指出的:“民间犬儒主义是一种扭曲的反抗,它折射出公众生活领域的诚信危机及其公开话语的伪善,但它却不是在说真话,更不是一种公民们公开表示异见的方式”。“要想改变民间犬儒主义扭曲性的反抗,或者甚至改变当今中国上下互动的体制性犬儒主义,最终还得从建立允许说真话、鼓励说真话、必须说真话的理性公民社会秩序着眼” (《徐贲: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

   我也痛恨伪崇高伪教条,但我仍然相信世间存在着真的崇高和伟大,只不过非大多数人特别是中国人的本性和能力所能企及罢了。每当目睹耳闻崇高的人和事,既使是自己做不到的,但我还是会感动,并希望自己在生活中尽量效仿之,尽量不要被假恶丑的现实消磨尽善良之心、博爱之情、正义之气!

   老枭当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大奸大恶没干过,小错大过可不断,从不敢也没资格自命崇高、充当道德完人,更不愿成为那种泥塑金面仅供膜拜的僵尸朽木。所以在网战中,一再主动亮出自身的累累丑陋疤痕,亮出种种可卑可笑之处。但是,在一地鸡毛满地江湖中,我还不屑于与奸诈的蛇、猥琐的鸡和下贱的狗们为伍。所以,我忍不住要吐几句真言、发几声呐喊出来,但求心之所安而已,并没抱什么“登高一呼,应声云众”的希望。遭世人的冷淡、冷嘲、乃至反对、侮辱,也很平常,原不介怀。只是忍不住为吾民吾国也为自己生悲耳。

   具体到删贴或封ip事宜,或删或封,自有网方的苦衷。对此我只有同情和理解。对于眼下的言论环境而言,我的不少文字确是显得比较尖锐的。中国书法网总舵主、我的老对头陈亦的处理方法和所持态度,就很可取:“一剑横行天下,无所畏惧,若与众俱,则不然。虽然老枭的这类诗不一定招致严重后果,但如果因为个别人的作品而影响整个网,冒这个险不值得,希望老枭理解”。

   当然,种桃道人也不愿封我,曾跟贴说明我诗非反诗,希望逃过管理员金晴,蒙混过关。只不过我不领情耳。所以此文不针个人,而是借道人之头,抨击一种现象而已。还有,都二十一世纪了,还言诗反不反,未免太也可笑。

   前面谈及写作所获,当然也有的。一是网络虚名,二是微薄稿酬。只不过在大方之家眼里,不足挂齿,以世俗的眼光衡量,得不偿失吧了。如果图利,继续商业活动才是最佳选择;如果图名,我完全可以写些不疼不痒不冷不热的玩艺,或干脆跟着主旋律跳舞,岂不更好?早有省、中央级大报友人表示愿为我提供用武之地,凭我雄才,弄点实实在在的名气出来,有何难哉。

   东海一枭2002、12、4

   附:

   种桃道人:“东海同志:不管你是二枭还是一枭,如果你能用你那诗为百姓谋点利益,我们还要谢你哪,如果仅仅是想发发牢骚,我想在自己家里足移你发了,只会放空炮,又不能使国富民强,那是哗众取宠。与己与人都没什么利。我劝过您,写写诗骚,作作雅文的人,好歹该知道吧?你以为清韵就您一个“能人”会写几句牢骚?我想这十之*****都会写,且不会比你差,人家比你有脑子,人家不鸣,鸣则惊人。你的诗几呼天天在呐喊,你成了什么事?令人家看看热闹而己,发帖劝过你,不听,还在自鸣得意哪…凡事要有个度,入乡还要随俗哪,何必非要与自己过不去哪?逞强好胜、或者炒作自己,凡人皆会,也无不可,但总要有个分寸。如果清韵因为您的行为而被查封,您不是失去了一个展示自己的场所吗?尽管是虚拟的网…其实你写什么与我都无利害,我也不大看您的大作。最多我不作这班主。无甚大碍。当然你不妨接着写。如果那是您的饭碗…我想作诗尚不如写成老百姓都能接受、通俗易懂的、更有力度!并祝您诗运亨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