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我与王云高先生诗词酬唱之乐

    王云高先生,籍隶南宁,谱系壮家。以“岭南一柱镇文坛”之句来形容先生在岭南文坛的地位和份量,是恰如其份的。自1979年以小说《彩云归》一炮打响后,先生奇招叠出,硕果广收,已成为广西文学界一道亮丽的风景。海内外同行来到南宁,往往点名要见先生,仿佛点一道八桂名菜。

    我93年结庐邕江畔,虽常闻其名,却无缘识面。直到98年,我摄制一部电视纪实专题片,需要一位“码字高手”出任总撰稿,师友们纷纷向我隆重推荐王云高,乃登门拜访。素闻先生身为南宁四大瘦骨仙之一,果然骨格清奇,精悍无比,又健谈善谑,尽突梯滑稽之致,且擅诗词、好美酒、恋好书、爱奇石、耽禅悦,类似于我,大喜,乃赠以二律,其中有“剑骨禅风高境界,书香石趣小桃源”、“耽酒耽书真是癖,应人应物更持真”二联,自以为颇切先生风致。

    1998年8月某日,我宴请邕城同道师友,并分别赠以诗词。赠先生的是一阕《贺新郎》:

    踏遍天涯路。忆当年,挥金结客,凌云献赋。满眼熙熙谁识我,饱受人欺天妒,只赢得,狂名如许。看煞淮南鸡犬旧,斗风骚,恃宠骄人舞。休叹息,又何苦!  与君倾盖成千古。爱偷闲,金杯常满,妄言常吐。路到峰巅空老眼,日与古人为伍。手挥处,龙欢蛇怒。不负先生期望厚,趁新春,再把新声谱。梦重建,气重鼓!

    先生读后,也以贺新郎词答我:《贺新郎·答萧瑶老弟》

    豪气微醺后,吟那门经文纬武,青山红豆!相聚三维君与我,也算人缘天凑,莫探我新来消瘦。纵作东坡牛马走,算乌纱,于我为何有!言他事,顾左右。  习惯了东园载酒,任琵琶、黄金摘尽、浔阳变奏。醉眼镜头摇叠印,玉女金童彩袖。岂敢僭先期望厚,愿留在利名场外,共逍遥、细品新声秀。弦外韵,君和否?

    我原韵填词以酬:

    岂肯随人后?笑年来,栽花得剌,种瓜收豆。世乏神方消积闷,且唤婵娟来凑,何必管,绿肥红瘦。可叹乌云常蔽月,料倚天长剑原乌有。世尽左,我偏右。  向何处觅千年酒?满心头,狂涛怒浪,向谁申奏。幸有先生生南国,不愧文坛领袖,常相慰,茶香酒厚。习武从商皆半吊,十年诗,犹被称新秀。悲且愧,君知否?

    1999年底,拙作《逍遥山庄诗稿(卷三)》出版,先生贺以《江城子》曰:

     人生遇合石乘潮。识萧瑶,品逍遥,身介儒商挥斥有高招。阿堵绕床何所爱,书历历,玉皎皎。  

   衡诗把酒喜相邀。听笙箫,说生肖,参悟民生冷暖任盈消。御得青牛能进退,云霭霭,雨潇潇。

   前不久,我以词代柬,邀先生到寒舍共饮。调寄《浣溪纱》:

   
数点哀鸦奋夕阳,天情心绪两迷茫,众生有疾入膏盲。
欲破千愁唯酒力,能除百垢是诗香,今宵且效谪仙狂。
谊结忘年喜不支,几时不见忽相思,相邀共醉月圆时。
乱写奇书君独乐,穷居陋巷我能持,满怀春色满怀诗。

   第二天上午,先生填《浣溪纱·答萧瑶》以酬:

   杯内柔情泛酒浆,窗前冷暖雾迷茫,人生百味费评尝。留取横眉观世相,只将孺趣付诗行,书斋临界是商场。

   我次其韵再赠:

   
旧事新闻煮酒浆,长天浩渺月微茫,酸咸苦辣共君尝。
悔剖忠肝呈虎穴,慎提侠胆入商行,不能作戏枉登场。

    日前先生选抄诗词五十余首(阕)相示,我煮好花雕,闭门夜读,一首好诗一杯酒,不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醺然而醉,不知酒醉我耶,诗醉我耶。先生诗词,给我的整体印象可以用十六个字来概括,曰:品清骨峻,思深境阔,语趣言谐,意真象新。古人有诗庄词谐之说。先生之词,尤以诙谐活泼见长,油而不滑,奇而不怪,喜笑怒骂,皆成妙句。我常嫌自己为人太严肃,太“正儿八经”,表现在诗中,正如熊东遨先生序我《逍遥山庄续集》时云,直率有余,含蓄不足,终是一病。我自以为还有一病,就是沉郁有余,轻松不足,缺乏幽默感。以金庸小说中的武功来比喻,我循规蹈距,似少林武功,金刚怒目,一招一式,失之呆板。而先生之作品,便似邪派高手,奇招异式,层出不穷,喜怒无常,含笑伤人,一刀见血,一剑封喉。我填《西江月》三阕,写读后感想,词曰:

     西江月·读王云高诗词选有感

         一

   
练技何如练气,飞刀恰是飞花。
彩云归处隐名家,偶露峥嵘一角。

   
尝遍沧桑百味,收成人鬼三车。
九三斋小思无涯,云淡风高浪阔。

         二

   
座上九流三教,樽前铁板铜琶。
虽然日子紧巴巴,自有消忧妙药。

   
本色君原脱俗,二毛我未成“家”。
繁华不恋恋文华,怀玉何妨被褐。

    诗品与人品,往往是一致的,证之先生,可知古人诗如其人之言不谬。先生曾经经历过不少难以想象的苦境,对生活和未来却始终保持着莹洁真诚的童心、物来斯应的灵心及透视万物的慧心。正如其自撰小传曰:“久历沧桑,体会过除发财与自杀外的98种世味,人号‘杂家’,对缪斯貌离神合,唯不善于无韵之包装,有‘战旗’举而不高,撰咏志联曰:‘胸中四海五湖事,座上九流三教人’。”

     与先生爱好相同,性情亦相似,有幸相知,亦师亦友,诗唱词酬,切切  ,吹牛骂鬼,其乐融融。独乐乐,何如众乐乐?不自禁写成此文,愿与海内外同道师友同乐!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