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刚才打开信箱,成堆垃圾中忽闪出耀眼珠玑:经过“艰苦的努力,《汉语文学》复网了”。

    黎正光兄是我尊重的老网友,《汉语文学》是我最喜欢去的网站之一。11、9日被封的噩耗传来,老枭曾忍痛悼念。今日收到复活的喜讯,也当为文志喜。

    贺喜出于至诚,感谢“有关部门”云云,则暂时要戴上冒号。因为,不知道有关部门恩准网站复活,有没有特殊的要求,有什么秘密的规定,而复活之后的《汉语文学》,会不会洗筋伐髓,换了灵魂,会不会改变了它先前求同存异兼容并包的风格和坚持真理维护正义的精神?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老枭的感谢就要回收,因为类似的情况我们领教了许多。复活的网站、开封的论坛往往名同实异了。如煮梅意酒论坛复出之后,就声明:本坛严禁谈论政治,变成了浮华的风花雪月之场所;信誓旦旦绝不删老枭文字的几个站长或斑主,变成了挥刀大坎的杀手,有的干脆封了东海一枭的ip,让我保存其中的文章、资料及网友信件等一朝化为乌有!

    其实,言论自由,本就是宪法赋予人民的神圣权利,可这种权利几十年来几乎已被剥夺得干干净净了,剩下来的,是歌功颂德的自由,是对自己的良知撒谎、是作践人类文明普适价值的自由!既使有关部门皇恩浩荡,允许人民在网络的角落里说几句几话喘一口气,那也不过是将我们应有应得之物归还一二而已。

    何况,《汉语文学》的复出,乃是“经过艰苦的努力”的。所以,真正值得感谢的,是付出艰苦努力的黎正光站长,是那些为了应得的自由、应有的尊严而不屈不挠地抗争、奋斗的人们。在此,让我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并积极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

    相信时代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未来不会辜负我们的努力,相信头顶的乌云终将渐渐消散、前面的路会越来越宽畅!

   2002、12、3东海一枭

   附:枭鸣天下之五:悼《汉语文学》

    黎正光主持的《汉语文学》一直坚持文化性、艺术性、思想性和探索性原则,堪称最宽容最胆大发我文章最多的国内网站。近段时间,大多数不肯吟风弄月远离政治的网站、论坛纷纷消失,《汉语文学》一枝独存,2002、11、5还能打开,还发出了我的《一腔热血发牢骚》,令我既庆幸,又耽忧,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至此为止,凡帖有我抨击时弊、批评社会的政论杂文的网页皆遭封杀了,汉语文学只怕难逃魔爪。

    果然,7日就进不去了,8日,收到汉语文学通知曰:“由于汉语文学服务器硬盘损坏,现服务商正在加紧修复,暂时无法访问。请大家等两天再访问”。近年来凡被查封的网站,多以服务器损坏或正在升级为理由来搪塞网友们的。有的侥幸修复或升级了,多数则从此一损永坏、一升不复矣。

    提心吊胆地追问黎兄,果然是被封了。他安慰我:“在这个国家里,出现这样的结局是极正常的。我既然选择了要发这些敢于坦诚直言、敢于坚持真理与正义的文章,那么,我就作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我心底还是充满了忿懑、悲哀和愧疚。《汉语文学》本定位为文学性为主的非政治性网站,所发文字,以诗歌、散文、小说为主,象我这样“浸透着一颗追求民主、自由,追求人权与真理的灵魂”的“投枪匕首”,甚少。某种层面上也可说是我连累了、害了汉语文学!

    风紧雪深春不遥。大川不可堵,大潮不可挡,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反民主、逆时势、防民口的一小撮反动势力,不论如何貌似强大,终是冰山难久!黎兄表示:“只要我在,“汉语文学”网就会重现网络世界!”,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迎来中国互联网的春天,也迎来民主自由的人民的春天!

    谨以此痛祭《汉语文学》,并与黎正光兄、与千千万万赤子情怀、志士风采的同道共勉!

   2002、1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