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王道霸道与暴政杂谈
·儒家的道德底线,东海的基本要求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物质主义与道德主义
·东海微言集(11)
·中华奇石我为王----石王铭
·儒家信仰与良知特征—兼论忠德
·东海微言集(12)
·温家宝坐上第一把交椅也不行(东海随笔八篇)
·东海微言集(13)
·东海微博,欢迎参观、指教和争鸣
·东海“两个凡是”,讨教天下英雄
·东海微言集(23)
·为什么中国政治转型特别难?
·儒家共识和中华愿景
·东海讲儒:主题“仁者寿——关于道德与寿命之关系”
·论革命(4月25日周日晚网络讲稿和问答)
·伟大的帝王师
·驳资中筠的“五四”观
·君主制之思---兼论统一的模式和善恶的传染性
·秦法家的下场—兼论“恶必蠢”定律
·一生低首拜阳明
·【代发通告】“弘道基金”发起辞、章程、捐赠指南
·秦朝之亡:仁义不施,攻守势异
·东海辟毛言论小集
·人道政为大
·前辈不可见,古道邈难寻
·算历史旧帐,向日本索赔
·yyy中国的出路
·理想不是罪恶的挡箭牌
·万方有罪,罪在中央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双盲”龙应台
·正淘汰、逆淘汰和偏统论
·关于计生的思考
·反动就要挨打
·清算五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刚才打开信箱,成堆垃圾中忽闪出耀眼珠玑:经过“艰苦的努力,《汉语文学》复网了”。

    黎正光兄是我尊重的老网友,《汉语文学》是我最喜欢去的网站之一。11、9日被封的噩耗传来,老枭曾忍痛悼念。今日收到复活的喜讯,也当为文志喜。

    贺喜出于至诚,感谢“有关部门”云云,则暂时要戴上冒号。因为,不知道有关部门恩准网站复活,有没有特殊的要求,有什么秘密的规定,而复活之后的《汉语文学》,会不会洗筋伐髓,换了灵魂,会不会改变了它先前求同存异兼容并包的风格和坚持真理维护正义的精神?

    如果回答是肯定的,老枭的感谢就要回收,因为类似的情况我们领教了许多。复活的网站、开封的论坛往往名同实异了。如煮梅意酒论坛复出之后,就声明:本坛严禁谈论政治,变成了浮华的风花雪月之场所;信誓旦旦绝不删老枭文字的几个站长或斑主,变成了挥刀大坎的杀手,有的干脆封了东海一枭的ip,让我保存其中的文章、资料及网友信件等一朝化为乌有!

    其实,言论自由,本就是宪法赋予人民的神圣权利,可这种权利几十年来几乎已被剥夺得干干净净了,剩下来的,是歌功颂德的自由,是对自己的良知撒谎、是作践人类文明普适价值的自由!既使有关部门皇恩浩荡,允许人民在网络的角落里说几句几话喘一口气,那也不过是将我们应有应得之物归还一二而已。

    何况,《汉语文学》的复出,乃是“经过艰苦的努力”的。所以,真正值得感谢的,是付出艰苦努力的黎正光站长,是那些为了应得的自由、应有的尊严而不屈不挠地抗争、奋斗的人们。在此,让我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并积极加入到他们的行列中去。

    相信时代会给我们一个说法,未来不会辜负我们的努力,相信头顶的乌云终将渐渐消散、前面的路会越来越宽畅!

   2002、12、3东海一枭

   附:枭鸣天下之五:悼《汉语文学》

    黎正光主持的《汉语文学》一直坚持文化性、艺术性、思想性和探索性原则,堪称最宽容最胆大发我文章最多的国内网站。近段时间,大多数不肯吟风弄月远离政治的网站、论坛纷纷消失,《汉语文学》一枝独存,2002、11、5还能打开,还发出了我的《一腔热血发牢骚》,令我既庆幸,又耽忧,还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至此为止,凡帖有我抨击时弊、批评社会的政论杂文的网页皆遭封杀了,汉语文学只怕难逃魔爪。

    果然,7日就进不去了,8日,收到汉语文学通知曰:“由于汉语文学服务器硬盘损坏,现服务商正在加紧修复,暂时无法访问。请大家等两天再访问”。近年来凡被查封的网站,多以服务器损坏或正在升级为理由来搪塞网友们的。有的侥幸修复或升级了,多数则从此一损永坏、一升不复矣。

    提心吊胆地追问黎兄,果然是被封了。他安慰我:“在这个国家里,出现这样的结局是极正常的。我既然选择了要发这些敢于坦诚直言、敢于坚持真理与正义的文章,那么,我就作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我心底还是充满了忿懑、悲哀和愧疚。《汉语文学》本定位为文学性为主的非政治性网站,所发文字,以诗歌、散文、小说为主,象我这样“浸透着一颗追求民主、自由,追求人权与真理的灵魂”的“投枪匕首”,甚少。某种层面上也可说是我连累了、害了汉语文学!

    风紧雪深春不遥。大川不可堵,大潮不可挡,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反民主、逆时势、防民口的一小撮反动势力,不论如何貌似强大,终是冰山难久!黎兄表示:“只要我在,“汉语文学”网就会重现网络世界!”,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迎来中国互联网的春天,也迎来民主自由的人民的春天!

    谨以此痛祭《汉语文学》,并与黎正光兄、与千千万万赤子情怀、志士风采的同道共勉!

   2002、11、9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