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老枭上网以来,怒斥腐败,痛击时弊,引起了一些亲朋好友的担忧,忧我的发言,不但成为无效劳动,反而因言致祸,因“骂”招罪。我却不认为自已是在骂,对于人民的政府和代表人民根本利益的党,民众有权力对其失误进行批评。党和政府,包括国家领导人,是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不是至尊无上的皇权、强权,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在封建专制社会里,帝玉是一种碰不得的庞然大物!其权力和威严是绝对的,他不仅是国家这个大家庭的父亲和家长,而且是神是圣是天子,是上天派来管理万民的绝对主宰,任何人在他或与他有关的东西面前,都必须作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状。为了维护帝王权威,古代统治者设立了许多罪名,如大不敬罪。这种罪的范围很大,包括辱骂与批评皇帝、对皇帝无礼、偷盗皇帝宗庙、陵墓的物品,甚至正面直视皇帝,直呼皇帝之名,都属“大不敬”的范围。任何人犯了这项罪名,轻者处死,重者抄家灭族,并且是被列为不赦的“十恶”大罪之中;如秦法有“妖言诽谤”罪,犯此罪者处死刑,严重的诛灭三族; 有“以古非今”罪,指借用前代实事讽喻非议当朝统治的行为,“以古非今者,族”;有“妄言与非所宜言”罪,指煽动反动对或推翻秦朝统治的行为,“秦法,不可妄言,妄言者无类”。“无类”者即灭绝族类也。等等。

   皇帝不但轻易批评不得,有时拍马屁拍歪了,也会惹来滔天大祸。<<朝野异闻录>>记载,明太祖朱洪武时:三司卫所进表笺,皆令教官为之,当时以嫌疑见法者,浙江府学教授林元亮为海门卫 作<<谢增俸表>>,以表内有“作则垂宪”句诛。北平府学训导赵伯宁为都司作<<长寿 表>>,以表内有“垂子孙而作则”句诛。福州府学训导林伯憬为按察使作<<贺冬表>>, 以表内有“仪则天下”句诛。桂林府学训导蒋质为布按作<<正旦贺表>>以表内有“ 建中作则”句诛。常州府学训导蒋镇为本府作<<正旦贺表>>以表内有“睿性生知”句 诛。邓州学正孟清为本府作<<贺冬表>>,以表内有“圣德作则”句诛。陈州府学训导 周冕为本州作<<万寿表>>,以表内有“寿域千秋”句诛。怀庆府学训导吕睿为本府作 <<谢赐马表>>,以表内有“遥瞻帝扉”句诛。德州府学训导吴宪为本府作<<贺立太孙 表>>,以表内有“永绍亿年,天下有道”句诛。以“则”音嫌于“贼”也,“生知”嫌于“僧智”也,“帝扉”嫌于“帝非”也,“有道”嫌于“有盗”也。

    帝制已矣,皇帝亡矣,专制的鬼魂却依然在人间游荡。“文革”刚开始时,向全国通报了一起“恶毒攻击”林彪和叶群的“严慰冰反革命匿名信案”。严慰冰是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宣传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兼文化部部长陆定一同志的夫人。50年代后期林彪权势增长,叶群更加骄横跋扈,严慰冰念在旧交,写了封信想劝劝他们,结果却给自己和陆定一招来了大祸!林彪的那句名言:“政权就是镇压之权。”,就是这时说的。经历过十年浩劫的人,都充分领教过造神运动的厉害,领教过“反革命罪”、“恶毒攻击罪”和无产阶级专政铁拳的可怕! 历史发展到今天,已经没有哪一个国家自称是反民主的了,朝鲜、古巴、伊拉克、塔利班、前苏联,也是口口声声大喊民主的,而且自封是比资产阶级虚伪的民主更真实、更全面、更广泛、更先进的社会主义民主。哈哈。有一个广为流传的笑话:美国人说,我们有自由,我们可以在大街上骂总统。苏联人说,我们也有自由,我们也可以在大街上骂美国总统。这个笑话启发我们,区分一个国家专制还是民主,不妨看那个国家的老百姓有没有权力在公共场所和新闻媒体上“骂”他们的政府和总统(或者领袖,委员长,主席之类)。

   据悉,在海湾战争后,伊拉克安全部门曾通过用录音机录下对领导人和政府不满的言论的方式,惩罚了一大批军官、官员和公务人员。据(北京晨报)报道:伊拉克安全部门开始实施一项新的严厉规定:谁胆敢辱骂总统萨达姆或对他的家人出言不逊,将被割掉舌头!而与此同时,伊拉克的有关法律对辱骂总统者的处罚是6年监禁。由萨达姆的大儿子乌代领导的一个安全机构“萨达姆敢死队”曾割掉了一个人的舌头,用汽车载着这个人在巴格达闹市区示众,他们还通过高音喇叭向众人揭露此人的罪行,说他诋毁萨达姆,因而罪有应得。别瞧这个国家小,造起神来,整起人来,几几乎可以与咱文革比美矣,呵呵。

   文革过去几十年了,文革的阴魂可没散尽,还经常改头换面,出来坑人。“恶攻罪”,“反革命罪”没有了,谁胆敢批评我党和政府,很可能被套上“危害国家安全罪”,“妄图颠覆政权罪”等罪名,被抓被关被判刑。2000 、8 《深圳特区报》就报道过四川一教师网上攻击党和政府被捕 的消息:

   日前,四川南充市公安局破获了一起利用因特网危害国家安全的刑事案件,南充一网吧个体老板持续数日在网上公告栏中发表反动文章,目前已被南充警方留置盘查。8月14日上午,南充市公安局在因特网当地一网页公告栏中,发现一个化名为“庶民”的网民从8月11日晚上11时55分以后发表了许多恶毒攻击党和政府的反动文章。这一恶性事件震惊了当地党政领导。14日、15日,南充警方对该“公告栏”进行全天监控,晚上则派干警以网民身份赴网吧卧底。15日,项目组将“公告栏”中“庶民”的反动言论删除,当晚11时多,“庶民”竟在网上斥责删除者,接着又开始大放厥词……经摸排监测,查出大放厥词的计算机IP地址。16日晚11时23分,“庶民”又在网上放言,干警迅速出动,终于在一个叫“硅谷”的网吧找到了该IP地址的计算机,发现正是这台计算机连续数日在网上发表谬论。硅谷网吧老板承认“庶民”系他网上化名,网上危害国家安全的文章系他所发。

   批评党和政府,就是恶攻,就是反动,就会危害国家安全!这依然是帝制的逻辑、文革的逻辑。人民有权自由地批评政府和执政党,有权“骂”总统,这是一切正常社会的公民的特权,也是老枭的特权!

    东海一枭 输入时间:2002-10-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