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去年十月以来,我以东海一枭之名,浪迹网络江湖,所到之处,褒贬蜂起。留下文字近八十万,主页、专辑工十多个,以斥腐恶、击邪魔、弘民主、唤自由为能事,不敢自诩思想如何深沉、观点一定正确,但一片拳拳爱国忧民之心,天日可鉴!

   然而,随着 “十六大综合症”大发作,残留的一点点网上发言的自由也被无情剥夺了。发贴时,不仅受尽删贴、警告之扰,还屡招封ip之苦。日前,著名的关天论坛封了我的ip,有网友警示:近期关天已被“重点盯防”,提请有关网友多加小心,在那边还是谨言慎行,多多保重。我的主页、专辑大多数已“沦陷”。更可恶的是,据大地网站站长张青帝转告,有人因为转我的帖子被派出所关了半个月!

   不能登陆海外宣传民主自由思想的政治性学术性网站,不许议论轮子功、江核心、三代表…。网络如此,传统媒体更甚。据悉,为了给「十六大」召开营造良好的思想舆论氛围,中宣部列出一份长达三十二项的「报道纪律」,供各媒体在采访报道时参照执行,连民告官、私有化、倡导修宪保护私有财产、谈论媒体是「第四种力量」等等主题,都被列入「禁区」。

   默坐电脑屏前,感觉象生活在武侠小说虚构的冷寂阴沉的活死人墓中,又象回到了黑暗的中世纪,回到了雍正、康熙乃至秦始皇、周厉王时代,回到了东厂、西厂、锦衣卫特务密布的明朝。专制政府大多对外反应迟钝,对内嗅觉灵敏,怯于外战,勇于内斗,千古如斯,于今为烈!

   就是周厉王时代,也有开明之臣懂得“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道理。明朝吕坤先生也知道:“夫治水者,通之乃所以穷之,塞之乃所以决之也。民情亦然”。而我们的“有关部门”,反腐无力、抓逃无能、强国无方、外交无知、内政无才,在愚民、欺民、防民方面,在禁书、封网、堵嘴方面,却是妙招迭出,无所不为!

   究竟是一股怎样反动、邪恶的势力,把持了我们的党和政府,挟持了国家和人民,致力于封堵人民的眼晴、耳朵和嘴巴,封堵民众发表意见的渠道,且逼着网站管理员、论坛斑主违心地扮演“卫巫”、“锦衣卫”“东厂西厂特务”的角色,把象征着自由的互联网变成了禁令重重人人自危的“秦始网”?究竟是一股怎样反动、邪恶的势力,死死拉着中国发展后腿,拦住历史的滚滚车轮,把中国人民变成了猪牛般只有部分生存权的奴隶和鹰犬般为虎作伥的奴才?

   谚曰:上天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有关部门”如此疯狂地禁书、封网、诸嘴,说明他们已经疯了。当傻逼们对着“风月宝镜”的一面拚命自娱自慰自造高潮时,不知死亡的髑髅正在另一面逼近呢。

    东海一枭2002、9、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