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卖身救父”之类故事乃是描写“解放”前旧社会的作品中惯见的情节,而有意丑化、抹黑别人包括旧社会以凸现自家天香国色,乃是我党惯技。旧社会我没经历过,也知道确是不好,可在我党英明领导下的新中国又好在哪里?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公布的首份《世界暴力与卫生报告》中,将中国1958-60年的灾难性“大跃进”运动,与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及苏俄的斯大林恐怖统治时期并列,称为20世纪人类的最大”灾难”。这些是过去的事了,我党一向主张“向前看”,前面如何呢?且看《当代生活报》2002、10、6刊发的一个“卖身”求学的故事:

   湖南衡阳县西渡镇,有一对难兄难弟,哥哥一岁时,父死母嫁,由爷爷奶奶抚养。弟弟一岁时,有人出资一万五收购,未成交。如今哥读高一,弟初三。兄弟俩酷爱读书且成绩优异,为了孙子的未来,贫困的爷爷奶奶作出决定:让孙子卖身求学,谁供他们读书,就让他们当谁的儿子!

   诸如此类的故事,如果发生了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可能是轰动一时的奇闻。因为既使在至穷至邪的北韩,义务教育也是落到实处的,没有人穷到上不起学。但在我们伟大的中国,类似事件却是层出不穷,人们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啦。请看:

   2001年2月12日,因“专升本”而需要一次性交纳8000元学费的女孩刘华,将父亲刘大华告上法庭,要求父亲承担其读大学的全部生活费和学费。后来刘大华卖掉了家中的冰箱、彩电,才凑足七千多元给女儿;

   2002年8月,黑龙江学生李雪松向已与母亲离婚的生父李伟要大学学费未果,将父亲告上法庭,李伟被判支付15000元。李伟无钱支付,李雪松申请强制执行。她在法庭陈述:“无钱上大学,我的一生就毁了”。法院于是将李伟房屋拍卖2万余元,李伟无家可归,只得带着1岁的孩子流浪街头,乞讨为生;

   2002年8月25日,陕西宝鸡的小丁接到了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全家欣喜万分的同时,小丁的父亲,却因为筹不出儿子的学费而跳楼自杀;

   2002年9月,陕西渭南市一位女生给某报社写了一封征婚信,条件是“凡愿意供我上完大学且经济宽裕者,年龄不限,地区不限”她说:“眼下只能以学业为重,为了理想,其他一切都可以牺牲,包括爱情。”;

   重庆的周先生为缴纳儿子的学费去市血库卖血,但却得知,现在实行没有报酬的义务献血。为了儿子的学费,周某痛称“卖啥都行”…

   这些仅仅是不爱看报看电视的我,从公开刊物看到的,冰山一角而已。此类现象,在广大农村,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普遍存在着啊。耳闻目睹这桩桩件件闹剧、悲剧、惨剧,凡有一丝良知的中国人,能不心情沉重,为国而忧?能不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是谁造成了这种惨痛现状?“三个代表”没有责任吗?“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的特权官僚集团没有责任吗?口口声声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口口声声教育是基础、“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口口声声教育事业突飞猛进、九年制义务教育成就喜人…,现实呢,反差何其巨大!

   不是宣传中国经济一枝独秀吗,不是说“口袋里装的都是真金白银”(朱镕基答记者问语)吗,面对这些卖身求学的孩子,面对这些卖血交学费的家长,伟大的“代表”啊你羞不羞、愧不愧?你的良知整个被狗吃了吗?

   钱哪去啦,中国人民创造的巨大财富哪儿去啦?有钱大上政绩工程首长工程三拍工程(拍脑袋上马拍胸脯表态拍屁股走人),有钱大搞庆典大摆花架子大装门面,有钱存花旗银行瑞士银行,有钱在海外购置大量豪华别墅收买大量中文媒体,有钱满世界胡乱抛洒胡乱援助,却把义务教育推给社会、推给希望工程,而连希望工程的钱也不清不白。还大搞教育产业化,利用中国百姓望子成龙的心理,把许多家庭用来过日子和保命的最后一点钱,彻底挤净、榨干,直到倾家荡产,甚至负债累累!

   孩子在卖身、父亲在卖血,一小撮特权分子野心家却在出卖自己的灵魂和人民的利益,出卖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孩子在哭泣,人民在哭泣,祖国在哭泣,他们却在台上装神,在幕后捣鬼,在偷香窃玉、偷天换日,在偷盗、偷安、偷乐!

   这是家国大耻、时代大辱、千古耻辱啊。在大骂王八蛋娘希匹的同时,让我紧接着鲁老爷子痛彻心肺、响彻神州的凄切呐喊,也喊一声:救救孩子!救救祖国!!!此文系http://www.chinaeweekly.com首发

   东海一枭2002、1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