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老枭近年厌倦了商场上的勾心斗角、诗场上的附风装雅和情场上的吹牛拍马(拍马子之马也),心血来潮,以呼唤自由弘扬民主为己任,与革命先烈和前辈们可谓志同道合,却犯了革命成功后我党之大忌,传统媒体当然不许我开口,那就逃到未能封死的互联网的个别角落,口不绝吟,手不停披,目无暇以赏美色,耳无暇以听娇歌,然而不但不能“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反而“公不见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踬后,动辄得咎”,甚至招来了无数冷嘲热讽乃至邪击恶攻。

   鸦鸣雀噪,鸡啼犬吠,倒也不值得去理它。让我伤心的是网上网下一些颇有才学的朋友,也跟着瞎捣酱糊,说你老枭别摆出一副为民请命为百姓说话的架式,只怕你上了台,也不比现时官儿们好,没准更坏!如慧远山僧:“此公心有凶念,笔带杀气,恐良善之辈,切记慈悲待人,怀德予世,方成正果。以现时之修行,当难登峦山,即使越顶,也是生灵涂炭,而己也近油枯灯灭。慎记”。 暗示老枭我一旦掌了权柄,便会“生灵涂炭”。

   先严正声明一下:老枭年将不惑,官念早绝,且丰衣足食,生活无忧,只想当家(诗词家思想家)不愿为官。在《枭眼看世之一七九:只开风气不为官》就说过:“我对龚自珍在创作上只开风气不为师的风采极其敬仰,我希望自己在政治上也只开风气不为官、只居幕后不居先,不让定庵专美于前。”、“之所以出山说法(治)登(网)坛论政(治),是见朝野上下,包括学者专家,蠢才庸夫太多,忍不住想指点一二,过过嘴瘾耳,当然,如真有助于推动中国政治民主化,那可是意外之喜了,不过对此我不抱啥子希望”。

   言归正传。我谈不上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毫无私心杂念的大圣大贤和大慈大悲的救世观世音。在专制政体中,万一成了体制中人,能不能当一个小小清官,我自己就毫无把握:不贪财或许勉强做得到,要我不贪色不贪玩不报恩不循私不关照亲戚朋友,只怕定力不足。

   我国现有体制最容易让好人变坏,恰似一个大酱缸大粪坑,别说本来就是脏肮腐臭之蛆虫进去,如鱼得水,便是干净者落入,也难保清白。这就是造成中国当今官员在各国中数量最多、质量最差的根本原因。官之坏,如一个先生教出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其规则不外乎倾轧、逢迎、欺压、虚伪,其手段不外乎心狠、手黑、皮厚、足稳,等等。

   坏的层次有高低、境界有大小,但一个假字,乃是最基本功夫。自古伪人皆伟人、佳人皆假人,要成为政坛上的伟大人物、政治上的“美人香草”,非假道学、伪君子不可。

   而老枭生平为人疾伪如仇,喜欢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既使“丑”,也要丑得光明正大;既使“坏”,也要坏得光天化日,“把自己丑陋的一面拿出展览”(梅雨时语),恰恰证明我的大男人本色。不象某些人,擅长弄虚作假文过饰非当面为人背后捣鬼,更不象某集团,把自身的丑陋、错误千般遮掩万般雕饰,乃至以丑为美、指鹿为马、颠倒是非、装鬼为神,把一身脏病的臭婊子打扮成唯我独美的新娘子,强逼着人们非娶不可!

   其实,政治不是婊子,不是厚黑学,不是争权夺利的权术诈术霸术,更不是营私舞弊、祸国殃民、指鹿为马的特权。政治乃是一门非常高尚、非常重要的关于管理公共事务的艺术,如此而已。这才是政治的美好形象和本来面目。

   对于政治权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这个道,古代是民本主义,表现为“三不欺”:“子产治郑,民不能欺;宓下贱治单父,民不忍欺;西门豹治邺,民不敢欺”(《史记》)。这个“道”,在现代,就是民主主义,表现为三权分立制度和四大自由等。抓纲治国,以道治官,这个体制,才是纲和道,“良知呀道德自律呀思想教育呀,有效,也有限,关键时候未必靠得住。只有常规有效的制度才是铜墙铁壁,挡住欲望的浊流;只有舆论监督和权力制衡,象俺老妻一样,虎视耽耽狮吼连连鸟笼深深地监管着当官的,他们才会少花一点心少贪一点腥少犯一些错误…”(《如果我当了官…》)。

   在不少朋友看来,我是个有很多弱点缺点乃至很“坏”的人,例如在梅雨时眼里,“你老枭不过是一禽兽而已,动物系。” 有必要“群起而攻之”。我以为,“坏”又何妨?只要我的“坏”,外不触犯法律,内不违反良知,就属于我的私德、私生活,关起门来看黄片,上得网来吹牛皮,“思想情趣和道德情操”固然不高,别人也无权干涉!

   这就是我年轻时尽管官欲炽热,却总下不了决心“下海”逐日去的原因之一。我以为,要当官就得有牺牲,就意味着失去许多人生的乐趣和自由,而不是相反。我赞同培根之言,“身处高位者是三重意义上的臣仆——君主和国家的臣仆,荣誉的臣仆以及事业的臣仆。所以,他们没有自由——没有人身的自由,没有言行的自由,也没有支配时间的自由”。

   当今制度下我远离了官场,是不甘下贱怕堕落;万一日出西方、民主东来,我也会远离政治,因为我怕“牺牲”个人自由,不愿当真的公仆“为人民服务”。呵呵

   东海一枭2002、10、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