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主题演讲:听从良知命令,维护师道尊严
·儒家的革命精神—与黄鐘先生商榷
·范围天地圣贤心
·谁有资格掌帅旗?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风笛mm曾以qq追着下问:一个诗人平时应该多做什么?答曰:穿衣吃饭喝酒骂娘闲着泡妞忙着打架上山从政下海捞钱闷去吹箫狂来说剑…,做不完咧。

    此言半调侃半当真。陆游不是说过嘛: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诗,有时就象调皮的妞儿,你念兹在兹,天天追着时时求着,她反而不领情,跑得没影了;你只管埋头忙自己的活,她却会掉过头来纠缠你。

    诗内功夫是基础。一个诗人,当然要尽量掌握有关具体的法则和理论,但这毕竞是属于形而下的术,对人生社会宇宙大道的深入体验和高度感悟,才是形而上的道。缺乏道的升华,术最高明,不过术士和诗匠而已。

   元明以来,有关诗法、诗词技巧的书籍多如牛毛,什么《诗法家数》呀《木天禁语》呀《诗法正论》呀《诗学禁脔》呀《诗家正法眼藏》呀《诗教指南》呀,对技巧的研究愈来愈精细,清规戒律愈来愈繁多。如《末天禁语》中的“律诗篇法”,列有十三格:一字血脉,二字贯穿,三字栋梁,四字连贯,中断,钩锁连环,顺流直下,单抛,双抛,外剥,内剥,前散,后散,令人眼花缭乱。当年小枭学了之后,反而缚手缚脚,不知如何下笔了。

    从诗史上看,元明及其以后的诗,技巧愈来愈讲究,整体上却失去了唐及汉魏的那种浑然气象,多了匠气,少了元气。

    对技巧类的知识,有所了解也需要,但钻进去还要出得来,不必可于迷信。就象求爱,方式方法不可少,更重要的是自身真诚热烈的爱。

    喵喵2001网友的《梦猫楼诗话之一—谁是诗人》对此也有精彩的论述,诗人必读,谨全文照抄:

   “谁是诗人?

    李白不是,他从少年到白头,想的一直是出将入相,否则不会入永王幕府,也不会拍韩荆州之流的马屁了;

    杜甫不是,他总把“工部员外郎”这个最多正科级的官衔挂在嘴边;

    白居易倒可以算是诗人,但他写诗为的是“讽喻”,还是为了政治。

    岳飞是将军,辛弃疾是能吏,韩愈是教授,苏轼欧阳修是政治家,黄巢是强盗,鱼玄机是女道士,高适岑参是官僚。。。。。。他们都能诗词,但都不是诗人,不写什么“纯粹的诗词”。

    李贺是诗人,但如果他老爹不叫“晋肃”以致自己不能科举,他一定不做这个“纯粹诗人”,从他的“万户侯”“提携玉龙”之类大言就可看得清楚了;孟浩然和王维也是诗人,但他们一句“不才明主弃”后悔了半辈子,一个一时搞了曲线救国而被挂去政协搞闲差,当诗人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些不是诗人的人,却写出了千百首流传千古的诗词,而我们当中许多以诗人自居的朋友却相形见拙,不能望其项背,且不论如何学习,总不见多大长进,原因何在?

    原因恰恰在于,我们只是在学这些不是诗人的前贤的诗词罢了。

    寻章摘句,斤斤于流派章法,师承传授,汲汲乎联诗排韵,命题作文,殊不知自己奉为权威的前辈们并不是这样学、这样写的。李白何尝学过《李太白集》,辛弃疾又何尝背过《稼轩长短句》?他们不过把自己的感想身受、认知体会,用自己掌握的技巧——诗词,完美地表达给时人、后人,或者仅仅给自己罢了。诗词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种交流,一种宣泄,一种寄托,一种表达或希望罢了。

    他们如果擅长的不是诗词,而是别的什么,他们一定会用别的形式来表达,所以王羲之为文,李延年弄乐,阎立本丹青,李泌言神仙道术,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技巧就是他们的诗词,就是他们表达交流宣泄寄托的方式。

    如果我们不从前人身上学到这种为诗为词的本由,却沉湎于词句章法之中,只能是技法圆熟而言之无物的诗匠乃至诗奴罢了。

    许多朋友在入门一段时间后会突然发觉自己才思枯竭,无物可写。因为你总在想“今天我能写些什么内容的诗词”,自然越写越枯竭狭隘;而古人只是用一种叫诗词的形式来抒发自己仕途、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感,所忧虑所希望,所感慨所寄托,则何日无见闻?何日无感想?何日无希望?何日无忧思?喜怒哀乐,何日无之!或入诗词,或奠酒杯,或酬知己,或化丹青,写不写皆在于己,何愁无可写之事?

    谁是诗人呢?如果你认为你是,那么你离诗词的真谛已经越来越远了。”

    只要葆有一颗童心、一颗活泼泼的不老诗心,人间天上,处处有诗;甩手投足,触处皆春。有了源头活水,灵感就永不会枯竭。袁枚曰:“意似主人,辞如奴婢。主弱奴强,呼之不至”。所谓有感而发,所谓诗以达意、抒情言志,都是这个道理。

    去吧,去喜怒哀乐酸甜苦辣,去爱所当爱恨你所恨,去古今中外人间天上,去体验、感受、领悟,你将发现,诗的世界是多么辽阔无涯。

    风mm又问:枭大哥的诗为什么做得那么好?答曰:因为人做得精彩。诗品出于人品,诗之魅力源于人格之魅力。请看安徽刘梦芙君对拙作的评语:

    “君最可贵者,处金粉楼台之地,抱仁人赤子之心。故诗中有真性情,见真胆魄,为国家忧,为黎民哭,刺贪入骨,嫉恶如仇。诗人之喜怒哀乐,皆倾泻于诗,如春潮澎湃,烈火燃烧,令人读之感发兴起。盖性灵为作诗之本,倘离此而事雕饰,则剪彩为花,了无生气,随园早有高论。然性灵若仅写小我之情怀,未能紧密融合社会现实作深刻之反映,或流连风月,或放浪江湖,诗纵情真意切,亦无重大价值。萧君之作于愤世嫉俗中每申兼济苍生之抱负,虽多遭坎坷,欲事退藏,而磊落不平之气,如剑在龙渊,时吐冲霄之光焰。论者谓君亦狂亦侠,有类定庵,实则热血男儿,发抒情感,未必有一古人模特横亘于心中;而积郁深悲,不吐不快,其表现手法、艺术风格或与古人略似之,身世、个性则大异焉。今日之诗,病在情伪,尤乏胆识,所作无非歌功颂德,粉饰升平,纷纷献媚若黄葵向日,嘒嘒低吟若寒蝉咽秋,敢于吐露鸣发若狂飙怒卷者万难得一,故愈形君诗之可贵也”

   附老枭《论诗》绝句:

   其二

   思当远处诗方远,境到高时语自高。可笑时人多匠气,堆花砌叶大无聊。

   其三

   诗花欲共春花发,笔管宜通血管中。句少真情难入境,诗含热血自然红。

   其六

   令人烦恼令人猜,独扣柴扉久不开(借句)。终日寻她她不见,平时不找忽然来。

    还有另外一种诗外功夫,即“炒作”,则非老枭所知。老枭新旧双栖,商政两擅,大才益世,国士无双,作品数万篇,出书八九册,至今寂寂,皆因不懂炒作所致。却有不少高山顶上打鼓-----不通又不通的小文人小诗人,或平步青云或暴享大名。这里隆重推荐一位炒名大师。请看他为桓侯宫苦心经营的两副对联:

   赤绿青蓝紫战旗七彩乌骓增色

   关张赵马黄虎将五员莽汉亚军

   崇品德不分区域蜀人祭祀燕人翼德图奋飞可跨时空张氏魂邀岳氏同飞

    平仄声韵皆误,且遣词俗套意境平庸,且张冠李戴。曾闻此君出了一条长联重金向天下求对,老枭找来一看,笑得满地找牙:狗屁不通嘛,欺世上无人呀。此君还写什么《中华世纪坛赋》,马屁拍得震天响!可就是这么一位宝贝,却成了什么“四川的良心”,名动天下,据说一篇碑赋什么的,动辄卖价数万银子,可见诗外功夫何其了得,诸君有兴趣不妨入川讨教,老枭这可要失陪了。

    东海一枭2001、11、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