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随着各地社会矛盾的持续深化、官民斗争的不断激化,特别是随着十六大的临近,为了营造“安定团结、欣欣向荣的良好氛围大好局面”,我党宣传部和“有关部门”加紧了对新闻、舆论、“不良”、“有害”信息的封锁和监控。绝大部分海外中文网站都无无法登陆,许多网民的海外免费信箱已无法使用,即便能进入,也无法打开邮件,网路上一片风声鹤唳。

   更为惊心的是,不断有异议人士被逮被关被重判的消息通过种种渠道传来,如甘肃李大伟因从海外网站下载了五百篇文章并列印出来,以及利用电子邮件和电话与海外「反动」人士联系,判刑十一年;山东异议分子牟传珩、燕鹏的理性、非暴力言行被扣上“颠覆”、“煽动”等罪名;北京“爱知行动”负责人万延海被控泄露国家机密…。

   好一派“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黑色恐怖!日前新闻联播中,罗干出来说要严打网络犯罪,虽未明言网络犯罪具体所指,但事实证明他们所害怕的是敢说真话的网站和个人,所以罗干的潜台词当是要更严格地管理网络言论、严厉打击异议分子。不少喜爱我文字、担心我安全的朋友,通过电话、电邮及论坛跟贴,善意地提醒、警告、劝戒我,要我暂时收敛些,避一避风头。

   我受老庄及佛学影响太深,喜欢向后看,喜欢当一个“卧龙岗上散淡的人”,本只想逍遥快乐活过此生,研习养气健体之学,探讨性命之学,于什么什么家,并非真有大兴趣,都是吹着玩的。我欣赏鲁迅、李敖辈,敬仰他们愈挫愈奋的战志、热切的入世之心,却不想学他们,更不愿东躲西藏或住牢十年!

   如非忍无可忍,我真懒得浪费那么多时间精力来“骂世骂人”呢!逼的,都是这可恶可悲的时代逼的,逼老枭拿起笔来,作匕首、作投枪!我的一个诗友曾出联曰:除了亲妈皆有假,我对以下联:磨来铁笔略传真。愈不让说我偏要说,愈不让动我偏要动,愈不让批评、抗议,偏要激烈批评、强烈抗议!想掩耳盗铃吗,偏要把你的手拿下来,让震耳欲聋的醒世钟声吓醒你;想关起门来做大王吗,偏要把封条撕掉,把门踢破,让阳光照亮阴暗的角落!

   “纵牢骚无用,我还是要发,要把内心的真实想法、把不满、不平表达出来,至少让那些无辜冤情者知道,人心还有良知、人间还有正义在;至少让“有关部门”知道,思想尚未统一、舆论尚未一律,并非大伙儿只会发出一种声音:皇上圣明,奴才该死!”(枭眼看世之十六:欲向人间问不平)。

   封锁、监控、威胁、杀鸡警猴等下流手段,反而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激起了我的忧伤更激起了我的义愤和斗志!斗志小友在采访中说我“前途无量,后果不堪设想”!答曰:我为我的一切言行负责,真有啥后果,一定含笑咽之!

   想起一则笑话:一勤务兵喜绕舌,其长官与宾客谈话时亦无所忌避,呶呶不休,长官积怒已久,一日向其严斥,约法三章:“今后如与客谈话,你再插嘴,就枪毙你!”未久,一客来访,偶与主人议论世上何种叶子最大,主人谓当推桑叶,客谓应以梧桐叶最大,彼此争论不休。勤务兵按捺良久,终于忍无可忍,大拍胸口叫道:“枪毙就枪毙! 芭蕉叶最大!”

   我的性格就象笑话中的勤务兵,一副执善固执、执真不悟的“傻气”牛脾气,看得破,熬不过啊。这种勤务兵性格,自古至今,代有传人:东汉宦官专权,三千太学生说话了;魏晋苛政暴虐,嵇康等清流发言了;明朝魏阉逞暴,东林党和复社奋起了;晚清万马齐喑,龚自珍、魏源等怒吼了。慈禧昏庸老朽,谭嗣同诸君觉醒了;国民党专制腐败,鲁迅、胡适、陈独秀出山了。台湾暴政愚政连连,雷震、李敖、柏杨反击了……,斗志慧眼如矩,看出了这就是东海一枭的精神血脉的传承!

   不过,从法定身份言,党、政府、“有关部门”和各级领导干部们才是勤务兵呢。他们也是一向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自许的。可实际上广大主人翁却一直被迫为“勤务兵”服务、奉献、牺牲。面对腐败透顶、为所欲为的公仆和勤务兵,国家的主人们只许老老实实,不许批评抗议,不许指出芭蕉叶最大的事实,不然,就会破扣上种种莫须有的帽子,招灾惹祸。这他妈的是什么国家、什么世道啊!

   东海一枭之辈,包括作为弱势群体的广大主人,未必真想当什么主人,要什么仆人,不论是虚有其名还是名符其实的。我是只希望所有中国人,不论区域、行业、身份、背景,都能受尊重有尊严地学习、工作、生活在祖国大地上,遵守着公正公平公开的游戏规则,各尽其责,各敬其业,各凭真智能真本事拓展各自的道路、发展各自的事业;希望所有中国人在政治、经济、社会上都获得平等。即,在政治上,每个公民拥有平等的(被)选举权,在经济上每个人享有同等的财产权(不是占有同等的财产)及经济自由,大家站在共同的起跑线上,身份和尊严的平等,则体现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佛法常讲“功不唐捐”,意谓付出的努力不会白白丢掉的,今日播种,将来必有收成,而成功不必在我。为了我党改邪归正,真正与时俱进,为了中国早日实现民主理想,为了自己的儿孙后代和所有中国人获得一个相对干净美好的生存环境,个人纵然招了一点暂时麻烦,作出一些微小牺牲,也是值得的、光荣的。此文系http://www.chinaeweekly.com首发东海一枭2002、9、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