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共万恶,唯善“尊儒”!
·妄谈“原创性”,胡说波普尔----黄喝楼主批判
·子系中山狼!----并为自己说几句公道话
·黄宗羲,外王学的一面大旗!
·遇见小流氓怎么办?
·上网有感
·别揣着亿万存折当乞丐!
·给草根荐书
·向各界小流氓叫板!
·东海木鸟歌
·本体四论
· “博白事件”的警示
·-“博白事件”的警示
·蚂蚁开会:踏平东海,推倒昆仑!
·《话我总是要说的》
·历史是大人养的!
·寻找自我: 实在看不过去,挑些简单的问题替老枭回答!
·《丛林》
·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儒家的天与基督教的上帝本质不同何在?
·枭文《信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争鸣小集(1)
·自由人士应接受性善论的指导
·枭文《崇奉上帝是可耻的精神倒退!》跟帖争鸣小集(3)
·第壹共和:枭兄,你在信口开河瞎说了!
·先务道德,再论文章
·仿皮旦:《一个伟大的时代可能是这样的》
·违法未必不君子,获刑或许更儒家----为郑家栋一辩并答刘晓波
·王丹和朱元璋这两个角色!
·人的尊严从哪里来?
·“颠倒英雄”-----复荆楚
·《你的精彩》
·与振标兄游龙虎山
·与芦笛先生的告别词
·雪峰:驳东海一枭的《枭灭性恶论》(一枭附言)
·偶得八绝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11)
·儒家不是家!
·草木有形皆劲敌,鹤风无处不王师---无题二首
·zt中国传统文化人为何远比法国文化人有骨气?
·唯我儒家最大家(二首)
·海外独知芦笛体,轻薄为文哂未休(旧文备忘)
·与芦笛先生有关的一些文字(备忘)
·答“胖”网友
·《一盏灯》(四首)
·好大一个王!
·以天下至诚,创世间奇迹
·枭心(杂诗一束)
·贼党,住手!
·怀人四首
·为刘晓波开一窍
·“我干啥都行,你干啥都不行!”
·无弦琴:以当代儒教政治学使疑儒思想烟消云散——兼答复东海一枭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随着各地社会矛盾的持续深化、官民斗争的不断激化,特别是随着十六大的临近,为了营造“安定团结、欣欣向荣的良好氛围大好局面”,我党宣传部和“有关部门”加紧了对新闻、舆论、“不良”、“有害”信息的封锁和监控。绝大部分海外中文网站都无无法登陆,许多网民的海外免费信箱已无法使用,即便能进入,也无法打开邮件,网路上一片风声鹤唳。

   更为惊心的是,不断有异议人士被逮被关被重判的消息通过种种渠道传来,如甘肃李大伟因从海外网站下载了五百篇文章并列印出来,以及利用电子邮件和电话与海外「反动」人士联系,判刑十一年;山东异议分子牟传珩、燕鹏的理性、非暴力言行被扣上“颠覆”、“煽动”等罪名;北京“爱知行动”负责人万延海被控泄露国家机密…。

   好一派“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黑色恐怖!日前新闻联播中,罗干出来说要严打网络犯罪,虽未明言网络犯罪具体所指,但事实证明他们所害怕的是敢说真话的网站和个人,所以罗干的潜台词当是要更严格地管理网络言论、严厉打击异议分子。不少喜爱我文字、担心我安全的朋友,通过电话、电邮及论坛跟贴,善意地提醒、警告、劝戒我,要我暂时收敛些,避一避风头。

   我受老庄及佛学影响太深,喜欢向后看,喜欢当一个“卧龙岗上散淡的人”,本只想逍遥快乐活过此生,研习养气健体之学,探讨性命之学,于什么什么家,并非真有大兴趣,都是吹着玩的。我欣赏鲁迅、李敖辈,敬仰他们愈挫愈奋的战志、热切的入世之心,却不想学他们,更不愿东躲西藏或住牢十年!

   如非忍无可忍,我真懒得浪费那么多时间精力来“骂世骂人”呢!逼的,都是这可恶可悲的时代逼的,逼老枭拿起笔来,作匕首、作投枪!我的一个诗友曾出联曰:除了亲妈皆有假,我对以下联:磨来铁笔略传真。愈不让说我偏要说,愈不让动我偏要动,愈不让批评、抗议,偏要激烈批评、强烈抗议!想掩耳盗铃吗,偏要把你的手拿下来,让震耳欲聋的醒世钟声吓醒你;想关起门来做大王吗,偏要把封条撕掉,把门踢破,让阳光照亮阴暗的角落!

   “纵牢骚无用,我还是要发,要把内心的真实想法、把不满、不平表达出来,至少让那些无辜冤情者知道,人心还有良知、人间还有正义在;至少让“有关部门”知道,思想尚未统一、舆论尚未一律,并非大伙儿只会发出一种声音:皇上圣明,奴才该死!”(枭眼看世之十六:欲向人间问不平)。

   封锁、监控、威胁、杀鸡警猴等下流手段,反而激起了我的逆反心理,激起了我的忧伤更激起了我的义愤和斗志!斗志小友在采访中说我“前途无量,后果不堪设想”!答曰:我为我的一切言行负责,真有啥后果,一定含笑咽之!

   想起一则笑话:一勤务兵喜绕舌,其长官与宾客谈话时亦无所忌避,呶呶不休,长官积怒已久,一日向其严斥,约法三章:“今后如与客谈话,你再插嘴,就枪毙你!”未久,一客来访,偶与主人议论世上何种叶子最大,主人谓当推桑叶,客谓应以梧桐叶最大,彼此争论不休。勤务兵按捺良久,终于忍无可忍,大拍胸口叫道:“枪毙就枪毙! 芭蕉叶最大!”

   我的性格就象笑话中的勤务兵,一副执善固执、执真不悟的“傻气”牛脾气,看得破,熬不过啊。这种勤务兵性格,自古至今,代有传人:东汉宦官专权,三千太学生说话了;魏晋苛政暴虐,嵇康等清流发言了;明朝魏阉逞暴,东林党和复社奋起了;晚清万马齐喑,龚自珍、魏源等怒吼了。慈禧昏庸老朽,谭嗣同诸君觉醒了;国民党专制腐败,鲁迅、胡适、陈独秀出山了。台湾暴政愚政连连,雷震、李敖、柏杨反击了……,斗志慧眼如矩,看出了这就是东海一枭的精神血脉的传承!

   不过,从法定身份言,党、政府、“有关部门”和各级领导干部们才是勤务兵呢。他们也是一向是为人民服务的公仆自许的。可实际上广大主人翁却一直被迫为“勤务兵”服务、奉献、牺牲。面对腐败透顶、为所欲为的公仆和勤务兵,国家的主人们只许老老实实,不许批评抗议,不许指出芭蕉叶最大的事实,不然,就会破扣上种种莫须有的帽子,招灾惹祸。这他妈的是什么国家、什么世道啊!

   东海一枭之辈,包括作为弱势群体的广大主人,未必真想当什么主人,要什么仆人,不论是虚有其名还是名符其实的。我是只希望所有中国人,不论区域、行业、身份、背景,都能受尊重有尊严地学习、工作、生活在祖国大地上,遵守着公正公平公开的游戏规则,各尽其责,各敬其业,各凭真智能真本事拓展各自的道路、发展各自的事业;希望所有中国人在政治、经济、社会上都获得平等。即,在政治上,每个公民拥有平等的(被)选举权,在经济上每个人享有同等的财产权(不是占有同等的财产)及经济自由,大家站在共同的起跑线上,身份和尊严的平等,则体现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佛法常讲“功不唐捐”,意谓付出的努力不会白白丢掉的,今日播种,将来必有收成,而成功不必在我。为了我党改邪归正,真正与时俱进,为了中国早日实现民主理想,为了自己的儿孙后代和所有中国人获得一个相对干净美好的生存环境,个人纵然招了一点暂时麻烦,作出一些微小牺牲,也是值得的、光荣的。此文系http://www.chinaeweekly.com首发东海一枭2002、9、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