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东海一枭(余樟法)
·旧诗一首,祝海内外旧雨新朋中秋愉快阖家团圆
·如有所“挟”,皆所不答!
·坚持“三本”不动摇!
·牛钝:东海诗词读后感
·景秀:和东海一枭二首
·一言性善发天心!----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七
·写给自由派民运圈===自荐《中华文化大启蒙书》
·东海一枭少年旧作:一日思卿十二时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已向诗城称帝子,外间荣辱不相干
·东海一枭诗词(最新点评本)
·挽林牧老人
·幽居写怀并与文朋诗友共勉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人性续谈(一)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
·道德之性与生理之性---人性续谈(二)
·闲语闲言徒内耗---借老戚一用!
·私欲非恶,中道至善---人性续谈(三)
·胡哥正沿着枭爷指示的方向奋勇前进!(旧文重贴2:关于反腐问题给胡锦涛主席的建言)
·民主不兴,和谐难求!----从制度建设开始
·到处都是牛逼轰轰的家伙(组诗)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答客难-----人性续谈(四)
·马克思谬论-----人性续谈(五)
·幽居写怀(其三)
·如果人性本恶---人性续谈六(兼论陈破空文章、林牧精神)
·自题《人性续论》二首
·一切人类,悉有善性!----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八(全文)
·草根:郑重推荐东海一枭的作品《诗人的鸡巴》 (一枭附言)
·网友酬唱集萃(之11)
·为《春秋》洗尘!----刘晓波《孔子编史与中国避讳传统》批判
·《广西北海泳》
·为酷吏辩小诬,给共官立榜样
·超度共产党(旧文新版)
·青沉眼底山常见,绿满窗前草不除----草根听训!
·自由之歌(组诗)
·中华有三仁焉(高智晟袁红冰刘晓波们)
·尊儒尊的是什么?
·戏赠反儒批孔诸小将
·门外谈儒笑柄多(七绝四首)
·三十二子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四哭谭嗣同
·从心所欲,率性而行!-----洋插队员与土老冒儿们上课啦
·为“国学辣妹”改诗
·百兽闻之皆脑裂!(顺便夸儒几句、给佛一棒)
·返本开新,重创辉煌-----为民主寻找文化之根
·废马列教,去中共化!
·官场称雄,挥刀自宫(旧文新改)
·老枭要不要反批任不寐?
·科学巨人,道德侏儒——杨振宁为什么会胡说八道?
·祝贺天水,致谢笔会
·任不寐批判之一:道德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 有感
·有感(修正稿)
·关于作家廖祖笙儿子惨死案的一封来信
·东海拾贝:怎样对待英雄
·登坛
·遥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第一届年会
·为生民立命---兼砸刘晓波任不寐各一小砖
·奇“书”共赏)zt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綦彦臣,你自认倒霉吧!
·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
·援之以道,化之以文
·《异变时代》
·答文思君(葛陵元、辛明)的公开信
·自由和思想之王
·把胡锦涛温家宝关起来
·有笼子总比没有好
·文化灾民任不寐----兼敬告少数基督徒
·你美得可以把地狱照亮!
·谈龙(枭文新改)
·东海一枭与刘晓波问答(修正稿)
·《别动我---警告中共》
·生命随时都在开花----任不寐你知罪否?
·生命刹刹都在开花
·廖案真相难明,人间公道何在?
·为廖祖笙同道抒愤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关于南怀瑾先生
·《活在中国不容易》
·《情种》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网管且莫乱发骚!
·仿皮旦并与之唱反调及其它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人权漫谈
·佛山市公安局:关于“廖梦君死亡案”的几点释疑(一枭附言)
·与“术士”们论道
·《一切才刚刚开始》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那五个字没人敢说破!
·如果连狗洞也堵死那就准备炸药吧!
·枭婆好小气,不让看电视!
·悼念杨川君
·宝盖下面一群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金庸武侠作品多极富政治隐喻意义和象征色彩,《笑傲江湖》尤其如此。此书一出,岳不群和左冷禅就成了伪君子和野心家的代名,东南亚国家政坛人物攻击政敌时,每斥对方为岳不群或左冷禅。更妙的是,金大侠“创造”了一种如鬼似魅出神入化的神功:避邪剑法(又称葵花宝典),成为天下武林特别是伪君子和野心家梦寐以求的至宝。

   此功由一名宫中公公所创,名曰避邪,实则至邪,秘笈中规定“欲练神功,引刀自宫”,修炼这种武功的先决条件是必须自阉,日月神教的教主东方不败和华山君子剑岳不群掌门炼后,胡须开始脱落,然后声线也改变了,同时,心理也发生了巨大的变态,变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左冷禅只因所得乃岳不群故意改过的假剑谱,不曾自宫,不得其妙,结果“称雄武林”的野心功亏一匮,败于岳不群之手。

   自古官场即江湖,一幅群魔乱舞图。要想中国官场称雄,也非下挥刀自宫的大决心、苦练阴毒黑煞的避邪剑法不可。

   “官人”们生理上是否阉人,乃个人隐私,不得而知。但从他们纷纷嫖小姐养小蜜包二奶的实际行动来看,似不至于。不过“解放”后的大大小小官人们一概都是没有胡子的,倒也与太监颇为相似。这且不去说他。只说他们的心理,必属阉人无疑。有据为证:

   官方反对自由思考,强调思想统一,而且要高度统一在一个核心身上。凡入党入仕,必须将思想的功能阉掉,此其一也;官方敌视独立精神,强调党性原则,党是恩公,党是母亲,党性高于理性、高于人性、高于正义和良知,党权高于人权、高于道德、高于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党性高于一切。当党的方针政策与这一切产生矛盾冲突时,官人们必须一切听从党的支挥和摆布。而党权成了不受有效制约的特权时,党性就成了非理性非人性,必定与这一切产生矛盾和冲突。凡入党入仕,必须将人类的良知和独立的精神阉掉。此其二也。

   入党是入仕的先决条件(民主党派也有少数为官的,那都是聋子的耳朵,摆设而已。况民主党派也要接受我党统一领导,其党人也是间接被阉的),是进步高升从而掌实权掌大权的必要前提,凡党人、官人等体制中人,毫无疑问都属阉人。当然,在实施思想、良知、精神的阉割的过程中,有的主动性强些有的被动性多些,有的幸福有的忧伤有的既幸福又忧伤。

   又当然,阉的程度各不相同。生理上的阉割共分三个层次:切除全部阴茎和睪丸,只留下一个洞排尿;在发育前就割除男孩子的睪丸,使他完全不能人道;在发育后才割除睪丸,令其可以勃起,但不能射精。心理上的阉割也可分几个层次。那些官场上的失意者失败者,邪得不够标,恶得不够彻底,厚黑得不够层次,当是属于“在发育后才割除睪丸”的,虽不能射精,还可以勃起。也有些人通过自阉改变了自身命运,口头上感谢党恩浩荡。而内心又十分厌恶自己的角色。残存的人性未被党性官性消灭干净,还会时时勃起自慰一番。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流风所及,许许多多党外人士,千千万万专家学者,也都希风承旨,主动自宫求进,以为官所用、为党所宠、讨得一碗残羹剩饭骨头汤为荣。这情形让我想起大明朝“千百成群”的人冒险自宫求进的天下壮观景象。史料记载:景泰(明景帝1450年)以来,近畿民畏避差役,希图富贵者,往往自宫赴礼部求进,自是以后千百为群,禁之不能止,为国之蠹甚矣。

   明朝法律严禁自宫。在成化十年十二月,有自宫者五十余人日赴礼部喧诉求进,结果是枷项示众。第二年冬有自宫聚之四五百人,闹嚷求收用,宪宗下令:“各杖五十,押送户部,如例编发海户当差。是后有再犯者,本身处死,全家发边远充军,礼部移文天下禁约”。弘治五年十二月,礼部再次榜谕天下:今后敢有私自净身者,本身及下手人处斩,全家发边远充军。严刑峻法,还是不能制止自宫求进者。

   学者王毅指出:“在中国古代后期的明清两朝,大多数太监都不是朝廷强迫的,而是自愿以'自阉'的决绝方式非要做奴才不可,因为这种自虐可以换来高级奴隶的地位,甚至其中的幸运者可以达到位及人臣的高位”。如此之多的人冒着生命危险自宫,可见当太监必有极大的好处。这好处值得冒生命危险,值得以失去男根性乐为代价去追求。

   永乐间始,宫中太监掌握了出使、监军、分镇、剌民隐事各种大权,明太祖所定“内臣不得干预政事,预者斩”的铁碑,如“为人民服务”、“三个代表”之类宣言一样,已成彻底的空言。

   明朝严禁自宫求进当太监,而我党却是大力倡导、热情鼓动人们当心灵太监、思想太监、精神太监的。而人们不惜自残心灵、自闭思想、自绝精神、自投体制罗网,可见当官的好处有多大!当了官,就可以暴发大财、任情享乐,可以予求予求,不受拘束,可以获得“三代表”(代表腐败代表落后代表反动)的资格成为人上人!当今上到中央,下到乡村一级,许多“官人”权势之大,不输于明代许多公公,令人可惊可怖,“不敢仰视”。

   在前赴后继的自阉和被阉中,党权巩固了,专制增强了,而道德大滑坡、文化大陵夷、百姓大灾难、国步大倒退了,泱泱中华大国、文明古国成了文化小国、政治弱国!

   老枭自小功名心强,官念重,总想弄个一官半职,一为光宗耀祖二好向老婆吹牛摆架子三想一申“使寰区大定、海内清一”、“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壮志。然而不但思想精神上不屑自宫不愿被阉,既使在形式上、脸面上,也不屑与他们相同,因此乎蓄了一部威风凛凛的大胡子,表示老子乃是当代异人,连外表都与尔辈有异。当官大梦当然成了一场春梦啦。幸亏如此,今朝才有资格充网上大侠,“怒朝庆父试飞刀”呀。

   话说回来,既使共产主义在理论上实践上都有大破绽大问题,“解放前”我党中群雄的真诚品格和崇高道德还是不能不令人钦佩的。多少人都是至性至情、敢说敢为、持正不阿、为义敢死的铮铮汉子,是真诚地信仰着共产主义、为解放全中国而奋斗的。其中许多英豪,如贺龙、陈毅、周恩来,都留过充满男性之美的大胡子。“解放”后,我党基本上成了清一色的太监脸。仅从胡子的兴衰,似也略可一窥我党品官德的变迁呢。呵呵此文系http://www.chinaeweekly.com首发

   东海一枭2002、9、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