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东海一枭(余樟法)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向古今中外的异议分子致敬

   我曾写过两句颇为自喜的诗句,用以自勉:“求真不懈求真理,立异何妨作异端”!

   按基督教的说法,凡离开圣经真理的就是异端。又,把圣经的信息删改、歪曲,变成看似信耶稣 ,其实根本不是信耶稣。教会界称这种现象为异端。中文圣经有4次用“异端”,新约共9次,彼得说,“异端”的“假先知”、“假教师”,在教义上,贬低基督的地位和否认救赎的工作;在伦理生活上,败坏德行;他们用捏造的话,贪图财利,结果要遭受神的刑罚和毁灭。

   孔大圣曰:“攻乎异端”。在大圣这里,凡与他所阐释的文武周公的仁道礼教不一致的学说,也都是异端。帝王师和牧师都是把异端当作贬义词使用的。

   而我诗中的“异端”,相当于人们所说的异议分子、独立、自由知识分子以及持不同政见者。是褒是贬,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官方以为贬,民间以为褒;党棍文奴以为可耻,志士仁人以为光荣!

   在民主国度是没有思想政治犯,不存在异议同议的。因为独立、多元、宽容的自由精神,整体性地尊重和维护个人的基本权利,朝野上下,任何人都有权批评、挑剔乃至“丑化”党国领导人,有权对政府和有关政策说三道四、发表异议。

   政治犯、思想犯、良心犯、异议分子等,是专制或威权社会的特产。代表家族利益的独裁暴君最反感异议,代表特权阶层利益的政府最害怕异议,依靠谎言和暴力维持、一党独大的党最经不起异议。

   于楚国言,“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的屈原是异议分子;于孔孟之道言,主张兼爱、和平,走民间路线的墨家,主张精神自由、贵贱平等的道家等诸子百家都是异端。不过大圣总算是比较宽容、开明、智慧的宗师,强调“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已所不欲,毋施于人”。后世经过董仲舒,再经过宋明道学的加工后,仁义、礼教才成了吃人的玩艺。仁道礼教逐步与君主专制政权政教合一之后,儒家也就失去了独立性,只能在专制帝王的手上讨点残羹剩饭过日子啦。

   于奉行法家学说的秦始皇言,大圣的徒子徒孙是异议分子;于尸位素餐的宣室满朝公卿,揭破盛世假象的贾谊是异议分子;于司马氏集团言,“非汤武而薄孔周”的稽康们是异议分子;于汉武帝言,仗义执言冒犯龙威的司马迁是异议分子;于东汉末宦官、外戚言,太学生、士大夫及中下层官员大多是异议分子;于明朝阉党言,东林党人、复社诸君子是异议分子;于满清腐朽势力言,不论是主张改良的康有为、谭嗣同,还是号召革命的黄兴、孙中山等,都是异议分子;于蒋介石集团言,陈独秀、鲁迅、毛泽东都是异议分子;于毛泽东言,彭德怀、邓小平是异议分子;于文革言,张志新、林昭等,是异议分子;于台湾国民党言,李敖和民进党人们都曾是异议分子;于邓小平及当今圣上言,魏京生、王丹、王若望、方励之及无数学生和知识分子,所有海内外、体制外不认同特权、专制的独知们,都是异议分子…

   于南韩朴正熙政府,金大中是异议分子;于前苏联共产党,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等,都是异议分子;于缅甸军政府,昂山素姬是异议分子…。

   可见,所谓的异议分子,往往多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爱国之士,是魂系苍生、心忧百姓的爱民之士,是敢说敢怒、持正不阿的直言正义之士,是忠于信念、执著理想、独立不羁、特立独行的大丈夫大豪杰!

   古今中外,这些不满现实黑暗、不与强权合污者,这些希望弃旧图新、变法图强者,都是专制当局和反动势力眼中的异议分子,都会受到残酷的迫害、严厉的打击,从精神上、肉体上被消灭。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迫害的手段和花招更高明更“先进了”。也如龙应台在《人真的很脏》文中所写:

   “在一个警察国家里,对付异议分子有许多套招:把他杀了或监禁起来往往不是最好的办法,因为结果经常是,异议分子反而变成群众的英雄或者自由的象征。把他驱逐出境,他也许在国外大声嚷嚷,破坏当权者的名誉。最聪明也最毒辣的手段,是把反对者“搞臭”:设计一个女人,一个旅馆房间,一个暗藏的摄影机,几个拿着对讲机等在门后的秘密警察。当反对者疲惫地从侦讯所出来时,他会发现所有的人都以闪烁诡异的眼光看着他:人们心里充满绘景绘形的异色想象和义愤填膺的卫道激情。本来也许代表了理想正义的政治异议分子突然变成一个龌龊下流的色情狂。没有任何辩解的机会,他已经被判了不需要判决书的“褫夺公权”。东德解体之后,安全部的档案全部公开。人们在里头读到一则又一则的“搞臭”记录”。

   不过,文明、民主潮流浩浩荡荡,这种逆时而动的警察国家已少而又少了,而极少数警察之国里,觉醒的星光渐多,东方曙光将启,种种见不得光的花招和手段,越来越无效了,黔驴之技穷矣。

   事实上,恰恰是专制反动的政府、落后邪恶的势力造就了异议分子,它们,不愧是异议分子的知音啊。“盖世之称知己者,其最则怜其才称誉之,援引之,其次则深忌其才而必欲杀之。其最不能堪者,视其人无足轻重,其人自生自死自贫自贱且老于天地之间一不介于胸中也”(何海鸣《求幸福斋随笔》)。随着苏东坡的坍方,前苏联那些大名鼎鼎的异议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反对派、学界名流、民主斗士,不是都淡出历史舞台了吗。

   拒听异议者是狭扁顽固的人,缺乏异议的社会是万马齐喑、死气沉沉的社会,不许异议的政党是唯有独尊、唯我独大的政党。上个世纪初叶,美国大法官霍姆斯就是一个“伟大的异议者”,他认为,民主和法治需要异议,有异议才能考虑周详,有异议才能集思广益,有异议才能造成进步。

   为了真相,为了真理,为了正义、进步的事业,让我们都来做异议分子吧。一个言论自由、异议纷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新中国必将在不久的将来升起在东方。而异议分子和思想政治犯之类称呼,必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转载自《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东海一枭2002、7、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