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老妻携小孩坐成都到南宁的火车从娘家返夫家,命我亲自迎接,告我约早上5时17分火车驾到。妻命难违,敢不凛遵?4、30起床,简单洗刷后直奔火车站,才4时40分。见车站通知,该列车到达时间为5、31。提前了将近一个小时。幸亏养成习惯,口袋里顺手塞了一本旧书,见站前空荡荡的广场上设置着数排长条板凳,便挑了一条用手纸擦净,坐下来,一头钻进书中。

   “起来,起来。你干什么的?”,一声尖锐的叫唤把我从文字创造的遥远空间拉回车站广场,只见一个保安正用电棍威风地指着我。我告诉他,我来接人,来早了,在这等一会。

   “请你起来,别坐在这里”,或许见了我慈祥又威严的样子,他声调降了下来,显出几分友好,“对不起,从12点到早上5点,广场凳子不让坐,我也是奉令行事,您理解”。

   我站起来,与他慢步闲聊。他告诉我,他是农村出来的,月工资400多。12点到5点广场凳子不让坐人的规定,不是车站而是市里制订的,而且是“李市长定的”(南宁市好象没有李市长,市长姓林,书记姓李。一市之长会管这种琐屑小事?我表示怀疑,他强调是真的。呵呵)。派出所要清场、检查,如发现夜里凳子上有人坐,保安要承担责任的。

   我指出,这规定很不尊重人,很讨厌很混蛋!问他,具体执行起来,怕不容易,也令旅客生气吧。他告诉我,以前广场夜里乱七八糟“堆”满等车接车的人,许多旅客就在这过夜,小偷十分猖獗,防不胜防,所以“上面”就有了这个规定,这也是为旅客好。执行起来也没啥难的,挨骂几句就算了,让着,一般他们都不会也不敢太过分的。

   我明白,一般官儿款儿出行都是有车接车送的,凡在这里坐着躺着接人或等车的旅客,大都是打工仔小职员穷苦人家,他们对此最多生点小气发几句牢骚罢了,又能怎样呢。

   正聊着呢,那边有个小职员模样的人大模大样坐下了。

   “起来,起来,叫你呐”,小保安扔下我,大踏步走过去。小职员弄明白事情原委后,胀红了脸,文诌诌大嚷起来:“天下奇闻,天下奇闻。凳子是为方便旅客的,居然不许坐!这是给南宁的形象抹黑,这是给广西丢脸!报纸要报道一下,一定要报道一下”。

   “走走走,发什么威?有意见给上面提去!我只执行规定!”,小保安理直气壮,毫不退让。小职员直叫“荒唐”,愤愤不已地走了。一声车笛拉响,火车进站了…。

   东海一枭2002、9、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