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
东海一枭(余樟法)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答客问(之四,客:伍次友。主:东海一枭)

   问:你最难忘的一件事是什么?

   答:我的初中班主任语文老师的自杀事件。当时,粉碎四人帮,举国欢庆,学校也不例外。然而,在一片歌舞喜乐的氛围中,惨剧忽降,班主任王老师在参加县里举办的学习班时,畏罪跳楼自杀了!

   据说他是四人帮的爪牙和安置在学校的什么代理人。学校又是发动师生写大字报,又是开大会小会,揭露他的种种罪行。小小年纪的我拒绝了让我上台发言批评的指令,我无法面对伤痛难当的师母和他们与我差不多不小的两女一子。我想不通,平素那么慈爱严谨、踏实负责的老师,怎么就成了“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的反动反革命分子;而平素与他关系融洽的老师、对他敬畏如神的学生,哪来“满腔义愤”?。从此对政治、人性黑暗的疑惑和恐惧,开始萌芽并贯穿了我的一生,对伟光正的党的信仰,还未完全树立就产生了动摇…。

   问:你的创作动力来自何处?你的理想和抱负是什么?

   答:这两个问题(以及其它类似问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并在一块简单作答吧。

   不知是谁说过,生活有两种逻辑:良知逻辑与生存逻辑。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这两种逻辑总体上应该是比较一致的。俗话说好人有好报,好人一生平安嘛。一个人为人正直,真诚,负责任有担当,仁义礼智信,有良知有正义感,按理应该得到人们的尊崇,社会的肯定,应该更能拓展生存空间、拥有美好生活。

   然而,当今中国,这两种逻辑互不相让、大打出手了。劣胜优汰,恶者生存,良知良能一钱不值,厚黑哲学大行其道。往上看,政治成了一种诈术、骗术和霸术,“蝉翼为重,千钧为轻;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往下看,民心败坏,公德堕落,真成了“除了亲妈皆可假”…。谁待人处理坚持良知正义的原则,谁不愿意出卖灵魂,谁就倒霉,或活不好陷入困境,或活不了落入绝境。

   我行万里路读万卷书,饱经沧桑又智慧超群,什么道理懂不了悟不透?凭我才干,只要愿意放下臭架子,把真我藏起,把脑袋削尖,把胳膊伸长,从商从政求学求艺,何追不成,何求不得?

   之所以下海十年,略有斩获,便逃上岸来,以批评社会、抨击邪恶为己任,不拜码头不入党,胡子一大把了,依然一介布衣,就是因为我放不下。在功利毒雾弥漫的世界放不下理想主义,在冷漠、背叛、奸邪流行的时代放不下“良知”二字,在狗熊、小男人遍地的社会放不下真英雄大丈夫情怀。什么是大丈夫?执善固执,只要自己以为对的、正确的,就坚持到底,“虽千万人吾往矣”,“富贵不移,威武不屈”,孟子说得多好啊,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还有李白的傲岸,屈原的忧患,陶潜的清高,稽康的佯狂,杜甫的天下国家,文天祥谭嗣同的丹心汗青、肝胆昆仑…,先贤先烈们的精魂,已化入我的血液骨髓。

   我是一个狂者,却不是一个妄人,明白一己之力量有限。在当今中国,腐恶是大势所趋,堕落是人心所向。我这样做,无补时世大局,很可能反而彻底毁了自己。那我也无负于已,无咎于心,我也认了,“士穷不失义,达不离道”,只求尽心而已。

   不少亲友说我活得亏了。不能大富大贵、珠围翠绕,不能中心核心、予取予求,却活得舒心畅气,何亏之有?人不就是活一口气嘛。

   这就是我的创作动力以及理想抱负:“处世何妨一点傻,持身宜葆十分真”,做一个不以穷达变心、不因打击易志的大丈夫!

   东海一枭2002、8、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