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在民主国家,政府承担着道德的、政治的、行政的、法律上的责任。政府有责任和义务积极地回应、满足和实现公民的正当要求。从广义的层面来看,政府责任意味着政府组织及其公职人员履行其在整个社会中的职能和义务,即法律和社会所要求的义务;从狭义的角度来看,政府责任意味着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违反行使职权时,所承担的否定性的法律后果,即法律责任。

   梁启超在《论政府与人民之权限》中写道:“政府之义务虽千端万绪,要可括以两言:一曰助人民自营力所不逮,二曰防人民自由权之被侵而已。率由是而纲维是,此政府之所以可贵也”。

   自古以来,既使最落后反动、残民以逞的政府,口头上无不高喊代表人民利益、为人民谋幸福的。言行不一乃至矛盾,乃专制国家之政府的惯常形态。以三代表自封的共和国政党,以为人民服务自诩的共和国政府,以人民公仆自号的共和国各级领导,所作所为,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但不能“助人民自营力所不逮,防人民自由权之被侵”,又其甚者,“非惟不能保民自由权而又自侵之”,大半个世纪以来,其勇于欺凌人民、践踏人权的种种事迹,昭昭在人耳目,可谓举世无双,咱就不多嘴了。眼下有个现代的例子,充分说明咱们的人民政府是多么厉害,“非惟不能助民自营力而反窒之”!

   爱滋病的泛滥,正在成为我国的一大殃民祸国的难题,甚至灾难。2002年6月27日,联合国驻北京机构联合发表对中国艾滋病的严重警告。在这份对中国2001年度艾滋病的评估报告中,联合国警告中国,目前中国已经有100多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而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艾滋病最多的国家。

   万延海先生十几年来坚持对“艾滋病与同性恋问题”展开调查研究,建立帮助热线,积极推动社会理解与同情,促进教育与立法工作,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怀与援助。他所主持的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8年来,为推动公众对艾滋病的防范意识、维护艾滋病人的权益和权利做了大量的工作。正如陈小雅在给江泽民、李鹏、朱鎔基的公开信中所言:

   “按理说,万延海的工作,应该是中国政府的工作;万延海承担的职责,应该是中国政府承担的职责;万延海的工作受到的来自不文明社会落后意识的阻力与障碍,中国政府有义务为之排除。因为社会的弊病即是政府的隐痛!一个“合法政府”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远远大于个人的义务!然而,人们遗憾地看到,从政府机构方面,万延海得到的不是支持、鼓励与帮助,而是阻挠、拆台,甚至打击”!

   据万延海先生介绍,自从项目进入有组织活动以来,项目人员相继受到各种调查和滋扰,1993年5月10日,卫生部党组下达指令,要求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解除万延海负责的“艾滋病求助热线”工作职位,万延海和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被批评为鼓吹人权、鼓吹同性恋和同情妓女。同年8月10日,陈秉中退休。一年后,万延海被迫辞职。1994年3月,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挂靠在某学院健康人类学系。2002年7月1日,政府要求该学院停办健康人类学系和调离万延海,从而爱知行动项目失去组织合法性。

   与万延海类似的遭遇,还有一位退休大夫------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退休大夫高耀洁。1996年,高耀洁得知河南农村大批农民感染艾滋病是因为非法卖血造成的以后,全力以赴投入教育农民预防艾滋病的工作。

   但是高耀洁的业绩一直没有得到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她虽然收到了世界卫生理事会的[健康人权奖]的奖牌、奖金和路费,但政府却不准她亲自去领奖。她说,直至去年,政府还一直禁止或阻拦她去各地做预防爱滋病的演讲,理由是她有政治问题。地方官员不但不支持她的工作,还多方加以阻挠。在海外媒体报道河南艾滋病问题以后,地方官员还指责她和敌对势利勾结。

   瞧,这就是我们的人民政府、人民公仆!无所作为也罢了,还不许少数高觉悟的侠义之士尽心尽力做好事实事!最可恶的是还要诬蔑他们、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打击迫害他们,甚至说他们“和敌对势利勾结”!

   数千年来,特别是我党执政的数十年来,“民生之所以多艰”、国家之所以积贫积弱、人民之所以多灾多难,就是因为政府“非惟不能助民自营力而反窒之,非惟不能保民自由权而又自侵之”!如此下殃其民上祸其国的政府,有不如无啊!

   东海一枭2002、8、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