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在民主国家,政府承担着道德的、政治的、行政的、法律上的责任。政府有责任和义务积极地回应、满足和实现公民的正当要求。从广义的层面来看,政府责任意味着政府组织及其公职人员履行其在整个社会中的职能和义务,即法律和社会所要求的义务;从狭义的角度来看,政府责任意味着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违反行使职权时,所承担的否定性的法律后果,即法律责任。

   梁启超在《论政府与人民之权限》中写道:“政府之义务虽千端万绪,要可括以两言:一曰助人民自营力所不逮,二曰防人民自由权之被侵而已。率由是而纲维是,此政府之所以可贵也”。

   自古以来,既使最落后反动、残民以逞的政府,口头上无不高喊代表人民利益、为人民谋幸福的。言行不一乃至矛盾,乃专制国家之政府的惯常形态。以三代表自封的共和国政党,以为人民服务自诩的共和国政府,以人民公仆自号的共和国各级领导,所作所为,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但不能“助人民自营力所不逮,防人民自由权之被侵”,又其甚者,“非惟不能保民自由权而又自侵之”,大半个世纪以来,其勇于欺凌人民、践踏人权的种种事迹,昭昭在人耳目,可谓举世无双,咱就不多嘴了。眼下有个现代的例子,充分说明咱们的人民政府是多么厉害,“非惟不能助民自营力而反窒之”!

   爱滋病的泛滥,正在成为我国的一大殃民祸国的难题,甚至灾难。2002年6月27日,联合国驻北京机构联合发表对中国艾滋病的严重警告。在这份对中国2001年度艾滋病的评估报告中,联合国警告中国,目前中国已经有100多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而不久的将来,中国将成为世界上艾滋病最多的国家。

   万延海先生十几年来坚持对“艾滋病与同性恋问题”展开调查研究,建立帮助热线,积极推动社会理解与同情,促进教育与立法工作,呼吁国际社会的关怀与援助。他所主持的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8年来,为推动公众对艾滋病的防范意识、维护艾滋病人的权益和权利做了大量的工作。正如陈小雅在给江泽民、李鹏、朱鎔基的公开信中所言:

   “按理说,万延海的工作,应该是中国政府的工作;万延海承担的职责,应该是中国政府承担的职责;万延海的工作受到的来自不文明社会落后意识的阻力与障碍,中国政府有义务为之排除。因为社会的弊病即是政府的隐痛!一个“合法政府”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远远大于个人的义务!然而,人们遗憾地看到,从政府机构方面,万延海得到的不是支持、鼓励与帮助,而是阻挠、拆台,甚至打击”!

   据万延海先生介绍,自从项目进入有组织活动以来,项目人员相继受到各种调查和滋扰,1993年5月10日,卫生部党组下达指令,要求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解除万延海负责的“艾滋病求助热线”工作职位,万延海和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被批评为鼓吹人权、鼓吹同性恋和同情妓女。同年8月10日,陈秉中退休。一年后,万延海被迫辞职。1994年3月,北京爱知行动项目成立,挂靠在某学院健康人类学系。2002年7月1日,政府要求该学院停办健康人类学系和调离万延海,从而爱知行动项目失去组织合法性。

   与万延海类似的遭遇,还有一位退休大夫------河南中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退休大夫高耀洁。1996年,高耀洁得知河南农村大批农民感染艾滋病是因为非法卖血造成的以后,全力以赴投入教育农民预防艾滋病的工作。

   但是高耀洁的业绩一直没有得到政府的肯定和支持。她虽然收到了世界卫生理事会的[健康人权奖]的奖牌、奖金和路费,但政府却不准她亲自去领奖。她说,直至去年,政府还一直禁止或阻拦她去各地做预防爱滋病的演讲,理由是她有政治问题。地方官员不但不支持她的工作,还多方加以阻挠。在海外媒体报道河南艾滋病问题以后,地方官员还指责她和敌对势利勾结。

   瞧,这就是我们的人民政府、人民公仆!无所作为也罢了,还不许少数高觉悟的侠义之士尽心尽力做好事实事!最可恶的是还要诬蔑他们、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打击迫害他们,甚至说他们“和敌对势利勾结”!

   数千年来,特别是我党执政的数十年来,“民生之所以多艰”、国家之所以积贫积弱、人民之所以多灾多难,就是因为政府“非惟不能助民自营力而反窒之,非惟不能保民自由权而又自侵之”!如此下殃其民上祸其国的政府,有不如无啊!

   东海一枭2002、8、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