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老枭出身山村,野性十足,大半辈子行走江湖,大架三六九,小架天天有。今退隐已久,好战依旧,只不过战场从街头转移到网上了。

   谁没年轻过,谁没点脾气?敢言敢怒,敢骂敢打,原是男儿本色!何况当今中国,恶棍邪徒地痞官痞何其多,不仁不义不公不平之现象何其多,多么需要蛮气犹存、血性未泯的真汉子大丈夫,挺身而出,采取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和手段,打抱不平,弘扬正义,为贫弱群体说话撑腰,为日渐平庸、冷漠、邪恶化的世界,留一脉正气良知,留一份光明希望!

   只不过,骂人打架,得看对象,拳脚所向,锋芒所指,应该是那些仗势欺人、以权压人、为钱害人、因私损人的明明暗暗上上下下的黑恶势力,而不应恃强凌弱,对老百姓下手。

   以上感慨,是看了 “杭州作协主席李杭育殴打一女子致伤”的报道而发的。据浙江《今日早报》:7月9日晚上,46岁的宋凤英与丈夫驾车回到高尚住宅区——德加公寓时,一辆白色富康车挡住了去路,于是下车与保安交涉,并与车主李杭育等口角。混乱中,李一拳打中宋的嘴部﹔宋满脸鲜血倒在地上,李不顾保安和朋友的劝阻,一脚踩在宋身上,李的一名女同伴也补了几脚。警方赶至现场时,宋和丈夫方知打人者是知名作家。报道称,两名保安目睹李杭育打人的全部过程。当晚,医院出具的验伤报告证实,宋凤英右下唇挫裂伤、牙龈裂伤、胸部软组织挫伤、左第四根肋骨骨折…。至今不能洗澡、不能翻身、只能靠喝流质度日的宋凤英说,入院至今,李杭育没有支付过一分钱医药费……

   李杭育可不简单:他45岁,新当选为杭州市作家协会主席,系上世纪80年代我国“寻根文学”代表作家之一,他创作了著名的“葛川江系列”,被誉为新时期十大走红作家之一。其《沙灶遗风》曾获1983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老杭州》一书也充分体现了吴越文化的内涵。 对一个知名作家、公众人物而言,这种对老百姓当众施暴的行为,堪称不可饶恕的低级错误。不要再说“作家也是人”这种屁话,那就象贪官落网后用“领导也是人”来为自己辨护一样无耻。且不说“人类灵魂工程师”之类大道理,人生在世,不能把什么都占全了。要当官,就得牺牲一点财富物质方面的享受;要当一方文坛领袖,就得注意公众形象,管好自己的拳头,别动不动往老百姓身上砸去。老枭就很有自知之明,性子暴,素质差,大半辈子就不敢往文坛、官场凑。而且,随着年龄老大,脾气渐小,“而今而后,当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已,以仁义礼智信等道德标准自勉自期,待人接物,更加宽容和平,与人为善,特别是对底层贫苦人,只要不是无缘无故欺我辱我太甚,或危胁到人身自由、生命安全,一定能忍就忍、能让则让。都是世间大苦人哪,何必鹬蚌相争、釜豆相煎?”(《老枭的遗书之二》)

   李杭育打人一事在德加社区以及杭州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迫于社会压力,事发3天后,李与其女伴上门道歉时说:“我很忙,9月就要出版新书,到时会有许多全国各地的名人来,我们的事可不可以压后处理”,其女伴则称:“没有办法,是组织上让我们来的,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

   这真是他奶奶的“名人的道歉”,出版新书,好了不起啊;许多全国各地的名人来,好了不起啊;组织上让我们来的,好了不起啊。难怪愤怒的宋家人拒绝了他们的水果花篮。我倒觉得,这些事统统都可以压后处理,对于一个以写“人”为主的作家来说,学会尊重人关爱人才是最重要的;对于小李来说,怎样弥补挨打者身体和精神上的创伤,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狗屁!

   西哲有言:没有宗教或哲学的信仰,人类就会变成不仁爱,恶毒和凶残的动物。由于信仰的缺席,更由于政治的罪恶,当今中国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善良隐匿,邪恶猖獗,人性之恶,泛滥成灾。“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顾炎武),放眼学术界、教育界、文化界,与政界一样,丑闻层出不出,劣迹千姿百态,连著名作家、文坛领袖也纷纷异化成了“不仁爱、恶毒、凶残的动物”,这个国家能不成为动物园吗!

   确实,作家也是人,也与工农兵学商各界人民一样,心头蕴蓄着一股不平之气。一股股野火和熔浆在社会上潜伏着沸腾着。然而知识分子又不是普通人,他们担负着历史和现实赋予的重责:把野火和熔浆引向何方?愿有力者出力,能打者出拳,敢骂者就骂,会写者就写,把形形色色有名无名的愤怒集中起来,升华上来,对准上上下下的黑恶势力砸去…!

   东海一枭2002、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