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二十一:坚持自己 ]
东海一枭(余樟法)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二十一:坚持自己

    在《当总理又如何》贴后,人间道安仲明网友跟贴:“比恶人更恶,比凶神更凶,比奸人更奸,比阴人更阴,如此,方足以做大事,成大业。才能在宵小林立奸佞横行的世界里一枝独秀。惟其如此,才可以钳制上述那些人,否则,只能留给后人慨叹。”网易时事论坛观察家网友指教:“若要拯世救名可以用非常之手段。也就是只要目标正确,可以不择手段,这样才能有功成名就、造福苍生的一天。否则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两君大错特错。老枭在《关于革命》中曾质疑:“-手段的恶,能否完成目的之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兹重申:成功之路,不该那样走!

    我当然渴望大富大贵获大名成大功,但,如果这富贵功名是通过龌龊甚至邪恶的手段获致的,则何足道哉。孔二哥曰: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

    《十六国春秋》:王堕为宰相,著匪躬之节,性刚骏疾恶,雅好直言。右仆射董荣以佞幸进,疾之如仇。每于朝见之际,或谓之曰:“董尚书贵幸一时无比,公宜降意接之。”堕曰:“董龙是何鸡狗,令国士与之言乎?”。那些通过各种不正当手段而得到富贵的所谓“成功人士”,既使富比王侯、贵为一品,落在当代国士的枭眼里,也不过鸡狗粪土耳。李白高歌曰:

   与君论心握君手,荣辱于余亦何有。孔圣犹闻伤凤麟,董龙更是何鸡狗!

    又想起清朝李伯元《南亭四话》中的一副对联:世事本浮沉,看他傀儡登场,也无非屠狗封侯,烂羊作尉;山河供鼓吹,任尔风云变幻,总不过草头富贵,花面逢迎。此联原是某名士题会馆戏台的,拿来移赠当代那些“不义而富或贵”者,也挺合适哩。

    市场经济大潮初起,中国社会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无序的空白地带,难免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权力的魔圈,迷人魂魄;物质的诱惑,纷至沓来。要守住自我,不为外境所动,不为外物所变,确非易事。

    一位文友来信中写了句颇有深度的话:人是很容易腐烂的。说得好啊。海上云涛翻似血,天涯岁月荡如潮。江湖半生,耳闻目睹了多少腐烂的人和事,诸如见利忘义,过河拆桥,尔虞我诈,巧取豪夺,以怨报德,恩将仇报,坑蒙拐骗…,等等等等,触目惊心,入耳动魄,让人眼不能一头钻入深山,借一弯清泉洗涤耳目。特别是眼睁睁看一些熟人友人,由于内外交困或交感,很无奈或恬不知耻地腐烂下去,成为不可救药的人渣,是多么悲哀!

    自扫门前雪吧。不论外在环境怎详变化,客观条件怎样艰难,任何时侯都让我自豪地告诉我的亲友和敌人:我仍是我,并永远是我,一片冰心依旧,书生本色、赤子情怀、豪士风采依旧,一个值得朋友信任、亲人依赖,值得敌人敬重的大丈夫!既使“恶”,也恶得大气磅礴,恶得有档次;既使败,也败得堂堂正正、威风八面!

    曾经商过。作为一个经济实体,赢利,当然是公司主要目的。但,我一直主张,钱要挣得理直气壮、问心无愧。认认真真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从没做过对不起别人、对不起亲友、对不起合作伙伴、对不起天地良心的事。为此,我自重而自豪。

    在欲望的泥沼中自持心灵的洁白,在喧嚣的世态中自持心态的宁静,在山重水复中坚持柳暗花明的向往,在污泥浊水中坚持凤清月白的理想,在卑鄙、奸诈、背叛、诡谋、厚黑流行的时代,坚持高尚、真诚、正义、阳刚、薄白,在散文化庸俗化的世界里坚持诗化人生…,这,才不愧一代大豪!

   至于世俗之贫富贱贵成败,尽人事而听天命可也。谨以小诗二首自勉吧:

坚 持

   甘于寂寞远时流,绝顶荒斋态自悠。百雪千霜浑不怕,不流泪也不回头。

    同题新诗:“在苍茫风雪在长夜/在酒杯书丛在苍蝇结队的市场/坚持 在世界的边缘/在漫过所有头颅的浪潮中/在最繁华也最荒凉的环境/在最深的地底最高的山顶/坚持 不回头也不流泪

    淡淡的 不论富贵还是贫困/悠悠的 不论衰老还是青春/深深的 在血液在骨髓/在一颗小小的石子里/静静的 不论千万年后/会不会有一二掌声响起/坚持:不出现也不出声”

   东海一枭2001、11、1

   附中国哲学网站长亿鹰先生文章一篇:

   我素不喜热闹,故而在论坛发言也较少.但读先生文章,有得知音之感.可惜本人诗才太差,文笔生疏,本不敢回帖唱和.今寄来旧文一篇,先生可做为跟帖发于论坛,聊表本人仰慕之心.(我不知先生在何论坛发言)。日后有时间机会,当与先生畅谈.

   弱势群体的生存

   亿鹰

   二十年改革,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这是大众有目共睹的.尽管生存竟争,优胜劣汰,符合进化论,但我总是疑问:社会主义社会也必须如此吗?大锅饭当然不好,但是有人吃黄金宴,有人捡烂菜叶,这么大的贫富差距,还谈什么社会主义?讲什么共同富裕?

   私营企业主在中国改革中如鱼得水,他们用金钱搬动各路神仙,从而事事顺遂;用剥削积聚大量财富,(我想管理的价值应不致使管理者与被管理者相差十倍百倍以上)从而享乐挥霍,买官鬻爵.他们中有几人真正想到了回报社会?

   官僚们则在改革中底气渐足.中国的改革,迟迟不敢触动政治,过大的权力与过小的制约造就了寻租的优越环境,"在其位,而谋其利",升官发财两不耽误,子女留洋,护照早有;美女钞票有人送,山珍海味早厌倦;东窗事发,直飞国外---如此美好人生,怪不得人人入党,个个送礼,反腐声中一片腐败!

   可独有工人\农民只能看热闹,过清贫的生活.不过清贫也罢,倒也自得其乐.只是如今下岗的利剑悬在每个人的脖子上,又怎能乐得起来?早已下岗的朋友,有一两个发点小财的,但大多在惨淡度日;更听说有人因生活无着落寻了短见,听子后心凉了半截.母亲就是因贫穷生病后无钱而未及时医治早早逝去,而妻子三天两头有病也只能随便抓些药来点自我心理安慰,---中国比我更穷的人有多少?有多少家庭有着类似的境遇?眼睁睁地看着你所爱的人生活在痛苦中,这是什么感觉?生命本就是一个不断逝去你的所爱的人的过程,但如果是因为贫穷而丧失你之所爱,这又是怎样的痛苦?

   于是忽然明白了社会从来就是有等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不过五十年的历史,要消灭等级太不现实.革命的理想主义激情过后,同志式的平等也便成了一种虚伪.弱者之弱,往往并不在于他不会做事,而往往在于他不愿或者不会做奴才.在一个等级社会里,奴性是生存的手段,而后才有可能凌驾于人.怪不得自己一向不得领导喜欢,而自己看不上的拍马屁\好送礼者却一个个得到了权力的青睐.

   前几日政府门前路过又看到十几个静坐的工人,我无动于衷地走过,却忽然想起了<国际歌>中的一句歌词:"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是的,弱势群体的生存,只有靠自己来解决!企求别人的怜悯么?不,我们有劳动的能力,我们不愿依赖也依赖不了那些幌子似的扶贫\救济.但是,如果我们为生存而奋斗之后仍一无所得,那么,就让我们砸碎这个不公正的世界吧!于200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