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天下事,娘希屁!贺新郎·感事(附评点及唱和)
·"君子异应,圣人敌应"----寻找当代圣人启事
·我对轮子功的看法
·亦嵘兄赠诗有"横刀独自过黄河"句,乃借句自我壮行兼示友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今日上午在陈老书房,与其公子、弟子及生前友好商定了陈政治丧委员会名单及讣告。讣告写道:
   
   我国杰出的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文字学家、教育家陈政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02年7月15日16时20分在南宁逝世,享年85岁。

   
   按世俗的标准,“家”分四级:伟大、杰出、著名、一般。陈老在文字学特别是书法方面的成就,岂止广西,便是全国、全世界,当代也无人能望其项背!老枭眼空四海,傲绝天下,却一直为陈老叫屈:名不符实、实过其名,酒好也怕巷子深啊。在老枭及其弟子们心目中,论学论艺论德,陈老原无愧于伟大(不知者谓我夸张,熟悉其人其书者,始知吾言不缪也),但考虑到至今伟大二字,不曾在近现代书法家名前使用过,而“杰出”的评价,陈老生前也曾默认。
   
   下午独坐书房,回忆与陈老相识相交、唱酬高谈之经过与情景,思概遥深,悲不自胜,泪眼模糊中,淘出酬唱旧作,集萃于此,聊寄怀思之诚。正如我的旧文《诗开新世界、情寄大中华----小记陈政老》中所写:
   
   “在当今之世,如我与陈老之间这种超越世俗、诗情画意的交往,应不多见。陈老给我的影响和指导,是全方位的,在诗词、书法方面,堪称良师,在为人处世方面,更是榜样。陈老住在南宁市第四中学教师宿舍楼一间70年代的老房子里。几个装满图书的书橱,引人注目。室内没有装修,光线幽暗,十分简陋,我却深深体验出无白斋中的“豪华”、开阔和光亮。因为,斋主是一位慈祥善良、豁达智慧、至性至情的“真人”、真学问家、大艺术家。文朋书友都喜欢经常去坐一坐,聊一聊,仿佛接受一种高洁的洗礼。妻子曾笑话我,怎么老头子对你比漂亮女子还要有吸引力呢。我笑答:美女的美,是外在的、肤浅的、容易厌倦的,而我的那些“老”朋友,在我慧眼看来,别有一种“妩媚”,那是思想的美、品德的美、智慧的美、人格的美、内在而深刻的美,比起外表美来,更持久、圣洁、引人入胜”。
   东海一枭2002、7、16
   谢萧瑶赠诗
   陈政
   箫子吟风,明月古松。
   铿然掷地,大吕黄钟。
   词畹诗圃,馨远青葱。
   与子同俦,共醉篱东。
   1997、1、18
   
   萧瑶诗集第三集出版喜贺
   陈政
   吟朋微髯实逍遥,大气人生任琢雕。
   寄语萧郎勤采撷,愿从皋鹤赋春韶。
   1999年
   
   
   附:奉和陈政老见赠
   一
   趣何高迈境何遥,跃马川原落怒雕。
   斗罢神龙星月静,凤凰台上听箫韶。
   二
   风轻烟暖引云韶,高隐书峰视界遥。
   欲说沧桑古今事,共君中夜煮花雕。
   
   ①云韶,鸟名,俗名音声鸟,多居高峰绝顶,每风轻崐烟暖则音响互发,宛若一部箫韶 。
   ②花雕,陈年老酒名。
   
   
   调寄贺新郎-寄怀陈政老
   南国推山斗。舞狼毫,神惊鬼泣,虎驰龙骤。
   博采百家之长处,成大陈门气候,真不愧,书
   峰独秀。甲骨魏碑兼汉隶,羡书碑刻石传悠
   久。桃李树,门前茂。   古人风
   采欣重又。趁闲时,寻梦西郊,种花南亩。我
   亦邕城甘中隐,为酒为诗而瘦。且敛紧,钓鳌
   之手。待得山庄春满座,说古今,共煮青梅酒。
   歌一曲,为君寿。
   1999、10
   
   与萧瑶互叙生平感赋
   陈政
   其一
   谔谔生平五味齐,如歌如画复如诗。
   何当再作轻狂梦,共摘星辰谱妙词。
   
   其一
   暮倚南窗审是非,元亨蹇剥象难违。
   红棉落尽春归也,倒计时中恋夕晖。
   2000、3、11
   
   近听陈政老说书法,敬赠
   萧瑶
   四座春风四壁书,亦交卿相亦樵渔。
   情牵家国老犹切,笔走龙蛇境自殊。
   老辈风流重领略,少年狂气渐消除。
   书峰耸处群山伏,共揖清芬愧不如。
   1999.11
   
   陈老写"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句相赠,
   以示忘年之谊,为足成一律回赠
   我与陈夫子,品行互授勋。
   洋烟飘古典,老酒煮新闻。
   “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
   驰思无白室,灵感斗缤纷。
   2000.3.4
   
   陈老书房名无白斋。
   赠陈老
   仰君龙象俦,一塔镇邕州①。
   报国文章可,持家礼义周②。
   箪瓢能独乐,德艺叹双修。
   老抱传薪愿,笔耕乐未休。
   ①龙象,佛家语。陈老自号佛陀蜜多尊者。又青秀山有塔名龙象塔。
   ②康有为联语:文章报国,礼义传家。
   
   陈老询及生平,百感交集,因赋呈
   萧瑶
   苦辣咸酸和泪吞,不堪回首察伤痕。
   酒逢知己何妨醉,路到穷途易感恩。
   俗眼每轻天下士,狂风欲振病夫魂。
   不辞劳怨呼同道,待掘贫穷落后根。
   
   
   酬萧瑶诗〈陈老询及生平,百感交集,因赋呈〉
   陈政
    平生事愿每乖违,今固知尤昨更非。
   才喜芳园花菀闹,便逢暴雨实披离。
   青春已逝愁汗漫,长夜无眠恨熹微。
   我亦童心犹未泯,陶然笔墨竟忘机。
   
   
   次呈陈老
   萧瑶
   性渐乖张愿总违,闲生奇想入非非。
   扶摇风起大鹏举,姑射山高俗垢离①。
   落叶犹歌春浩荡,大材谁惜地寒微。
   释光放热乐天命,无白斋中悟化机②。
   2000.3
   ①离垢,佛家语。《庄子·逍遥游》:“邈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
   ②陈老诗句:“接世修身仍躁稚,释光放热未成灰。”无白斋,陈老书房名。
   
   
   病中吟·其三
   陈政
   少年孟浪闯红灯,青壮骄骜气纵横。
   头角峥嵘伤渐晦,命途蹇剥蔽元享。
   无风无雨春将尽,历劫历贫慧始萌。
   天亦有情偏惜我,茶甘饭软乐馀生。
   
   
   
   次陈老《病中吟·其三》韵
   迷夜孤航爱是灯,扁舟奋向大潮横。
   十年寂寞培真气,四壁琳琅胜大亨。
   世尽羊肠忧梗塞,草经野火喜春萌。
   听君吟罢病中曲,瓣瓣芬芳笔底生。
   2000.3.24
   
   问陈老小恙
   萧瑶
   气候春来暖复寒,劝君珍重力加餐。
   冷嘲病痛真强者,大补身心是乐观。
   老菊经霜花更丽,秋枫傲冷色成丹。
   书旌直指峰高处,不懈追求不下鞍。
   2000.4
   
   赠陈公
   拥书自重胜封王,白发如花智慧香。
   斜倚夕阳回首笑,人生大美是沧桑。
   2000.7
   
   赠陈政公
   墨酣字活笔如龙,十万大山第一峰。
   天下莫容夫子道①,座中每接古人风。
   当年战士今儒士②,白昼书虫夜网虫。
   我亦优游聊卒岁,登堂入室喜相从。
   2000.9
   
   ①颜渊:“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
   ②陈公年青时曾参加抗日救国活动。
   
   谢陈公惠宜兴茶壶
   忘年交谊久而醇,赠我名壶掌上珍。
   好汲山泉泡“龙井”,涤肝润肺养心神。
   2000.9中秋
   
   
   侍政公品茶无白斋
   闹市同偷半日闲,茶香禅趣静中参。
   乌龙八泡炉烟袅,细品人生苦与甘。
   200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