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今日上午在陈老书房,与其公子、弟子及生前友好商定了陈政治丧委员会名单及讣告。讣告写道:
   
   我国杰出的书法家、书法理论家、文字学家、教育家陈政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02年7月15日16时20分在南宁逝世,享年85岁。

   
   按世俗的标准,“家”分四级:伟大、杰出、著名、一般。陈老在文字学特别是书法方面的成就,岂止广西,便是全国、全世界,当代也无人能望其项背!老枭眼空四海,傲绝天下,却一直为陈老叫屈:名不符实、实过其名,酒好也怕巷子深啊。在老枭及其弟子们心目中,论学论艺论德,陈老原无愧于伟大(不知者谓我夸张,熟悉其人其书者,始知吾言不缪也),但考虑到至今伟大二字,不曾在近现代书法家名前使用过,而“杰出”的评价,陈老生前也曾默认。
   
   下午独坐书房,回忆与陈老相识相交、唱酬高谈之经过与情景,思概遥深,悲不自胜,泪眼模糊中,淘出酬唱旧作,集萃于此,聊寄怀思之诚。正如我的旧文《诗开新世界、情寄大中华----小记陈政老》中所写:
   
   “在当今之世,如我与陈老之间这种超越世俗、诗情画意的交往,应不多见。陈老给我的影响和指导,是全方位的,在诗词、书法方面,堪称良师,在为人处世方面,更是榜样。陈老住在南宁市第四中学教师宿舍楼一间70年代的老房子里。几个装满图书的书橱,引人注目。室内没有装修,光线幽暗,十分简陋,我却深深体验出无白斋中的“豪华”、开阔和光亮。因为,斋主是一位慈祥善良、豁达智慧、至性至情的“真人”、真学问家、大艺术家。文朋书友都喜欢经常去坐一坐,聊一聊,仿佛接受一种高洁的洗礼。妻子曾笑话我,怎么老头子对你比漂亮女子还要有吸引力呢。我笑答:美女的美,是外在的、肤浅的、容易厌倦的,而我的那些“老”朋友,在我慧眼看来,别有一种“妩媚”,那是思想的美、品德的美、智慧的美、人格的美、内在而深刻的美,比起外表美来,更持久、圣洁、引人入胜”。
   东海一枭2002、7、16
   谢萧瑶赠诗
   陈政
   箫子吟风,明月古松。
   铿然掷地,大吕黄钟。
   词畹诗圃,馨远青葱。
   与子同俦,共醉篱东。
   1997、1、18
   
   萧瑶诗集第三集出版喜贺
   陈政
   吟朋微髯实逍遥,大气人生任琢雕。
   寄语萧郎勤采撷,愿从皋鹤赋春韶。
   1999年
   
   
   附:奉和陈政老见赠
   一
   趣何高迈境何遥,跃马川原落怒雕。
   斗罢神龙星月静,凤凰台上听箫韶。
   二
   风轻烟暖引云韶,高隐书峰视界遥。
   欲说沧桑古今事,共君中夜煮花雕。
   
   ①云韶,鸟名,俗名音声鸟,多居高峰绝顶,每风轻崐烟暖则音响互发,宛若一部箫韶 。
   ②花雕,陈年老酒名。
   
   
   调寄贺新郎-寄怀陈政老
   南国推山斗。舞狼毫,神惊鬼泣,虎驰龙骤。
   博采百家之长处,成大陈门气候,真不愧,书
   峰独秀。甲骨魏碑兼汉隶,羡书碑刻石传悠
   久。桃李树,门前茂。   古人风
   采欣重又。趁闲时,寻梦西郊,种花南亩。我
   亦邕城甘中隐,为酒为诗而瘦。且敛紧,钓鳌
   之手。待得山庄春满座,说古今,共煮青梅酒。
   歌一曲,为君寿。
   1999、10
   
   与萧瑶互叙生平感赋
   陈政
   其一
   谔谔生平五味齐,如歌如画复如诗。
   何当再作轻狂梦,共摘星辰谱妙词。
   
   其一
   暮倚南窗审是非,元亨蹇剥象难违。
   红棉落尽春归也,倒计时中恋夕晖。
   2000、3、11
   
   近听陈政老说书法,敬赠
   萧瑶
   四座春风四壁书,亦交卿相亦樵渔。
   情牵家国老犹切,笔走龙蛇境自殊。
   老辈风流重领略,少年狂气渐消除。
   书峰耸处群山伏,共揖清芬愧不如。
   1999.11
   
   陈老写"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句相赠,
   以示忘年之谊,为足成一律回赠
   我与陈夫子,品行互授勋。
   洋烟飘古典,老酒煮新闻。
   “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
   驰思无白室,灵感斗缤纷。
   2000.3.4
   
   陈老书房名无白斋。
   赠陈老
   仰君龙象俦,一塔镇邕州①。
   报国文章可,持家礼义周②。
   箪瓢能独乐,德艺叹双修。
   老抱传薪愿,笔耕乐未休。
   ①龙象,佛家语。陈老自号佛陀蜜多尊者。又青秀山有塔名龙象塔。
   ②康有为联语:文章报国,礼义传家。
   
   陈老询及生平,百感交集,因赋呈
   萧瑶
   苦辣咸酸和泪吞,不堪回首察伤痕。
   酒逢知己何妨醉,路到穷途易感恩。
   俗眼每轻天下士,狂风欲振病夫魂。
   不辞劳怨呼同道,待掘贫穷落后根。
   
   
   酬萧瑶诗〈陈老询及生平,百感交集,因赋呈〉
   陈政
    平生事愿每乖违,今固知尤昨更非。
   才喜芳园花菀闹,便逢暴雨实披离。
   青春已逝愁汗漫,长夜无眠恨熹微。
   我亦童心犹未泯,陶然笔墨竟忘机。
   
   
   次呈陈老
   萧瑶
   性渐乖张愿总违,闲生奇想入非非。
   扶摇风起大鹏举,姑射山高俗垢离①。
   落叶犹歌春浩荡,大材谁惜地寒微。
   释光放热乐天命,无白斋中悟化机②。
   2000.3
   ①离垢,佛家语。《庄子·逍遥游》:“邈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
   ②陈老诗句:“接世修身仍躁稚,释光放热未成灰。”无白斋,陈老书房名。
   
   
   病中吟·其三
   陈政
   少年孟浪闯红灯,青壮骄骜气纵横。
   头角峥嵘伤渐晦,命途蹇剥蔽元享。
   无风无雨春将尽,历劫历贫慧始萌。
   天亦有情偏惜我,茶甘饭软乐馀生。
   
   
   
   次陈老《病中吟·其三》韵
   迷夜孤航爱是灯,扁舟奋向大潮横。
   十年寂寞培真气,四壁琳琅胜大亨。
   世尽羊肠忧梗塞,草经野火喜春萌。
   听君吟罢病中曲,瓣瓣芬芳笔底生。
   2000.3.24
   
   问陈老小恙
   萧瑶
   气候春来暖复寒,劝君珍重力加餐。
   冷嘲病痛真强者,大补身心是乐观。
   老菊经霜花更丽,秋枫傲冷色成丹。
   书旌直指峰高处,不懈追求不下鞍。
   2000.4
   
   赠陈公
   拥书自重胜封王,白发如花智慧香。
   斜倚夕阳回首笑,人生大美是沧桑。
   2000.7
   
   赠陈政公
   墨酣字活笔如龙,十万大山第一峰。
   天下莫容夫子道①,座中每接古人风。
   当年战士今儒士②,白昼书虫夜网虫。
   我亦优游聊卒岁,登堂入室喜相从。
   2000.9
   
   ①颜渊:“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
   ②陈公年青时曾参加抗日救国活动。
   
   谢陈公惠宜兴茶壶
   忘年交谊久而醇,赠我名壶掌上珍。
   好汲山泉泡“龙井”,涤肝润肺养心神。
   2000.9中秋
   
   
   侍政公品茶无白斋
   闹市同偷半日闲,茶香禅趣静中参。
   乌龙八泡炉烟袅,细品人生苦与甘。
   200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