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傍晚接王老云高电话:陈政老已于今日下午4.30去世了!
   陈政,1919年生于广东省新会市,著名老书法家、文字学家、书法理论家,陈氏书法,擅甲骨、钟鼎、小篆等先秦文字及汉隶、魏碑、行书等多种书体。
   相识以来,时相过从,谊结忘年,情深莫逆,以诗唱和,以道相砺,不愧良师,又是益友。患病住院十余日,老枭或携妻儿、或随王老去探望,陈老每见到我们,皆喜乐开怀,以致护士耽心老人过于激动,屡下逐客之令。我们都说,陈老最少还要再活二十年。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许多诗书未完成,还有许多话语待说、许多朝夕待共,还有陈老书法、王老、老枭诗词的百花百鸟诗未展览未出版啊。
   谁知陈老忽弃我们而去。相知相敬的忘年前辈,同嗜同道的生平挚交,又少一人。呜呼痛哉、呜乎哀哉!
   自今而后,在邕江之滨,我忧天之热泪向谁洒、愤世之块垒向谁吐?我满腹锦绣和经纶向谁展示啊?在经文街头、纬武路旁,还有谁配与我老枭平起平起,谈天说鬼、诗唱词酬?悲伤时谁相慰,激奋时谁相劝、消极绝望时谁相激励啊?此地还值得住吗?
   双眼模糊,此心如碎,搜遍枯肠,竟无诗以祭,且淘出旧文一篇,聊以寄我伤悼思念之情吧。2002、7、15
   众生忧乐 时代风云
   -----再记陈政老先生
   自拙文《诗开新世界,笔系大中华小记陈政老先生》在《书法导报》、《广西政协报》等报刊发表及转发以来,海内外旧雨新知函电交驰,或让我代索墨宝,或命我中介识荆,或向我打听陈老各方面情况,并希望我更深入地写一写陈老。以我与陈老忘年交谊之深,以我对陈老了解、理解之切以及拥有材料之丰,把陈老进一步介绍给世人,原是义不容辞,乃命笔“再记”,一一道来。
                 一
   先简略介绍陈老身世。
   正如陈氏门人、著名老作家王云高先生所说,陈老是“跟日本人打过、跟美国人谈过、挨国民党抓过,又与我们党和人民共过50年患难挫折的世纪老人。”这“四过”,高度概况了陈老丰富多彩、正气守真的一生。其强烈鲜明的个性,爱家爱国的情怀,其来有自。
   1918年,陈政出生于广东新会市一个华侨之家,其父陈象骢,早年跟随孙中山先生从事革命工作。陈政中山大学毕业以后,即投身抗日游击战争,转战于深圳、东莞、潮汕等地,并于1939年入党,后因负伤留地方疗养,与组织失去联系,病愈后加入田汉所领导的抗日剧宣四队,当过演员、乐队指挥。而后随夏衍等来到当时称为文化城的桂林,从事抗日宣传。桂林沦陷,他撤往昆明,任教于滇西五台中学,与闻一多、李公朴等民主运动人士时相过从。特别是闻老,介绍他加入民盟,在学术上对他也多有启迪,为他后来的教学和学术研究扎稳了根基。闻一多曾为他治印一方,他至今珍藏。
   此后在白色恐怖笼罩下,闻、李二老为国捐躯。陈老为创作《民主大合唱》而遭杜聿明追捕,遁入云南白族及纳西族人聚居之地从事教学工作。不久,便因母病辞职东归。1951年,调到南宁市第二中学,粉笔生涯四十年。退休后又创办书画夜校,传道授业,至老不懈。
                  二
   从四十年代至今,陈老著述颇丰:有中篇小说《第三年》、长篇新诗《听呵,人间在哭泣》、《鬼子杀人交响曲》;有《民主大合唱》、《东罗煤战大联唱》等歌曲五百余首;解放后由国家出版社出版《怎样写记叙文》、《学生字帖》、《字源谈趣》第一二三集共九十万字,《专科书法课本》、《陈政多体字帖》、《陈政魏体千字文》、《无白斋诗文集》等十余种。
   陈老集教育家、古文字学家、诗词家、书法家于一身,尤其是书法,从私塾开始,在先生、母亲督促下开始习字,到文革期间,被贬入“牛棚”,仍潜心练字,每天坚持写六体书法,始终把书法艺术当作一项事业,毕生热爱之、追求之,矢志不渝。直到今天,他的书法勒石于各地河山261处,为中外人士及联合国、各国政要名流收藏。
   陈老书法、擅长甲骨、钟鼎、秦篆、汉隶、魏碑、行草多种书体,所作卜辞书契、吉金文字,出入于商周之间,深得甲金风范;所作魏碑,以“二爨”为体、晋楷为用、汉隶为法,秦篆为意,熔魏碑、隶篆、行草于一炉,高古朴茂、风神超逸、创意标新、自成一家,书坛誉之为“陈氏魏体”。
   三
   所谓文以载道,艺以德显,以传统诗书画艺,弘扬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爱国主义精神的大“道”,是陈老一贯主张。他常说,精神文明建设,爱国主义教育,不能徒托空言,需要国民每一分子,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需要每一个艺术家,从一点一滴、一砖一瓦的小事做起。
   无论其诗其歌其文其书法,笔之所及、情之所至,或寓时代之精神,或寄殷切之期望。特别是陈老的书法,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已上升到一个颇高的精神境界。
   他为轩辕黄帝陵所作碑联:“相许丹心献祖国,敢将碧血荐轩辕。”充满了赤热的爱国情;
   他为丝绸之路碑林题诗:“道劈汉唐接亚欧,丝绸之路物华稠。安得天山溶浩雪,戈壁黄沙化绿洲。”字里行间充满着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热爱和对未来、对生活的憧憬;
   他所写的辛亥革命群塑诗碑:“辛亥举旗帝制倾,英风浩气两间盈。成仁取义雄今古,瞻像犹闻喊杀声。”深情讴歌了中华民族先烈们正气凛然、视死如归的高贵品格;
   他勉励工人:“丹心纺出南棉志,巧手织成大地春”;
   他赞扬边防战士:“担道举义凭鸢胆、驱敌卫疆仗虎肩”;
   他希望学生“毋辞拔地苦,成长自参天”……
   他出国及多次参加国际国内重大书法展赛并获大奖,如中日、中美、中新、中澳等书法联展、毛主席纪念堂、周恩来纪念馆书展、1989年中国书法博览会“中国书法五十名家展”等。在1995年9月三日中共中央文津老干部活动中心举办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名人书法邀请展”中,他的“如果敌人不投降,就把他消灭光”之词,赢得好评如潮,荣获金奖,许多老将军参观后情不自禁地在中南海里高唱起陈老1941年作曲的抗日名歌《送儿上战场》……
   他写的书法条幅:“吏不畏吾严而畏吾廉,民不服吾能而服吾公。公则民不敢慢,廉则吏不敢欺。公生明、廉生威”,在一次书法展中,江泽民主席驻足良久,并命随同人员抄录下来。
   他以书法艺术,塑造民族魂,呼唤英雄气、净化世风士气,催人奋进!
   我有一付联语:“众生忧乐心头挂,一代风云笔底牵”,颇为陈老赞赏,引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为比。“小子何人,敢攀诗圣?”忙敬谢不敏。陈老正色对我说:“王国维说‘有第一流人品,第一流境界,第一等胸襟,斯有第一流诗’。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学习杜甫,身居茅屋,心忧天下,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如果一个诗人艺术家,笔底找不到时代的风云,眼底看不见大众的忧乐,那是不会有出息的。”说得何等的好啊。陈老将拙联写成书法赠我,希望我真正以此自勉。
                    四
   陈老的创作态度十分严肃,可谓一丝不苟。常常一幅送人的应酬之作,也要写几遍甚至十几遍才满意,至于参加国内外各种展览的作品就自求更苛了。其弟子,王云高(中国名作家)与我都常惋惜其所弃“废品”,向他索要,他笑答:“不许缪种流传,以免遗笑方家、遗笑后人。”
   书品与人品往往是一致的。陈老很喜欢郑板桥的书法和人品,曾背诵郑板桥幽默而辛辣的“润格”给我听。但他自己在这方面却与之相反。对于索书求字者,总是有求必应,至于润笔费,给也罢不给也罢,多也罢少也罢,并不计较。虽然他生活并不宽裕。他多次与我说:“在经济上,你老弟已是求发展时期,而我还处于求生存阶段。”虽是玩笑话,生存当然也不成问题,但他生活颇为困窘也是实情。因为退休早,多次加薪他无份;由于清高自重,许多政府补助,如国务院专家津贴,也与他擦身而过。他目前的生活来源,除了寥寥无几的退休金外,便是时有时无的“润笔”了。我和他的亲友学生常劝他不要再无偿奉献了,他故态难改,有时随手留下一些诗句作答。比如:“但愿人常富,何妨我独贫”、“死犹未骨输心去,贫亦其能奈我何”、“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等等。当然,一些崇拜者力所能及,酌付酬金,他也不峻拒,特别是一些领导同志、包括国家领导人,有所馈赠,他也欣然笑纳。
   陈老与我谊结忘年,情深莫逆,相互之间,可谓无话不谈、同声相应。
   一次陈老写“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句相赠,我为足成一首五律回赠。诗曰:“我与陈夫子,品行互援勋。洋烟飘古典,老酒煮新闻。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驰思无白室,灵感斗缤纷。”我们还常谈及祖国百年来的内忧外患,谈及官场、商场腐败、丑恶现象与现存体制的种种弊端,不胜浩叹。在陈老鼓励下,我写了大量讽剌、讽谕诗。虽一时无处发表,却颇获陈老好评,以“诗史”相勉。
   唯有一次,陈老很坚决地拒绝了我。那是我因私谊设宴招待来到广西的国家某领导人,特邀陈老作陪,陈老以“不能饮酒、不耐久坐、不擅应酬”为由坚辞,令我夫妇感叹不已:这才是大艺术家、大知识分子的风范啊。清高是自然界梅菊莲的品格,更是我们中华民族知识分子的传统品格。不媚俗、不随俗、不攀附、不受污染和引诱。历史上,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狂奴故态的严子陵、笑傲王侯的李白、梅妻鹤子的林和靖……,都是知识分子清高的典范。对比陈老,自觉俗不可耐。从此,我对一些无谓的酒食应酬,也能避则避、可辞便辞,不轻易露面矣。
   五
   陈老的头衔,不可谓不多,粗略列之,便有如下几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西书协顾问、中国甲骨文书法研究院院士、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广西分校校长、世界书协(加拿大)组织顾问、美国四海诗社名誉顾问、广西诗词学会理事、广西文史馆馆员、南宁书协名誉主席、广西楹联学会常务理事、“石涛”研究学会顾问等等。但许多文学、诗词、书法界同道却认为这仍是实不符名、实过其名的。根据陈老在教育、书法、古文字学等方面的造诣和成就,理应享有更好的待遇、更高的尊崇。这与他淡泊名利、不求闻达的性格有关。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主人公郭靖有句名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我戏改一字为“艺之大者”,借来形容陈老,是恰如其分的。在我、在他大批弟子的心目中,陈政早已是一位杰出的大艺术家。正如我一首诗所写,诗曰:“仰君龙象俦,一塔镇邕州。报国文章可,持家礼文周。箪瓢能独乐,德艺羡双修。老抱传薪愿,笔耕乐未休。”南宁青秀山有一塔名龙象塔,龙象,佛家语,称诸阿罗汉中,修行勇猛有最大力者为龙象。恰巧,陈老常常在落款时自署:佛陀蜜多尊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