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东海一枭(余樟法)
·姻联专制岂仁本?道证良知必自由!
·向东海靠拢,走思想正路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戊子杂诗一组
·博村夫君一笑
·十八根脊粱(组诗)
·严正声明
·为某网友疗心
·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家父犯罪怎么办?
·黄河清:拜读东海一枭戊子杂诗,敬步韵奉和郢政
·从中道说起
·靠自己争气,让真理发光
·狂童休看剑,醉眼莫挑灯----四答网友
·休笑木头鸟,且观东海潮----答网友
·请与我共赴光明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人本与仁本辨
·有勇有智,仁者无敌
·不入莽红尘,何以致良知?
·真理原有绝对,儒家最重践履
·吾门只向豪杰开
·给“真善忍”的高人一点提醒
·知其白,致其白,守其白
·我归一,一归我----关于“万法归一一归万法”答网友二则
·网友酬赠拾萃(之19)
·佛门中的利己主义者
·杀身成仁与明哲保身
·非人时代(组诗)
·戊子杂诗(十五---二十四)
·论遍江湖觅上流---兼答网友
·萧镜玄:良知是可以实证的
·儒家证道标准
·《心际歌》(大型组诗)
·天生我“理”必有用
·《空心人》
·戊子杂诗(二十五—三十七)
·可怜的康德
·九狮山民:读东海老人戊子杂诗纪感
·“不见水潦鹤”的可悲
·佛门大师也自欺
·最高审判(组诗)
·戊子杂诗(三十八---五十二)
·黯然销魂(组诗)
·答完这几题,暂告一段落---东海答客难(531--537)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来,许多美好的事物和词语都遭受了全面的解构和彻底的颠覆,如小姐、同志、农民之类称呼。特别是农民二字,不再是俭朴、诚恳、老实、勤劳的象征,而是成了窝囊、卑贱的同义词。连我五岁的儿子都知道骂老爹为“农民”了。

   老枭出身农村,干过农业,确曾是百分之百的农民。对此,我不既以为荣,也不以为耻。出身是不容选择的,就象老妻出身小市民、儿子出身大知家庭一样。

   有人说农民贫困愚昧、无知无能、不懂民主、素质低劣。就算这些指责有一定道理,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谁又是罪魁祸首?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农民已是革命的先进分子、同盟军和主要力量之一,而解放五十多年了,在三个代表的领导下,怎么反而越来越落后、愚昧啦?

   既使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党在解放前、解放初对农民以及全体国民许下的民主、自由的种种诺言,无法兑现了。党和政府为了自己的长治久安,也应该在政治、经济、科技各个领域热诚的帮助、引导广大农民,采取切实措施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道德修养、民主素质,而不是不断加大压迫、剥削的力度,以空前沉重的苛捐杂税去榨干他们的血汗脂蒿,以无比严密的天罗地网去封杀他们致富发展、当家作主的愿望,任凭他们沦为共和国的低等、劣等公民!

   而且,不少地方的农民,不但村官、乡官的选举权有名无实,不但享受不了人的尊严,连最最基本的财产、生产安全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看了正式媒体上《为让领导一览无余,下令拔掉百亩玉米》的报道,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据《大河报》6月7日报道,为让上级领导参观路边工程时能“一览无余”,邓州市彭桥乡政府领导竟断然下令将沿公路边正在生长的高秆作物统统毁掉,彭轿乡沿公路五个村的村民因此遭殃。据估计,共被毁玉米地不下百亩。记者采访了柏林村党支部赵书记。赵书记说,毁玉米事乡里催得急,他也没办法。记者问:乡里让毁玉米究竟是何意图?他回答说:主要是路边样板田里的高秆作物有碍上级领导检查。

   吹牛拍马,巴结上差,欺上瞒下,教条主义表面文章,并不奇怪。只为了耽心有碍上级领导的视线,居然毁粮百亩,手笔可谓大矣。如此荒天下之大唐的大手笔,既使在官尊如神民贱似草的封建极权专制时代,想必也是难以发生的。据《大清律例-户律》“弃毁器物稼穑等”条:“凡弃毁人器物,及毁伐树木稼穑者,计赃,准盗窃论”,“擅食田园瓜果”条:“凡于他人田园,擅食瓜果之类,坐赃论。弃毁者,罪亦如之”。又如《宋刑统》中:“诸在官侵夺私田者,一亩以下杖六十,三亩加一等。过杖一百,五亩加一等。罪止徙二年半,园圃加一等”。在官,即居官挟势也。当官的侵犯、损害在百姓田产,是要挨打屁股和被流放的。

   可是,类似事件,在号称三个代表的我党英明领导之下的当代中国,却层出不穷(不用举例了罢,去查查公开发行的刊物也就知道啦),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我相信,既然上了报刊电视,天下皆知了,而乡政府级别也不太高,毁玉米事件是有望得到严肃查处的。问题是,这仅仅是该乡领导的责任吗?是怎样的“上级”和上级的上级,是怎样的执政党和体制,纵容他们胡作非为?如果该乡领导是由百姓选举出来的,要对治下百姓负责,如果他们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还敢明知故犯吗?

   我是旗帜鲜明的网上著名的反暴力革命分子。然而,如果既不创造必要的条件让广大农民实实在在而不是形式上选举村官,并逐步让他们选举乡官、县官,又不允许农民成立农会之类组织维护自身利益,而党国又拿不出有效办法制止类似事件的发生,那么,有朝一日,忍无可忍的农民揭竿而起,杀掉当地谄上压下的狗官,推掉当地残民以逞的政府,无论从古今道义上、马列革命理论上,还是从现代国家的法理上,都是站得住脚的。

   无论何处都站不住脚的,是那些王八蛋政府和娘希匹官僚!

   焚林而田,明年无兽;竭泽而鱼,明年无鱼。是到了与民休息、给农民以国民待遇的时候了。农民,我的父老乡亲们,是老枭心中最大隐痛,也成了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啊…。

   2002、6、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