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来,许多美好的事物和词语都遭受了全面的解构和彻底的颠覆,如小姐、同志、农民之类称呼。特别是农民二字,不再是俭朴、诚恳、老实、勤劳的象征,而是成了窝囊、卑贱的同义词。连我五岁的儿子都知道骂老爹为“农民”了。

   老枭出身农村,干过农业,确曾是百分之百的农民。对此,我不既以为荣,也不以为耻。出身是不容选择的,就象老妻出身小市民、儿子出身大知家庭一样。

   有人说农民贫困愚昧、无知无能、不懂民主、素质低劣。就算这些指责有一定道理,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谁又是罪魁祸首?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农民已是革命的先进分子、同盟军和主要力量之一,而解放五十多年了,在三个代表的领导下,怎么反而越来越落后、愚昧啦?

   既使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党在解放前、解放初对农民以及全体国民许下的民主、自由的种种诺言,无法兑现了。党和政府为了自己的长治久安,也应该在政治、经济、科技各个领域热诚的帮助、引导广大农民,采取切实措施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道德修养、民主素质,而不是不断加大压迫、剥削的力度,以空前沉重的苛捐杂税去榨干他们的血汗脂蒿,以无比严密的天罗地网去封杀他们致富发展、当家作主的愿望,任凭他们沦为共和国的低等、劣等公民!

   而且,不少地方的农民,不但村官、乡官的选举权有名无实,不但享受不了人的尊严,连最最基本的财产、生产安全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看了正式媒体上《为让领导一览无余,下令拔掉百亩玉米》的报道,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据《大河报》6月7日报道,为让上级领导参观路边工程时能“一览无余”,邓州市彭桥乡政府领导竟断然下令将沿公路边正在生长的高秆作物统统毁掉,彭轿乡沿公路五个村的村民因此遭殃。据估计,共被毁玉米地不下百亩。记者采访了柏林村党支部赵书记。赵书记说,毁玉米事乡里催得急,他也没办法。记者问:乡里让毁玉米究竟是何意图?他回答说:主要是路边样板田里的高秆作物有碍上级领导检查。

   吹牛拍马,巴结上差,欺上瞒下,教条主义表面文章,并不奇怪。只为了耽心有碍上级领导的视线,居然毁粮百亩,手笔可谓大矣。如此荒天下之大唐的大手笔,既使在官尊如神民贱似草的封建极权专制时代,想必也是难以发生的。据《大清律例-户律》“弃毁器物稼穑等”条:“凡弃毁人器物,及毁伐树木稼穑者,计赃,准盗窃论”,“擅食田园瓜果”条:“凡于他人田园,擅食瓜果之类,坐赃论。弃毁者,罪亦如之”。又如《宋刑统》中:“诸在官侵夺私田者,一亩以下杖六十,三亩加一等。过杖一百,五亩加一等。罪止徙二年半,园圃加一等”。在官,即居官挟势也。当官的侵犯、损害在百姓田产,是要挨打屁股和被流放的。

   可是,类似事件,在号称三个代表的我党英明领导之下的当代中国,却层出不穷(不用举例了罢,去查查公开发行的刊物也就知道啦),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我相信,既然上了报刊电视,天下皆知了,而乡政府级别也不太高,毁玉米事件是有望得到严肃查处的。问题是,这仅仅是该乡领导的责任吗?是怎样的“上级”和上级的上级,是怎样的执政党和体制,纵容他们胡作非为?如果该乡领导是由百姓选举出来的,要对治下百姓负责,如果他们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还敢明知故犯吗?

   我是旗帜鲜明的网上著名的反暴力革命分子。然而,如果既不创造必要的条件让广大农民实实在在而不是形式上选举村官,并逐步让他们选举乡官、县官,又不允许农民成立农会之类组织维护自身利益,而党国又拿不出有效办法制止类似事件的发生,那么,有朝一日,忍无可忍的农民揭竿而起,杀掉当地谄上压下的狗官,推掉当地残民以逞的政府,无论从古今道义上、马列革命理论上,还是从现代国家的法理上,都是站得住脚的。

   无论何处都站不住脚的,是那些王八蛋政府和娘希匹官僚!

   焚林而田,明年无兽;竭泽而鱼,明年无鱼。是到了与民休息、给农民以国民待遇的时候了。农民,我的父老乡亲们,是老枭心中最大隐痛,也成了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啊…。

   2002、6、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