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东海一枭(余樟法)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来,许多美好的事物和词语都遭受了全面的解构和彻底的颠覆,如小姐、同志、农民之类称呼。特别是农民二字,不再是俭朴、诚恳、老实、勤劳的象征,而是成了窝囊、卑贱的同义词。连我五岁的儿子都知道骂老爹为“农民”了。

   老枭出身农村,干过农业,确曾是百分之百的农民。对此,我不既以为荣,也不以为耻。出身是不容选择的,就象老妻出身小市民、儿子出身大知家庭一样。

   有人说农民贫困愚昧、无知无能、不懂民主、素质低劣。就算这些指责有一定道理,那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谁又是罪魁祸首?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农民已是革命的先进分子、同盟军和主要力量之一,而解放五十多年了,在三个代表的领导下,怎么反而越来越落后、愚昧啦?

   既使由于历史的原因,我党在解放前、解放初对农民以及全体国民许下的民主、自由的种种诺言,无法兑现了。党和政府为了自己的长治久安,也应该在政治、经济、科技各个领域热诚的帮助、引导广大农民,采取切实措施提高他们的生活水平、道德修养、民主素质,而不是不断加大压迫、剥削的力度,以空前沉重的苛捐杂税去榨干他们的血汗脂蒿,以无比严密的天罗地网去封杀他们致富发展、当家作主的愿望,任凭他们沦为共和国的低等、劣等公民!

   而且,不少地方的农民,不但村官、乡官的选举权有名无实,不但享受不了人的尊严,连最最基本的财产、生产安全都得不到起码的保障!看了正式媒体上《为让领导一览无余,下令拔掉百亩玉米》的报道,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据《大河报》6月7日报道,为让上级领导参观路边工程时能“一览无余”,邓州市彭桥乡政府领导竟断然下令将沿公路边正在生长的高秆作物统统毁掉,彭轿乡沿公路五个村的村民因此遭殃。据估计,共被毁玉米地不下百亩。记者采访了柏林村党支部赵书记。赵书记说,毁玉米事乡里催得急,他也没办法。记者问:乡里让毁玉米究竟是何意图?他回答说:主要是路边样板田里的高秆作物有碍上级领导检查。

   吹牛拍马,巴结上差,欺上瞒下,教条主义表面文章,并不奇怪。只为了耽心有碍上级领导的视线,居然毁粮百亩,手笔可谓大矣。如此荒天下之大唐的大手笔,既使在官尊如神民贱似草的封建极权专制时代,想必也是难以发生的。据《大清律例-户律》“弃毁器物稼穑等”条:“凡弃毁人器物,及毁伐树木稼穑者,计赃,准盗窃论”,“擅食田园瓜果”条:“凡于他人田园,擅食瓜果之类,坐赃论。弃毁者,罪亦如之”。又如《宋刑统》中:“诸在官侵夺私田者,一亩以下杖六十,三亩加一等。过杖一百,五亩加一等。罪止徙二年半,园圃加一等”。在官,即居官挟势也。当官的侵犯、损害在百姓田产,是要挨打屁股和被流放的。

   可是,类似事件,在号称三个代表的我党英明领导之下的当代中国,却层出不穷(不用举例了罢,去查查公开发行的刊物也就知道啦),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我相信,既然上了报刊电视,天下皆知了,而乡政府级别也不太高,毁玉米事件是有望得到严肃查处的。问题是,这仅仅是该乡领导的责任吗?是怎样的“上级”和上级的上级,是怎样的执政党和体制,纵容他们胡作非为?如果该乡领导是由百姓选举出来的,要对治下百姓负责,如果他们知道这样做的严重后果,还敢明知故犯吗?

   我是旗帜鲜明的网上著名的反暴力革命分子。然而,如果既不创造必要的条件让广大农民实实在在而不是形式上选举村官,并逐步让他们选举乡官、县官,又不允许农民成立农会之类组织维护自身利益,而党国又拿不出有效办法制止类似事件的发生,那么,有朝一日,忍无可忍的农民揭竿而起,杀掉当地谄上压下的狗官,推掉当地残民以逞的政府,无论从古今道义上、马列革命理论上,还是从现代国家的法理上,都是站得住脚的。

   无论何处都站不住脚的,是那些王八蛋政府和娘希匹官僚!

   焚林而田,明年无兽;竭泽而鱼,明年无鱼。是到了与民休息、给农民以国民待遇的时候了。农民,我的父老乡亲们,是老枭心中最大隐痛,也成了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啊…。

   2002、6、2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