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网友酬唱集(之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孔孟支持我“夜遁”!
·“托改良之名,行颠覆之实”
·闲话:儒学之短在于“陋于知人心”--由老枭想到(一枭附言)
·美色怀中致和谐!---关于召开“中华和谐大会”的倡议书
·昌平老人:文盲芦笛
·虎口狼窝智勇双!----老枭“退坛”事件回顾及其它
·自题示友人
·我为每一篇枭文负责!
·通权达变与时偕行的“圣之时者”
·孟子强调顺受其正,枭爷早已成仁取义!
·平昌老人:自嘲
·平昌老人:自嘲
·芦大侠佯狂卖傻,平昌公逃之夭夭(一枭拟题)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为何佛祖也要让我三分?
·儒门大智慧
·丧心时代
·杨万江:改东海一枭《《一声长叹:只能这样了》》
·揭破甚深微妙义,如来低首不能言
·此是乾坤万有基!----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五:本体揭奥及儒佛辨异
·平昌老人:题东海一枭《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修正稿)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芦笛,毕竟是文盲!
·川歌:爱我大师,护我国宝(一枭附言)
·为芦笛疗愚!----芦文《鸟兽不可与同群──答东海先生》略批
·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高智晟不是未来中国论坛发起人!
·给中国一个奇迹,给中共一个机会!---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夜越来越深》
·芦笛大喊:非礼啦非礼啦
·《木杖》
·唱和诗一束
·东海一枭唱和诗一束(二)
·你们只看到匹马纵横(组诗)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自嘲示饶君惠熙
·甘做垃圾清理工!
·写罢此文无寄处----骂遍中共法轮儒家自由民运各大门派
·偏要拉起袁红冰的手!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酬唱集(之三)


   触网以来,除了说政论诗、大放厥词外,偶尔也扔下几首小诗,感谢文友们厚爱,常跟贴褒之贬之,或次韵赠之和之。网上诗林,高手辈出,不少和作,青出于蓝,令人敬佩。因不会打字,不便及时回复,但凡见到了,都会认真拜读,凡赠诗和诗,都会收芷留念-----由于上网时间有限,大多来去匆匆,难免挂一漏万,肯定有些作品未能过目和收集,恭请海涵为荷。
   当了半辈子的诗坛票友,结交了海内外许多诗雄词杰,收到赠诗和诗数以千计。对此友情诗谊,老枭十分感动也十分珍惜。师友们以前的惠赠唱和之作,或已收入拙集,或已结集出版,并广泛赠阅。在合适的时候,也当将《网友酬唱集》择优付梓鸣谢,并作纪念。
   东海一枭顿首敬上
   『诗词比兴』自由风 有感某枭戒网
    作者:自由云朵 提交日期:2002-6-19 11:42:00
     公仆娱乐为人民,商贾游戏捞银圆。
     政客暮岁又长头,壮士华年已无脸。
     丹心一点爱来事,枭眼两只老失眠。
     嬉笑怒骂佯狂后,恨难网上头颅断。
       评论者:[东田](2002-6-17 20:39:00)
   枭兄罢网感赋
   庸才我初到,俊杰尔戒网。恨无知音觅,黯然成网殇。立言小生死,哀民百折肠。经国文章在,甘为自民狂。秦火时仍炽。书生意彷徨。寒蝉如我辈,忐忑诵华章。
   
    林枣枣  
    用原韵和老枭
   栖迟网站千层少,立马诗坛一霸才!
   箫到玉屏惜古调,心存剑气斩苍台;
   剌奸戟佞笔犹壮,忧国护民志不灰。
   闻道东篱学种菊,何如呼酒艇中来。
   
   读枭、芦文章有感致意
   邋遢道士
   恨铁不成钢,
   锥心究滥觞。
   海东枭唳恣,
   芦北笛鸣狂。
   谔谔匡时弊,
   潇潇炙世章。
   妖邪风正厉,
   壮士何休芒?
   
    陈亦  
   级别: 总版主
    一来怕挨裁,二来误发财。老枭要戒网,其实何苦来。
   戒网如戒烟,一年戒数回。百事无好恶,过溺则成灾。
   饮者难自拔,多见罪酒杯。迷网皆自取,不悟尤可哀。
   网上天地大,曾不屈良才。以直错诸枉,千夫何伤哉。
   男儿坦荡荡,来去不须催。泡妞有时厌,麻将胡不开。
   上网如玩乐,老戒亦不该。他日胡汉三,来时莫徘徊。
   高树晚蝉 2002-6-14 1:04:00
   欲戒终难戒,云空未必空。
   一番大决心,终复落尘笼:))
   『诗词比兴』【五彩结同心】网事随感,兼再送老枭
   
    作者:诗与刀 提交日期:2002-6-13 22:21:00
     临屏何事? 对景无聊,胸中块垒千秋。
     非是还非是,争多少、蜂目快意同俦。
     枭声商略楼头晦,思林泽、啼鸟青丘。
     黄鹂斗、风飘碎羽,为谁一半勾留?
     
     又敲几行闲字,算殷勤自可,劝念休休。
     须有黄粱枕,瞋而沮、心上荡荡无由。
     蚍蜉当日增新典,百年后、犹未言羞。
     数语罢、惶惶归待、怅然或恐成仇。
     
      2002、6、13、
   诗与刀 2002-6-12 20:39:00 邮件 悄悄话 引用
   --------------------------------------------------------------------------------
    【春风袅娜】送别老枭。珍重。
    问盟鸥何处? 老葬荒丘! 霪雨下,暴风头。
    纵花枝、折断寸心如铁,眼前争忍,多少仇雠?
    啸哭箕踞,狂书蓬髮,漠视人间有毒瘤。
    腐鼠居然呵不止,鹓鶵猜意说难休。
    归去归来怒笑,文章掷笔,好呼友、且作悠游。
    扬州梦,壮怀收。时人肯识,须耻蒙羞。
    酒肆酣眠,脱衣成醉,百年魔怪,耳食啾啾。
    青山犹媚,买西湖华屋,膏肓绝世,天地悲囚。
    2002、6、12、
   作者 主题:【金缕曲】次韵老枭(新版)
   诗与刀 2002-4-2 13:01:00
    其一
    痛惜人无骨。
    廿年来、眼前都是,媚颜臣妾。
    巧作华妆身争献,上下一般欢悦。
    君不见、胭脂卖绝?
    余唾纷纷谁拾起? 正教人咀嚼常摇舌。
    只能唱,主旋律。
    高歌一曲遮羞帖。
    问谁能、凭栏怒发,从容狠揭?
    惨痛黎民生死线,泪洒英雄情结。
    早又是、千钧重压。
    醉梦荆臻难寻路,奈风刀霜剑心犹热。
    低吼处,一支笔。
    2002、3、30、
    其二
    媚态兼酥骨。
    忍相看、时时刻刻,捧心称妾?
    多少佳人争做贼,博得党人喜悦。
    搂抱处、仰天笑绝。
    香脸依他千百度,正脱衣一吐丁香舌。
    魑魅舞,无人律。
    狗皮膏药装新帖。
    立多时、面皮无惧,有谁敢揭?
    自我颂扬悠久事,早已病成顽结。
    不合意、寻常欺压。
    冷眼江山都是梦,梦醒时可奈血还热?
    何处有,春秋笔?
   
    2002、3、31、
    【附老枭原作】
    满眼奴才骨。
    竟纷纷,新闻媒体,也甘臣妾。
    抹粉涂脂摇其尾,争取官人大悦。
    真不愧,神州一绝。
    马屁牛皮帮闲罢,更帮忙,专制当喉舌。
    借口唱,主旋律。
    迎风广派英雄帖。
    喜南方,驱邪扶正,一杆高揭。
    揭露疮疤阴暗面,欲解愁肠千结。
    原不惧,重敲高压。
    假相丛丛求真理,羡冰心铁面心何热。
    太史简,董狐笔。
    【八咏楼主和作】
    借得风流骨。
    向高楼、倚红揽翠,成群妻妾。
    一掷千金何所惜?为博一时欢悦。
    歌舞罢、廉消耻绝。
    锦帐春浓撩人意,且销魂、相绕缠绵舌。
    谁顾得,法与律?
    忽如检院传新帖。
    道有人、轮番举报,将吾事揭。
    自古官场皆如此,岂是一时症结?
    欲上进、必须打压。
    试问清官能有几?谤吾者、金屋应犹热。
    早知此,先动笔。
    【塞外游子和作】
    何处言风骨!
    看人间、嗜痈舔痔,争做贤妾。
    低俯前襟恐人后,只问公仆欢悦。
    哪顾得、苍生凄绝。
    百万文章齐声诵,正千人一面真喉舌。
    且高置,自然律。
    世人莫作聪明帖。
    算聪明、误人害己,盖头难揭。
    贞节牌坊遮风雨,自古已然情结。
    况有那、巨伏高压。
    寻梦百年拥法宝,纵世纪更叠读犹热。
    君莫诧,雇佣笔。
    【小草儿和作】
    处世唯清骨!
    举足间、竞观隐痔,何苦说妾。
    贤在能躬敢居后,哑迩澄心悦。
    眼见得、忧欢吟绝。
    有道方家噤鼻诵,似千人、争练钢牙舌。
    也嗔置,镜来律。
    甩头浪子英雄帖。
    就真明、炼敲自己,恶理勤揭。
    笑傲江湖乜腥雨,岂有霸气凝结?
    戏指那、万顷云压。
    莫怒个个韦小宝,盼百泰、遁尘心依热。
    何必诧,倒端笔。
   作者 主题:无律#读东海一枭杂文有感
   和尚之花
   无律#读东海一枭杂文有感
   万马齐喑已心惊,
   一闻枭声耳目清。
   言似霹雳销恶瘴,
   心将赤诚付苍生。
   万民凄苦度日月,
   一* 陶然吟升平。(讳一字)
   诚信弃若揩腚纸,
   马屁奉为升官经。
   喉舌长歌积极面,
   廉政每赖鸡鼠功。(鸡鼠,妓女与偷儿。几多巨案居然从此辈身上告破,哀哉)
   十里之堤毁于蚁,
   更况满眼是窟窿。
   疾入肺腑尚忌药,
   痛施针石多仰公。
   肝胆直堪勒史册,
   文章叹可疗头风。
   我愿先生如砥柱,
   莫畏野犬作吠声。
   晚成 [原创] 2002-5-16 13:25:00 邮件 悄悄话 引用
   其一
   老枭何故愤兼悲?赤日焉容夸夫追?
   自古民生谁代表?从来吾党最光辉!
   怜君身患忧天病,似此途穷哭路垂。
   一十三年尤梦否?春来草长没新碑。
   其二
   如棋世事不堪围,一局纷争胜者谁?
   孤子呼号拚犬突,美人迟暮揖冠危。
   书斋久看龙蛇动,霜刃初成七尺赔。
   共此江南风雨夜,樽前消瘦总低眉。
   附东海一枭《七律二首有赠》
   其一
   忆旧瞻前不胜悲,群雄风采渺难追。
   身亡海外豺狼笑,血沃街头日月辉。
   万愿随风头渐白,孤灯照影泪空垂。
   平生大憾君知否?姓氏无缘附党碑!
   其二
   手提肝胆入重围,虎口重投为了谁?
   浩浩工潮忧混乱,摇摇国步叹艰危。
   良方拯世心为引,大法回春命愿赔!
   壮举传来天下壮,引杯抚剑一扬眉。
   作者:诗与刀 回复日期:2002-5-12 20:55:23
     好枭诗。:)
     
      其一
     瞩目心寒总是悲,妖狐鬼怪问谁追?
     也思山隐同天化,却见刀丛映冷辉。
     闹市有人听语恶,双瞳充血见头垂!
     厮声久作咽喉哑,跪上荒原抚断碑。
     
      其二
     
     狐鼠成群已合围,人间侠气问凭谁?
     空言杀贼阴云重,怒见愚民社稷危。
     肝胆终期能渐热,江山苦败更无赔。
     如君号泣二三子,罹祸歌狂便展眉。
      2002、5、12、
   『诗词比兴』临屏借东海一枭韵
    作者:风愁予 回复日期:2002-5-10 23:22:52
     天垂四野暮烟平,我欲依之独易倾。败壁兴云犹出爪,寒蝉抱木且噤声。
     世于狷介真能重?人在江湖更不名。掘得酆城双剑去,龙光长向斗牛横。
     
   作者:憨憨憨
   2002/05/06 14:48
   天公何故泪滂沱?怜惜人间疾苦多。
   纳税无钱唯有死,农民命贱似猪猡。
   。
     广州 熊东遨
     贺萧瑶兄归隐西湖
     
     宦海商场去弄潮,岂如林下乐逍遥。
     且无论你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交。
     真理至今惟马列,自由从古属渔樵。
     冷泉得两三瓢饮,管甚魔高与道高?
   作者:闺阁良友 回复日期:2002-5-5 10:03:13
   最忆江南涌大潮,钱塘高致酹逍遥.
   兰房清韵天风沐,圣代儒商四海交
   .网络豪雄颇适意,清尊八百胜渔樵.
   新诗旧梦悄悄落,入地无声玉树高.
       
   和一组: —— 诗与刀 回复于 2002.05.04 20:55
   其一
   曾作清高耻说商,谈诗得意我称王。
   解贫犹有千金菜,定物应无百宝箱。
   冷眼高轩休惕惕,寒心事业也堂堂。
   归田欲醉人何在? 假借此身聊举觞。
   其二
   也无寒雨也无风,居有竹林思避踪。
   惫怠居高多腐鼠,猖狂搁浅是游龙。
   分明欲隐心难死,解释休言恨不穷。
   白发渔樵何处是? 怵然吾子利谈中。
   其三
   稻粱谋浅问谁怜? 老子年来爱说钱。
   热血头颅难富贵,多情肝胆总悠闲。
   京华浩渺多歧路,古国苍茫尽险山。
   怒举空杯佯醉酒,呢喃犹自唱关关。
   其四
   莫言朝市或丘樊,老去文章也念根。
   一赋归来千古事,三分醉意百年尊。
   播声东汜须迎客,筑屋西湖不感恩。
   长夜漫兮知秉烛,与君吟啸说诗魂。
   【注】
   1、千金菜,莴苣的别名。见宋人陶谷《清异录蔬》。
   2、惕惕,人惊恐时的心跳声。
   3、关关,关关雎鸠。或云,《关雎》篇,思贤臣也。
   4、东汜,东海之滨。陆云诗:声播东汜,响溢南云。
   2002、5、4、
   云中君点评东海一枭律诗四首 —— 湖南云中君 回复于 2002.05.03 21:43
   其一
   不宜仕路不宜商,倦客归来作素王。 平淡中见妙味,虽然倦客,狂气仍在。
   处世三分名士气,随车八大集装箱。 此句出古为新,有时代色彩,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