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东海一枭(余樟法)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
·文化昆仑横一角,群山俯首尽儿孙!
·道义,最大的利益!---小论儒家义利观
·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一
·信上帝者,非伪即愚!
·君子胆子别太大: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孔孟教导:大人说话可以不算数!
·枭式“八荣八辱”,教导中共干部!
·大鸟吟
·反儒派最常犯的两大错误
·枭鸣动态:张国堂綦彦臣卢语晖诸君及广大反枭派请进
·灭儒灭佛的文化极权!
·《或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欣闻日前凌晨北京海淀区一网吧发生大火烧死24人的消息,不觉额手庆幸:吾党有救矣,吾罪可赎矣。

   何出此言?请听我细细道来。

   网络,本是人类文明的结晶、现代科技的骄傲。它极大地提高了信息的传递效率,提高了人们生活的质量。为人们带来了极大便利。然而,福兮祸之所伏,利也弊之所生,网上暴力、色情等“网毒”,已经严重侵蚀着青少年的心灵,危及着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其中遍及全国城乡的所谓“网吧”,更是“网毒”的重灾区。

   多年来,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和教师、家长,都在不同场合发出呼吁:“斩掉噬啮青少年心灵的网上妖魔”;“荡涤‘网毒’刻不容缓!”;“莫让‘网吧’毁了我们的孩子”;“救救孩子”。几年前,张海迪大姐就在政协大会上联络几位委员,提出逐步取缔各地营业性网吧伟大议案。理由是为了更好地保护青少年的身体和心理健康。

   其实互联网的危害远不止此。真正的有害信息,不是什么黄色网页、游戏、聊天室,而是西方民主、自由、法治、人权、宪政等思想和理念。同时,它泄露了大量国家机密,如官场腐败的丑闻、专制邪恶的真面目,让许许多多见不得人的丑事、恶事和黑幕,大白于天下;它使人民群众擦亮了眼晴,增强了分清是非善恶的能力,从顺民变成刁民,从忠心变成反心,对专制政权产生了愈来愈强烈的不满乃至反抗情绪;它扰乱了人心,影响了稳定,挖空了专制主义的墙角;它是一片自由的镜子和土地,人们通过它可以看到在这个世界上到底发生的形形色色事件,可以知道在“主流媒体”上无法知道的事实真相,人们在这里还可以畅说欲言。

   “古先册书,圣智心肝,不留京师,蒸尝之宗之子孙,见闻yan婀,则京师贱;贱,则山中之民有自公候者矣。如是则豪杰轻量京师,轻量京师,则山中之势重矣。…”(龚自珍《尊隐》)。网络,成了与“京师”对立的“山中”,与朝廷抗衡的江湖草莽。江湖和山中有了与所谓的“核心”思想迥异的是非标准和价值观。在网上,至高无上永远伟光正的吾党,成了人人喊打的过网老鼠,成了正邪两派黑白两道都不属、不耻的采花淫贼、下五门奸贼、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贱贼!

   这才是互联网最大的危害和危险。互联网横空出世,对我党的铁腕统治和至尊权威产生了致命的威胁和挑战。正如出尘公子所尖锐指出的:“自从互联网出现以后,我们的党群、干群关系出现了一些不利的情况和问题。我们的干部开始报怨群众越来越不听话、越来越难管。因为从互联网中的部份反动份子别有用心地揭露社会主义阴暗面的不正确的消息,使部份群众对我党干部的领导产生了抵触情绪,使我们的群众与干部不再象革命时期那样官民鱼水情深、干群息息相通。因为这些反动的信息,误导了部份群众,对党的正确领导产生了不必要的怀疑。直接影响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和形香,也伤害了干部们的工作积极性,使群众疏远领导干部,在干群双方协调处理利益关系时,甚至产生了紧张对立的情绪”。

   对此,应该说吾党是有清醒认识的,前几年,有关部门就在着手实施网络管制的计划,那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的宏伟系统工程。包括耗巨资实施“防火墙”计划,颁布《互联网管理规定》等。遗憾的是,由于网络世界的顽强抵制,《互联网管理规定》没有得到严格地实施。按照这个规定,全国所有网站都必须得到批准或者备案,否则即为违法,其中交互式空间,包括留言本、论坛要经过特别批准,个人不得建立交互式空间。按此规定,绝大多数的网站都属于非法,都应当取缔。

   各地还有许多管制网络的土政策,如某地发布规定,一个县市只准开办一个网吧。有的地方制定了对上网吧的人登记身分证,记录上网时间等措施。北京网吧惨灾发生后,市长刘淇宣布北京市要开展全面防火安全大检查,为期一个季度。同时,继续集中开展清理整顿“网吧”工作,认真开展“安全生产月”活动。他明确提出,今后在北京不鼓励发展“网吧”。从今天起,所有的“网吧”都停业,有关部门对“网吧”也不再审批发证。全国许多省市都已纷纷行动起来,掀起了一个清理、整顿网吧的高潮。

   窃以为,这些行动是远远不够的。一是缺乏全国性的统一指挥和行动,各地各自为战,力度参差不齐,效果优劣不一;二是仅仅“不鼓励发展”,仅仅清理、整顿,仍属治标之术,短暂的高潮过去,马上又进入漫长的不应期,网毒的暗潮,将在地下以更加汹涌的势头泛滥开来。而且,众所周知,只要吾党查禁什么,什么东东就会愈加流行。如扫黄,总是愈扫愈黄;如禁书禁电视片,总是愈禁影响愈大愈广。

   加强管制,限制网吧数量,唯一的效果,只怕是为腐败又开了一扇方便之门。由于供少于求,开网吧利润很高,想进来的人多了,管理者们灰色、黑色收入自然水涨船高啦。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砍,以北京网吧火灾事件为由头,从取缔非法网吧开始,取谛一切网吧,最后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互联网。如果嫌这回借口不够堂皇、理由不够充分,不妨再烧几十、几百家网吧,再死它妈个几千、几万学生,那时,民愤汹汹,众口滔滔,网络成了罪魁祸首替罪羊,吾党纵不想取谛,不可得矣。而且这样一来,可谓一举两得,不但消除了眼前的危害,而且排除了将来的隐患──那些爱上网的学生,受到不良信息的毒害,了解吾党吾国各种事实真相,大部份必定成为日后反党、动乱份子。

   当务之急,应由吾党命令国务院统一指挥,果断行动,打一场全面封杀、坚决取缔互联网的、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的输赢,直接关系到吾党的生死存亡。因为互联网作为一门先进的、跨时代的高科技产品,发展势头之猛,可惊可怖。据统计,中国网民的数量近年以一年翻倍的速度猛增,目前已近4,000万,按此速度,再过几年,落网人数将达数亿,待到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小泉小河成滔天之浪,再来试图扑灭之、阻挡之,可就晚喽。

   互联网已对世界各国政治、经济、科技、军事、文化的发展产生了愈来愈重要的影响。利国利民,原无疑义。吾党之所以这几年来半推半就,下不了彻底禁网的决心,恐怕是顾虑失此利器,不利于我国各行各业的发展。但是,它不利于、甚至大有害于吾党专制统治,已是人所共知。毒蛇啮臂,让士断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要维护吾党权威,就得牺牲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现在是吾党诸棍发挥高超的政治智慧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的时候啦,砍掉所有网吧,销毁所有电脑,从源头上革掉互联网的命,此其时矣,迟则自误。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听群众人议以治国,国危无日矣”,这都是孔夫子、韩非子早就阐明了的道理。咱们不是民主、自由之国,如果任凭下民了解各种机密和真相,任由草民们七嘴八舌瞎议论,批评政府、嘲笑党国要人,不就乱套了吗?知识份子嘛,自古以来就是贱种,待他们客气了,他们尾巴就翘到天上去啦。还是先帝毛爷英明,干脆把他们都打成右派或反革命,打向乡下或牛棚,从而成就了自己空前绝后的文治武功。

   一些自由派独知,动辄叨咕什么“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陈词,别有用心者举周厉王为例,说周厉王“使卫巫以监谤者”,不让老百姓说话,结果不到三年,被老百姓轰下台了。其实,是那周厉王太愚笨,不知道坚持“寡人指挥枪”的原则,牢牢抓住兵权。不然,坦克压将过去机枪扫将过去,小老百姓还不轰的一声作鸟兽散?

   民主利国利人民,专制利党利特权。唯独开明专制,利不了国,利不够已,不伦不类不上不下,最是危险。要专制就专制彻底、厚黑到底。例如荧屏上人气最足的康熙、雍正、乾隆诸位大帝,皆以超乎寻常的高压铁腕黑厚神通,将专制主义推向了极致,从而创造了万国共仰、千古传领的康雍乾盛世,至今他们的光辉形象,依然活跃在媒体上。正是他们以严密的文网、血腥的文字狱手段,将治国方针、英明政策高效地贯彻到基层,落实到人心,从而强化了黎明百姓的皇权观念,把他们的思想统一起来,把他们的理想信仰、才智情感凝聚巩固帝王统治的事业中来,激发他们忠君爱国的朴素情感和建功立业的高尚冲动,为维护大局稳定,推动社会发展、经济繁荣创造了有利条件。

   明王朝前期,吏治清明,民风淳朴,主要也归功于几代帝王的高度独裁,归功于严刑峻法、森严律典和特务制度。帝王们敢打(庭杖)、敢杀、敢株连(九族乃至十族),设锦衣卫剌探和监视各级领导及知识份子,以文字狱威胁他们的人身安全。开国领袖朱元璋,因当过僧和贼,凡呈报他的祝贺文表中有与僧、贼读音相同之字,一律视为对自己的大不敬,处以死罪。他还制定法律:“寰中士大夫不为君用,其罪皆至于杖”,借故滥杀知识份子。在他的严酷统治下,知识份子能苟且偷生就谢天谢地啦,还有谁敢放肆胡言、动摇国本?明后期,领导干部和知识份子玄谈空议,妄谈国事,恰恰成了明王朝覆灭的主因。

   张海迪大姐、出尘公子等爱党人士关于取谛网吧和互联网的建议是很及时的,可能是他们人微言轻吧,至今未蒙采纳。俺老枭乃网络名家、江湖大豪,素有一代国士之称,今为吾党千秋大业着想,敢不放下身段,上书苦谏,同时也是自赎罪愆。盖老枭前一阵子猪油蒙了心,网络迷了魂,讲啥子良知正气,居然说了不少真话,严重败坏了吾党形象,危害了吾党安全。吾党对我不抓、不关、不杀,只是将我主页一封了之。如此深恩厚谊,敢不勉思图报?今乃改正归邪,悔过自新,投入党的怀抱,不但在政治上、思想上,也争取在经济上、待遇享受上与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特上此书,聊表忠心。吾党万岁万岁万万岁!

   东海一枭诚惶诚恐百拜 敬上 2002.6.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