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江湖如黑道,进身容身抽身难,所谓金盆洗手,往往洗而难净,不了了之。在武侠小说中的大盗大豪们,总是在举行收山仪式过程中,风波突起,让主人重新卷入是非恩怨腥风血雨之中。

   网络亦如江湖。纵横十多个月,交友无数结怨不少,看来想平平静静退下来,并非易事。别宴处处,三山五岳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豪杰,纷纷抒离情咏别绪,不胜依依,大都热闹非凡。也有个别坛子,怕引起官家注意,或下令撤宴逐客,如关天茶舍,或冷处理,如故乡。于是一些素以雅士高僧自命的小角色,或许是何时观战靠得太近,曾被老枭的拳风剑气震伤过心脉罢,这时闻讯从各个角落钻了出来,打着送行的名义,一边发暗器打黑手一边自慰不已:大伙快来瞧呀,东海一枭画皮被剥无人理睬落荒而逃啦。

   大伙都上当啦。请听看鱼的船长分析:“老枭所骂,是文化之流毒、社会之痼疾、体制之积弊,是人类之公仇、文明之宿敌!”如果老枭的骂,真是源于刻骨的大悲大爱和深重的殷忧,忧民生之疾苦、民族之灾难,他就只能“自己默默承担内心的煎熬”,而不应该说出来,不然,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心胸甚小,觉着自己委屈想说说”,要么“是借此来闹名声,那就是恬不知耻了”。他故作神秘地问:“那么一枭是前者还是后者呢?”,当然是后者,因为据说有人早已断定“一枭是名利场上人”。

   此君果然读书不少,竟然把佛洛伊德玩得得心应手,将老枭阴暗的心理活动和不可告人的丑恶动机分析得头头是道:原来“口口声声的对于人心的黑暗、政治的肮脏、暴力的血腥的咀骂抗议只是他作秀的资本争名得利的工具.表面激愤的文字与事实上的助纣为虐并无矛盾”,而且,“这是早经鲁迅先生指出来的”。至于我想出书,那就更不象话啦。因为鲁讯都希望自己的文字速朽,我居然违反鲁爷精神,不希望自己文字速朽。

   可我理解的鲁爷原意是,希望真善美的光明早日降临和普及,则他针对假恶丑的黑暗的匕首投枪无所施其技,可以早日抛掉。只要官场上、人心中的垃圾还堆积如山,只要世间还喧嚣着形形色色脏肮下流,不论扫把呀垃圾车呀洗污喷水器呀,便还有存在和宣传的必要。有朝一日垃圾扫光了,扫把就成垃圾啦。

   “整整十个月的时间和精力,集中泡在网上,也算一笔极大的投入了,当然得作个总结,查查收支情况”,一查,“大多局限于网,影响太小,于国民无益、于现实无补,于已无利。于公于私,投入与产出都不成比例”,这就是我不想再多写,想罢网的原因。看鱼的船长断章取义,居得从前一句话中看出了我的“浅薄与虚伪”,“这就是一个成天喊叫嚣忧民生国计,愤世嫉俗的痛苦的思考者的德性”,什么德性呀?

   “再说,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国家乃十亿人的国家,腐败猖獗、道德滑坡、国有资产流失,人的自由和尊严被剥夺…,遗误和伤害的,又不是我一个人?何苦强当出头鸟自找苦吃?不在其位而谋其政,一介匹夫妄图澄清天下,我傻不傻迂不迂笨不笨呀。”,这段话,既使不联系上下文,凡有普通智商者皆可看出,这是气话、反话。上网吧,不但“无状于网络,全无半分读书人气质,其实眼界甚小,落得见笑于大方之家”, “为得一个虚名,丑态百出”,而且“表面激愤的文字与事实上的助纣为虐并无矛盾”;罢网吧,又成了“放弃信念”,“在画皮被人揭开后,落荒而逃”,上也难下更难,进是错退更错,这就叫老鼠落进了风箱里呀。

   我从不拒言名利,少年时还做过不少功成名就、英雄伟人的春梦,谋利当谋天下利,爱名偏爱济时名。我从不以为“自有名之一法,从来都是与媚俗离不开的”, 君子爱名爱财,取之各有其道,绝不苟取,绝不幸致,绝不沾染市侩气铜臭气,绝不失去人格、信念、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

   至于“今日大红大紫大的那些戏子优伶之名”,是否“多是下贱无耻之手段得来”,我没作过调查,不敢胡乱附和。不管是不是,我未习过戏子优伶之术,这种名想出也出不了,不出也罢。

   在新派武侠里面,名门正派出身的和尚,大多或迂腐蠢笨、或奸恶狡诈,许多方面反不如邪派黑道上的人物。看鱼的船长也不知是何派高人,不去撑船打鱼,却来扮“老衲”,奸恶狡诈是谈不上,看他出招,迂腐蠢笨四个字,却是甩不掉啦。政治太肮脏,令人作呕,国事世事太荒唐,令人哭笑两难。杜导斌贤弟劝我:何不联手洗其肮脏之万一,联手揭其荒唐于万一。唉,国家大事,还是让早上十八九点钟的太阳去关心吧。我是没有那种雄壮志和奉献精神了,自扫门前雪吧。我虽说过懒得为这些胡涂虫写一个字,是不屑再与后生晚辈纠缠的意思,没想到此辈反因此有恃无恐起来,鸡鸣犬吠,缪论叠出,将我好好一个金盆洗手的仪式搅了。趁掌心水滴未干,手底豪情犹在,回头反手一掌,再击它个鸡飞狗跳魂飞魄散,博众兄弟一笑吧。只可惜此辈水平太次、招术太下流,落在高人眼里,未免要笑老枭童心未泯哩。

   好在我是个大逍遥者,一向不在乎别人的评价和世俗的约束,天马行空,恶鲸横海,来去自如,我行我素,以牙还牙、以直报怨,恩怨分明,此之谓大丈夫!----为了爱或者恨,我是个死了都可以从棺材里爬起来的人。如果洗了手,就只有挨打的份,我宁把金盆打翻、受食言之讥、遭众口耻笑,也要摧枯拉朽一番。呵呵、哈哈…。老战友陈亦君的送别诗,就以逍遥风度和大自在威风与我共勉,附此共赏吧:

   一来怕挨裁,二来误发财。老枭要戒网,其实何苦来。 戒网如戒烟,一年戒数回。百事无好恶,过溺则成灾。 饮者难自拔,多见罪酒杯。迷网皆自取,不悟尤可哀。 网上天地大,曾不屈良才。以直错诸枉,千夫何伤哉。 男儿坦荡荡,来去不须催。泡妞有时厌,麻将胡不开。 上网如玩乐,老戒亦不该。他日胡汉三,来时莫徘徊。

   东海一枭2002、6、15

作者 主题:送送东海一枭

   看鱼的船长 2002-6-15

   戒网这个词和什么戒烟戒酒差不多,经常听见从一些小男生嘴里说出来,感觉很好笑,东海一枭自称高人,也赶此一说,就更好笑了.罢网文依依不舍地写了三篇,理会的人不多,想必很是寂寞.既然一枭有话”欢迎旧友新朋,以文字代酒,在网坛设筵,为我隆重饯行。文字嘛,可评我诗文,可议我人”,那么老衲就来送送一枭罢.

   想来想去,想到解大学士那幅对联,似乎说的就是一枭,”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中竹笙,嘴尖皮厚腹中空.”

   此话何解?孟子说:所谓故国也,非乔木之谓,而有世臣之谓.其实这话可以往小延伸一下就是:所谓世家也,非有广厦之谓,而有书香之谓.一枭正非世家子弟,想是族中向无读书传统,到这代出了个一枭,读得几本书,作得几首诗.于是乎大以为非常,无状于网络,全无半分读书人气质,其实眼界甚小,落得见笑于大方之家,此所谓头重脚轻根底浅也,初看一枭文字,确然有痛快之感,可多看几篇,也就不过尔尔了,除了胡骂还有什么?以至于后来进得论坛,一看一枭有贴,只看其题目,不看内容,其中写的是些什么,基本都能猜得出来,连用词也就那样万变不离其宗.一枭总发了几百贴罢,老衲看来他倒不是写了几百次思考,而是将一次思考换着题目重复了几百次.文中再夹杂些自捧而贬人之语,如此而已.此所谓嘴尖皮厚腹中空.

   芹圃说得甚深,一枭确是名利场上人,口口声声的对于人心的黑暗、政治的肮脏、暴力的血腥的咀骂抗议只是他作秀的资本争名得利的工具.表面激愤的文字与事实上的助纣为虐并无矛盾,这是早经鲁迅先生指出来的.一枭倒想学鲁迅,可知鲁讯也曾说过,希望自己的文字速朽,一枭又岂希望自己文字速朽,他还要把那些垃圾总结出来,”整整十个月的时间和精力,集中泡在网上,也算一笔极大的投入了,当然得作个总结,查查收支情况。” 这就是一个成天喊叫嚣忧民生国计,愤世嫉俗的痛苦的思考者的德性?

   ”我的方式就是棒喝和狮吼,就是骂。老枭所骂,是文化之流毒、社会之痼疾、体制之积弊,是人类之公仇、文明之宿敌!我的骂,是源于刻骨的大悲大爱和深重的殷忧,忧民生之疾苦、民族之灾难!”这样的话,在一枭的文字中,屡见不鲜.有道是自来忧国忧民之士,皆万古伤心绝望之人.从来也不知多少悲世伤生者,大多默默无闻地尽能力做着些无济于事的努力,既然天降大慈悲心于斯人,自己默默承担内心的煎熬也就是了,那有人成天喋喋不休地对世人说道,我某某人一直在为你们伤心.如果是心胸甚小,觉着自己委屈想说说,那也罢,假如是借此来闹名声,那就是恬不知耻了.那么一枭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在几百篇骂文贴出之后又是这样一番话,”再说,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国家乃十亿人的国家,腐败猖獗、道德滑坡、国有资产流失,人的自由和尊严被剥夺…,遗误和伤害的,又不是我一个人?何苦强当出头鸟自找苦吃?不在其位而谋其政,一介匹夫妄图澄清天下,我傻不傻迂不迂笨不笨呀。” 这更说明一枭之浅薄,虚伪.有道是,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而一枭是”国既无人莫余知兮,何必恋恋,何不投美人之所居,做一个绿罗裙下之臣,那比当侠士、狂士、斗士乃至烈士送命好玩多啦。”一个真正的士岂会因”国既无人莫余知兮”而放弃信念?往往倒是欺世盗名的人才会在画皮被人揭开后,落荒而逃.

   ”片语相劝相挽相送,都极珍贵,限于篇幅,只能拣录几条。草庵居士:“何必生气,更无需戒网,我所受攻击更甚于老枭,何必泄气?”;王怡:“东海兄千万别戒网,要不戒一个对时足已。东海老兄果真要戒网停笔,就是江湖恨事啊”;《枫林画报》站长杨建东:“甚感吃惊,但过后完全理解老枭的心情!只可惜网上有少了一种不同的声音”;沈默之:“老兄何必轻言戒网,毕竟目前互联网是宣传自己理念的最经济的方式,心态从容点就是了,呵呵”......” 象这样一类的话,一枭的文字中是再常见不过,这也是一枭惯施的伎俩,常常将别人的几句夸奖乐颠颠地告知给更多的人,既称狂士,何苦开口闭口某公某公如何夸他,真搞笑,如此在乎别人的赞誉,与童稚喜欢听表扬有什么区别,狂在何处?

   老衲实在懒散,在故乡多时,向来不大写贴,一枭自是不知,旧友新朋是谈不上,那也无所谓,看一枭贴久,感觉一枭之失太多,为得一个虚名,丑态百出,实在非贤.今番又是一连三贴,说自己要戒什么网,戒就戒罢,又要告示三张,洒脱何在?这与那些网上搞风搞雨的饮食男女有什么不同?只望此后读书人语真能平静些.前不久论战老衲也有插口,今又写此贴说人是非,坏了休行,如能警得后来小子,也不枉老衲罪过一番了.老衲初中文化程度,不会做什么诗,套前人一诗送与一枭罢:挑得网络阵阵浪,闹名容易守名难.愿君平静修学养,多少旁人冷眼观.一个”名”字,总需众多的人的知道来作基础,自有名之一法,从来都是与媚俗离不开的,可笑今日大红大紫大的那些戏子优伶之名,多是下贱无耻之手段得来,网络何尝不是如彼?只不过有人出卖肉体,有人丧失读书人应有的品质.见得网络版砖块快飞,又参得一偈,送与网上众多虚荣而琐碎的人.宴坐水月道场,笑看残棋一局.堪叹石火光中,等闲万千沉浮.噫,踢破生死名利关,随心信手起浮屠. 输入时间:2002-6-17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