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胜景
[主页]->[新会员区]->[东方胜景]->[《为哲学和宗教正名》]
东方胜景
·狼不吃羊主义
·阉脑太监
·外星球某国官场用人潜规则——“两蛋一心”
·《为哲学和宗教正名》
·政治恶霸及其亲友子孙在未来的下场
·旧文:当共产党被杂交以后
·旧文:挥散阴霾 将革命进行到底
·超人佛法世界观想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序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一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二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三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四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五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六章
·马克思主义的错误和世界的真相——第七章
·《超级人类的未来世界》
·超人未来世界附件:性爱的内涵
·名词解释:专制黑帮
·二十世纪美国对中国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阿Q国家战略之得失
·民主和专制的统治关系结构及优劣对比
·劳动价值论的破产和剥削的真相
·今日中国的社会性质是什么?
·十五分钟颠覆经济学家的“价值观”
·“碳货币”能否成真
·让子弹飞原型解密
·科学别生气 你真的是哲学的仆人
·2012超人宣言
·小学小傻、中学中傻、大学大傻
·2012魔鬼忏悔录
·宗教将在未来超人社会消亡吗?
·韩寒悔过书
·国人醒脑套餐一《让子弹飞》原型全解密(升级版)
·法门:专制社会腐败和僵死的机理
·法门:十九世纪的天真幻想和乌托邦问题
·法门:再说乌托邦
·法门:荒诞无比的“抽象劳动”
·法门:“价格绕价值波动”是十足的谬论
·法门:商品价值和价格泡沫
·法门:解剖疯狂的房地产价格泡沫
·法门:客观实在论的恶性循环
·法门: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的迷津
·法门:夸张的量变质变理论
·法门:精神分裂的矛盾论
·法门:公有制计划经济失败的根本原因
·法门:外星人批判劳动价值论
·法门:也跌入唯心论陷阱的历史唯物主义
·法门:坠入唯心论陷阱的唯物辩证法
·法门:关于物质,你们学到的都错了
·法门: 关于意识,你们学到的又错了!
·法门: 范冰冰和王宝强天价片酬的价值析疑
·法门: 上海文明史拾遗(一)
·法门:智人文明即将终结,智能文明即将开始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哲学和宗教正名》

善恶之争在今天已经到了非在哲学和宗教上解决不可的时候了。那个在二十世纪杀人无数的恶魔,如今正在利用人类在哲学上的迷失,歪曲科学的哲学涵义,借善良之名,行邪恶之实,肆意践踏人权,戕害正义,摧毁人类道德,迫害宗教人士,屠杀善良百姓,诱使民众崇拜邪恶,形势已非常严峻。
   为哲学和宗教正名,遣返出格的科学回到它的本位上,阻止邪恶势力倒行逆施,这是正义事业的当务之急。
   把握哲学的本质,你的生命将会升华。(但专制黑帮的阉割了人性的爪牙除外。)

   1
   《圣经•创世纪》上说,上帝创造世界的第一天创造了光明。当阳光普照大地,万物复苏,生机勃发,世界彰显雄姿。
   在人的心灵世界,也有着一轮光芒四射的骄阳,她是哲学,有了她,智慧之窗豁然洞开,万物本质绽放出动人的笑颜。在哲学神话般辉煌的年代,老子、孔子、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先哲的伟大思想,洞穿宇宙,凌铄千古,直到今天,依然在点化迷蒙的苍生,让愚钝的你茅塞顿开。
   哲学,因为美丽、隽永,就有了个动听的名字叫做“爱智慧”,她美妙无比,却高深莫测,在她富丽堂皇的外表下,深深地隐藏着神秘难解的真容。这是关于人类本质的重大秘密,古人没有发现它,也不可能发现,他们是一群刚刚苏醒、方才开化的智慧生物,睡眼蒙胧、神情迷茫,比大猩猩高明不了多少,即便精神亢奋,也只能在形而上学的地表上歌舞狂欢。只因天真走不了歪路,先哲的脚步自然而然地迈向了神圣的宗教朝觐之道,徜徉于本真的哲学山水之间。可惜肉眼凡胎毕竟悟性不高,当物身贴近神龛,凡心却已远去,哲学被野心驱使,执迷不悟地离开了宗教圣地,从此之后,道路越走越艰难。一批批后来者加入到前人的队伍中,秉承着前辈的舞步和方向,在前辈逝去后继续舞蹈歌唱。但宿命的樊篱早已注定了悲剧结果,后人慢慢觉察到适合古韵的天地越来越小,他们所追求的哲学逐步失去了生存空间,这种哲学的最后探索者几乎彻底迷失了方向。然而哲学的真相是那样地重要,她关系着人的信仰和本质,扭曲了她,人类极易堕落,变成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魔鬼。这样的恶劣后果,不幸在二十世纪展露无遗,小小地球上,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同室操戈、骨肉相侵,直到今天,依然能够见到心智昏暗、道德败坏、已经泯灭了人性的专制暴政的野蛮行径。
   哲学在二十世纪的遭遇,如同雄鹰困于鸟笼,不是被书呆子侵占,就是遭到强盗的绑架,成为悬在门楣上、挂在厅堂中向人炫耀的宠物。尽管许多人依然爱哲学、用哲学,人们不顾那些盘踞在大学校园里的哲学家的反对,把哲学概念广泛地引申出去,创造了诸如时尚哲学、管理哲学和足球哲学这样的术语,但是对于那些哲学家来说,哲学的本质问题却更加是个谜。整个二十世纪,哲学受到了史无前例的指责,其中最尖锐的批评,来自那个年代的顶尖哲学家们,这些悲观的家伙一本正经地宣布:以往的哲学是一种错误,哲学已经走到了终点。
   可是,这些终结论者也没有对哲学的本质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倒是在他们的推波助澜之下,哲学龟缩到了学院昏暗的教室里,变成阴阳怪气的学究,又被强盗利用,成为杀人越货的理由,让人一提起现代哲学,就想到苦涩的滋味。这倒令人想起一则讽刺二战魔头希特勒的笑话:希魔在一次成功演说之后回到家里,得意地哼起了一首叫做《懒汉进行曲》的小调,然而希特勒五音不全,哼错了调子,他的情妇伊娃发现后想要纠正,可顽固的希特勒坚决不认错,二人争了起来,于是伊娃播放唱片,证明的确是希特勒错了,正当伊娃为自己的胜利高兴的时候,强词夺理的希特勒振振有辞地嚷道:“不是我错了,是那个作曲家搞错了!”希魔的这个逻辑实在可笑,曲调原本是作曲家定下的,对于作曲家来说,只有美与丑,没有对与错,倒是哼唱的人会搞错。强盗们爱用希特勒式的逻辑歪曲和糟蹋哲学,而那些想要充当终结者的哲学家们竟也在演绎着这个逻辑。
   毫无疑问,现代哲学的失败是邪恶哲学的横行的重要原因。但千万不要灰心丧气,这是哲学发展历程中必经的曲折,它不是哲学走向死亡的标志,而是黎明的预兆。事物的发展总是物极必反,在奇丽的幽谷和险峻的山颠,真理一丝不挂。哲学显露峥嵘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2
   在揭示谜底之前,先来回顾一下哲学是怎样诞生并走入绝境的。
   很久以来,人类一直把哲学当作神圣的鼎彝之物,常常刻意掩盖着她创生时的简陋和粗糙。但事实回避不了,远古时期那些思考哲学问题的家伙,不过是比大猩猩长得更漂亮一点、更会拨弄石头的“人科动物”,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哲学,不可能了解将来会有宗教、哲学和科学的分道扬镳,这些“人科动物”只是想活得更好一点才不得不研究世界,想知道世界的真相。这些人走上了认识世界的道路,这是他们自觉的选择。但他们不知道,一个巨大的秘密伴随着他们的探索行动并寓于他们的生活本身,为人类世界带来了无与伦比的美好前景。象一次意义重大的绝密行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个秘密的花朵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全世界每一个角落吐露芬芳。
   为了解决具体问题,必须研究个别情况,分析具体形式;为了透过现象看到本质,轻松地掌握同类事物,就要使认识上升到“形而上”的一般化高度;面对世界的全体,为了从根本上把握行为依据,正确处理人与世界的关系,满足终极关怀的欲望,就需要进行终极探索,建立对世界的根本看法。宗教、哲学和科学的萌芽在这样的智慧活动中诞生了。
   至于对这个活动该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号,起初人们并不是很在意。古希腊人动脑筋“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干脆把它叫做“爱智慧”。这个希腊语词后来译成英文,字面上也是“爱智慧”。日本的哲人对它翻译时,几经选择,最终定名为“哲学”,中国人不费力气地把这个名称拿了过来。但是别以为现代人所指的哲学,与古希腊的“爱智慧”是同一回事。在古希腊,“爱智慧”几乎囊括了全体知识,它象一个生殖细胞蕴涵着培育生物器官的一切信息那样,蕴涵着宗教、哲学和科学的基本信息,但古人无法得知这个“细胞”将会孕育出何种“生物”,凭着原始动机,他们选择了一个“爱智慧”的总目标——追求世界的真相,从中发现真理。这种目标不是古希腊人特有,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也是这样。
   人们沿着探索世界真相的道路往前走,孜孜不倦地研究包括终极真理在内的一切真相。为了证明关于世界的基本观点,一切可用的方法和证据都用上了,论证越来越深入、具体和精细,证明活动的结果,是证明方法本身以及证明对象的分科日益成型,它的第一个明显后果是宗教、哲学和科学出现分化。起初人们以为,哲学与宗教和科学分离后,留给她的任务就是对世界的形而上学的终极探索。与此相应,产生了一个极为流行的词——“世界观”,其涵义是对世界的总的根本的看法。“世界观”定位于对世界的认识活动上,它的真理标准在对象中,认识的结果自然就有了正确与错误的区别。“世界观”的概念实际上反映和继承了远古以来人类追求世界真相的意识,但遗憾的是,对于哲学,它是一个人们长期无法认识的陷阱。沿着这样的道路往前走,形势令哲学家越来越痛苦,论证难以给哲学带来辉煌,却不断地分化出科学的具体学科。近代以来的短短几百年间,科学取得了巨大发展,在它的威慑下,西方哲人渐渐感到了终极探索上的力不从心,那些让人头大的终极真理,使人怀疑上了自己的“脑袋”,从康德开始,哲学出现了从“形而上学”向“认识论”的转向。到了二十世纪,科学已经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它张牙舞爪,威力巨大,把哲学家吓破了胆。哲学工作者惊恐地发现,“相对论”、“量子力学”和宇宙创生的“大爆炸”理论等有关终极探索的科学理论,在终极性问题的解释上,比哲学理论更完美、更精妙、更具形象性和贴近实际,相比之下,哲学方法的终极探索几乎变成了痴心妄想,发现世界真相的探索活动,最终没有给哲学留下一席之地!
   有倔犟者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希望哲学继续瞄准存在于世界上的终极真理,或者继续是某种“认识”意义的关于深奥智慧的论证。一些“反传统”的哲学家把自己死死粘在了生了锈的破铜镜子面前,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那使用过度已经严重谢顶的“脑瓜”,施行起了改头换面的工作。在罗素等人的推动下,哲学“实现”了“语言转向”,并迅速接近了“转向”的终点。当维特根斯坦出现后,哲学看来要寿终正寝了。好在后来又有人看上了“信息转向”,多少保留了一点希望。但是遗憾的很,这些人毕生的努力充其量是一再退缩和消极防卫,换来的只能是日落西山的余晖。力图“发现”真相的探索带来的是科学化的手段和结果,迅速增加的抽象概念,日益枯燥干瘪的逻辑,更加繁杂而分门别类的学科隔行如隔山,与众人日渐疏远。哲学的旧领域每一次都是被科学化瓦解了,于是哲学家只得吃力地寻找新领域,然后再瓦解,再傻傻地开辟更新的荒野,如此循环,最新的研究是更加专业化的只有少数人能懂的学问。但是那些企图以专业知识和晦涩文字炫耀自己高明的哲学家不久就会发现,人们是用审视怪物的眼光看着自己手舞足蹈地自圆其说,无论条理多么清晰,引经据典多么有力,却始终逃不出死气沉沉的黑白色逻辑世界,反而暴露了一副垂死挣扎的可怜相。
   许多人作了如下反省:智慧的活动以及对真理的探索并非哲学的专利,科学更是大行其道;世界如此复杂,真实世界与人的关系那么玄妙,对它的终极探索是吃力不讨好的生意,在这方面,科学研究已经使哲学黯然失色。人们惊呼哲学终结了!但确切地讲,是那种想从现存的世界上“发现”些什么的哲学已经终结了。
   3
   自古以来,人类对终极真理一直有着难以自制的热情,任何一个具有深邃洞察力的论说都让人如尝密果、如开天眼,叫人回肠荡气,人们把这样的论说称做富有哲理,这是任何科学理论都无法达到的效果。哲学理论的多样性和无与伦比的穿透力,犹如天上的太阳、星空的北斗和罗盘上的指南针,形象鲜明地讲述着条条大道通罗马的道理,这一切难道不是在暗示着哲学的价值以及它的研究方法和目的与科学的不同吗?当现代哲学已经变得不得人心,现代人迷失了哲学研究的方向时,为什么不检讨一下,把哲学研究的根本目的象科学一样定位在认识世界的活动上是否存在错误?那些不幸被驴踢了脑袋的哲学家,垂头丧气地走在了“物理学之后”,放大了科学的张狂,他们只会用探索自然的科学标准来衡量哲学,简单地把神话、宗教和机械的物质观当作谬误;他们压根都想不到,如果唯心论和唯物论都一样具有真理的价值,那么哲学的本质就不在于他们所看好的那种认识活动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