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主义与问题:殉道]
春秋战国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殉道

   异史氏曰:“大变当前,淫者生之,贞者死焉。生者裂人眦,死者雪人涕耳。至如谈笑不惊,手刃仇雠,千古烈丈夫中岂多匹俦哉!……”。所谓异史氏便是蒲松龄老先生,此话是对他的《聊斋志异》中为夫家报仇的烈妇——庚娘,所做的评语。不知什么原故,我每次想到这一段话,就会联想到“六四”一代。想来,可能是因着他们的偷生吧!

   论到偷生,可能是不公平,有人说没有人能要求他们去死的。想想也对,正如庚娘,能“谈笑不性,手刃仇雠”,总是好过,“死者雪人涕耳”!可是,也无法证明,其就不是“淫者生之”辈,徒“裂人眦”吧!

   时常能听到,有海外的某学者,来批判中国人的弱化,认为六四烈士的鲜血结果只是被用来做人血馒头吃掉!而其好像无暇思考一下,自己的屁股还是坐到了它国的土地上,没有了刀斧之祸的要挟,自然而然能咒骂他人。而如问他为什么不回国来?便以无迁证,要被捕,要入狱,还是在海外指导国内的方式更加的有利于他们的发挥。这里借李敖在《法源寺》中康有为的一句话,来诘问一下:“我们是试一试,但我们试验失败了,流的只是我们自己的血。人民是草木不惊的。可是你们呢,你们流的,是人民的血。值得吗?”

   其实,康有为又流是谁的血呢?大变当前之时,他也不是早早的逃国外了吗?反而是,谭嗣同柄持着“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理想,高唱“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的凛然气概,慷慨赴死。以鲜血和生命实践了自己的誓言,维护了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尊严。

   梁启超称 “谭浏阳之《仁学》,以宗教之魂,哲学之髓,发挥公理,出乎天天,人乎人人,冲重重之网罗,造劫劫之慧果,其思想为吾人所不能达,其言论为吾人所不敢言,实禹域未有之书,抑众生无价之宝”。但如无其知行合一,殉道而成“中国为国流血第一烈士”,又怎能证明其铁血丹心宣告天下其智识有价呢?

   如其殉道,果真不过成为血馒头!其身后,《革命军》之邹容、《警世钟》之陈天华、鉴湖之秋谨、黄兴、蔡锷、宋教仁、禹之漠、马益福、刘道一、刘揆一、杨毓麟、焦达峰……,其众志成城的局面又从何而来?

   一九零六年,因日本政府颁布“取消清国留学生规则”,陈天华投海死。大批留学生归国,并于上海成立——中国公学。一九零六年春招生,却无人报考,公学干事——姚洪业,投江自杀以唤起国人。社会为之震动,赞助日众,政府与各省也拨出津贴,就是有卖国骂名的两江总督端方也批与公学百亩土地。试想,如无姚洪业的殉道,如何能有此种局面?

   如此种种,大变当前之时,“贞者”之死所得的就不只是图自泣的下场,更没有什么血馒头的结局。反而是淫者偷生,才是真正的使人去斗志,投井下石而毫无顾虑。相比较一下,以天安门前自焚的法轮功学员,与投他国怀抱的民主壮士,一强一弱的现实局面,不正是足以证明了,殉道之血的力量吗?

   如此看来,大变当前,淫者生之,图使人笑;贞者死焉,前仆后继,才是真理。可笑的是怕死者,也可以有脸面去指百姓不作为,这怕是真正要“裂人眦”的行为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