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儒家傲:君子]
春秋战国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民主茴香豆
·某民运
· 泡坛有感
·文革的意义
·新闻短评:党纲已腐 宪纲不立 ——山西爆炸事件的联想
·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属于人的新宗教
·寓言一则:孪生连体
·自编顺口溜
·儒生论民主
·儒生论宗教
·一台弯弯:绿色大决裂·台独之死!
·说理评论:错把冯京作马凉——评不锈钢老鼠:[社论]中国泛蓝联盟应该欢迎泛绿联盟成立
·一台弯弯:把耶稣漆成绿色!!!信仰之死!
·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听民运:学会3P法 速成理论家
·怪力乱神: 三门峡大坝 与 三年自然灾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傲:君子

   儒家傲:君子

    从孟德斯鸠到托克维尔,几乎合部的十八、十九世纪的西方,特别是法国自由的启蒙者们,无不为贵族中存在的骑士精神所倾倒,而且也因为没有办法使之保留到民主时代而叹惜。老孟把他的国家君主制,所有的秘密都归功于——荣誉感,这一力量的来源正是贵族们高尚、纯洁的殉道精神。这种精神在伟大的骑士——托克维尔是如此来表白的,他在与友人的信件中,就他写作《旧制度与大革命》的体会中讲到:

   “我自豪的地相信我比任何人更能把伟大的思想自由带进这样的主题,对人物和事件毫无保留地加以不偏不倚的评说。因为对于人物,尽管他们曾在我们这个时代生活,我可以保证既无爱也无恨;至于名为宪法、法律、王朝、阶级的那些事物的形式,我不谈论其价值,只论我亲眼见到的它们的存在,避而不谈它们产生的效果。我没有传统,没有党派,除了自由与人类尊严的事业,我并无事业;对此,我可以保证;就这种工作而言,这类倾向与天性是有用的,正如在事情涉及的不是评说而是介入人类事务时它们常常有害一样……”

    也正是由于这种贵族式的精神,使他的思想在法国,以至于在人类的精神宝库中成为耀眼明珠。也正是因为这种贵族的气质,才能让他超阶级向身份的达到了思想上的自由之境,一方面,他认为:“过不多久在欧洲国家中除了民主自由或独裁者的专制,再没有其他的位置”,并且充分证明法国大革命势在必行,合情合理,尽管凶暴,唯有法国大革命才能扫除流弊,解放人民,特别是解放农民。其至于,他宽恕法国大革命曾创造的过分的中央集权制和许多专制工具;另一方面,他又明确的宣布:“在思想上我倾向于民主制度,但由于本能,我却是一个贵族——这就是说,我蔑视和惧怕群众。自由、法制、尊重权利,对这些我极端热爱——但我并不热爱民主。……我无比崇尚的是自由,这便是真相。”

    以上这就是存在于欧洲的,来源于皇权制度之中的,贵族的价值的自我独白。实际上,我们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现,英国的贵族们以绝对我忘我的精神加入到战争中,皇帝不以自己的特权就躲藏起来,而贵族们的牺牲来证明他们的存在的意义。

    相对应的,在东方,也一样的有一群这样的人,有一种这样的精神,甚至于比他们的更为高尚,我们称之为——君子。相对于西方贵族的血统论,在东方却在“有教无类”的指导下,几乎是任何人只要是有心追求,都是可以完成自我的改造而成为一名高尚的君子。这一点似乎可以说,君子们就是西方中的士绅,其实不然。

   绅士这个概念,不过可以相等同于中国的——儒,而孔子就曾经告诫他的学生子夏:“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孔子所说的“小人”不见得就是坏人,更多地是指器量小、眼界窄、过分看重物质利益的人。《荀子》当中对于“陋儒”、“俗儒”、“偷儒”、“腐儒”等等有人格缺陷的知识分子给予了具体的批判,而提倡“雅儒”、“大儒”。可见,君子是要高于一般的儒的,是儒中的“贵族”。

   哪么什么是君子呢?大体上是有十条可以为我们参考:第一:君子行事、言谈,皆以礼义为依归。第二:子贡问君子,孔子指出实践重于空谈,应慎言力行。第三:君子重义轻利,小人重利轻义。第四:君子心胸宽广,小人心常忧愁。第五:司马牛问君子,孔子指出君子问心无愧,便能无忧无惧。第六:君子能成人之美,小人则成人之恶。第七:君子慎言力行,实践多于空谈。第八:君子在仪表、处世、交友、改过等方面,应具备的条件。第九:君子重视个人才能学问,不重视别人是否理解自己。第十:君子律己以严,小人苛责别人。

   总的说来,君子精神包含了:“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的进取精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社会责任感、“君子所性,仁义礼智根于心”正义感、“穷不失义,达不离道”的自我修养等等,正是这样的精神指导之下,近代的中国产生了谭嗣同、梁启超、康有为、严复这样的大儒,也同时训练了以批儒成名的五四一代文人。

   而在,日本儒家君子们,也正是在这样的一种精神的指导下,以“尊王攘夷”精社为日本开启了明治维新的全新时代,从而使千年破落户一举成为能入侵中华大国的强者。大儒吉田松阴以“天命观”的讲习,指出:幕府和大名“不应将国家之衰败混乱,夷狄之猖獗推托为时运与天命”,而应尽人事,“各尽其职”。并依儒家学说,指责“幕府和诸藩将士皆心术不正,不能为国家为忠义而死”。他从儒家的忠君及日本的神权思想出发,提出“皇权论”,主张人人平等,人人直接向天皇效忠。

   吉田松阴开设——松下村塾,本着“有教无类”的原则,广收各阶层门徒。他认为:“愈贵者愈迟钝,愈贱者愈敏锐”,“育天下英才必起自无名小卒”,在这个村塾的简陋小屋里培养了八十名的弟子里,以高杉晋作、木户孝允、山县有朋、伊藤博文、井上馨等为代表的为明治维新立下不朽功勋的杰出人物三十七人之多。

   一八五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吉田松阴因与天皇及其近臣一道秘密策划“倒幕”被捕就义,他高声朗诵:“吾今为国死,死不负君亲。悠悠天地事,鉴照在明神”的辞世之诗,泰然而去。死时年方二十九岁。

   吉田松阴与谭嗣同一样,都是真正的儒门君子。如果相比于,当时的西方的贵族骑士们来说,东方社会的残酷性与封闭性走出的这些君子之儒,要比之高尚千万倍了。不知,如果这些精神为孟德斯鸠之类的贵族们了解到时,他们会做一番如何的评价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