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儒家傲:中庸]
春秋战国
·就“中国人权”事斥海外民运书
·民运的败因之一:没有法治精神的民主实践
·民运的败因之二:投机心理指导下的民运领袖
·民运的败因之三:买办性质的多党制
·论自私 ——感悟神的爱
·植桔淮南何产枳——回高寒
·民运的败因之四:“外部分散不合作”与“内部合作不分工”的体制
·法轮力量猜想一:国内力量真空化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傲:中庸

   儒家傲:中庸

   “极高明而道中庸”,孔鲤先生把这一思想,作为儒家的核心而传授,无论是否真正的是孔夫子本意,确确实实的影响了中国千年的政治。《中庸》上说:“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而用其中于民,……”,这执两端用其间的作法,被五四一代的文化大家批为中华苦难之文化根源,以为“中庸”对立于逻辑,而引发中国人无可无不可、老滑、无原则的恶习。但于百年后的来观之,真正是失之“中庸”的的看法!

   马列主义于逻辑性上说来,可说是极为严密,观点上也明确而不“中庸”,却使中国人深受其害。而以自由主义的英国人来论,于宪法、民法的似是而非、可有可无、无可无不可的态度及作法,可谓深得“中庸”之道,确能使其兴旺发达几百年。英殖民地印度、香港、巴基斯坦无一不是其文化独特性,英国人似乎并没有强调要以自己的先进文明去革命他们,这些地区的文化却能同英国制度和平同处,可知“中庸”正可谓英国自由主义之要旨。

   反观中国所谓的为“中庸”所苦之处,无一不是中国人失之“中庸”的结果,有“中庸”之名而无“中庸”之实。关于中国讲人情关系,而失去了法理与政治的严肃,实在是所谓的“人情炼达”者们,用“中庸”为其自欺近而欺人目标做的掩饰。如真的说是要“情理之间”,自然是要以“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而用其中于民”为标准,怎么能产生出人情大于国法的事情来呢?这种错误,就没有能在“忠君”的问题上出现,如果有哪一个臣子,胆大包天说:我可忠可不忠的话来,哪有不被儒家学者们痛骂的?更极端的来说,有杀人抵命者,如果说其在可死可不死之间,如何来办理?

   细细想来,达到“中庸”之境,是必要从“执其两端”处开始。如无两端,哪里有什么“用其中”的中间道路?如无非中庸之道,舜问的是什么?“好察迩言”又从哪里察起?因此,可以明白,无“极端”“异端”就无“中庸”,失去了“极端”“异端”发生发展的环境,也就必然产生空有“中庸”之名无“中庸”之实的结局。

   试想一下,没有墨家“兼爱”,杨朱“为我”的两端,何从体现孔孟之道的中和?如同没有了左派也没有了右派,没有民主派没有了专政派,这个“中庸”政治要从哪里来呢?没有了矛盾的社会,又有谁与谁和谐?如同是没有了男人、女人,只有中性人,人类是不是就“中庸”到“极高明了”呢?

   据此可知,中庸生于两端之间,无两端也必无中庸。只有在一个自由的社会中,百家杂说,诸子齐鸣,使万端并生,其后才能“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进而“择善而固执之”,此时“中庸”始可得之。

   反之,如社会专制,党派如一,思想趋同,标准划一,还要以其“中庸”自居,其必然是欺世盗名无疑。其“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就是对其最佳的评点了。

   万端之不行,而无以得中庸,用中庸使万端并存,始可谓“大哉!”中庸何过之有,有过的是假中庸、小人之中庸呀!“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千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故曰:敬不至德,至道不凝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