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当今的某些所谓的自由主义者们,喜欢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加以鞭挞,以表示他们对于自由的向往。他们把中国现存的一切问题归于,中国人对于传统专制制度的惰性迷恋,并以自己认为的西方先进文明来对其进行彻底的否定。

   这一切如果是发生于五四时代,还是可以理解的。有一些封建的利益集团的存在基础理论,正是以儒家为主体的国学传统。但是,要明白的是今天的中国,经过了一百年的流变,儒化的中国集团早已是一个历史的概念了。而不断的去攻击这要的一个没有了社会实体的学术思想,一方面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与人力,另一方面也很有点炮把苍蝇的幽默感,不只得不到社会的认同,反而感到的这些人的无聊。

   这些人时不时的把西方当年以反传统的神学思想起家,通过以人权对抗神权的过程,构建了一个全新时代,当作自己行为的借口。却从来不想一想,如果说到批评的质量,当代的知识分子,根本就无法与五四时代的文人们相比,从鲁迅、胡适、林语堂、陈独秀们的文章中我们不只能看到他们的批判的力量,而且能感到他们深厚的传统修养,以及深刻的西学素质,让他们真正的拥有批判的实力与本钱。而当代的大陆文人们,有哪一个能有这个功力,又有哪一个同他们一样的资格?

   看一下余杰先生对于材料砌墙一样的运用手段,听一下焦国标先生要求别人去铲平黄帝陵的狂号,作为一个当代的中国人谁能认为他们有能力去捍动孔孟老庄的一个小小的指头?反而是像极了余秋雨在他的《苏东城突围》一文中描述的“那个带头诬陷、调查、审问苏东坡的李定”。

   在余秋雨的这篇文章中,是这样的样来写这位李定先生,“有一天与满朝官员一起在崇政殿的殿门外等候早朝时向大家叙述审问苏东坡的情况,他说‘苏东坡真是个奇才,一、二十年前的诗文,审问起来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以为,对这么一个轰动朝野的著名大案,一定会有不少官员感兴趣,但奇怪的是,他说了这番引逗别人提问的话之后,没有一个人反搭腔,没有一个人提问,崇政殿外一片静默。他有点慌神了,故作感慨状,叹息几声,回应他的仍是一片静默。这静默算不得抗争,也算不得舆论,但着实透着点高贵。相比之下,历来许多诬陷者周围常常会出现一些不负责任的热闹,以嘈杂助长了诬陷”。

   同时,如同自我忏悔式的写到:“现在终于明白了,到黄州的我是觉悟了的我,与以前的苏东坡是两个我。”“苏东坡的这种自省,不是一种走向乖巧的心理调整,而是一种极其诚恳的自我部析,目的是想找到一个真正的自己。他在无情地剥除自己身上每一点异己成分,那怕这些成分曾为他带来过官职、荣誉和名声。”

   忏悔是不可以去强迫的,不然你得到只不过是虚伪。而“爱人”确确实实是自己的事情,爱中国,爱传统,爱孔孟,这在上帝的道的内核中是绝对的不可能产生错误的。就是以唯物史观来看,在当今的儒家的自我革新也一直在进行,而其中的保守成分在这个时代中无法为现实所接受。回想一下历史,当文革的皮鞭想要灭绝孔老二的毒草时,也正是中国最为黑暗的时代,民主与自由真的同中华传统不能和平共处吗?

   西方的天主教可以从历史中走出来,成为这个现代的、自由的、民主的自由社会中一个部分,为什么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传统与国故,就不可以得到这样的一个机会呢?那些自由主义者,那些真正的基督徒们,为什么不能用给中华的传统以自由,以爱的心对面中国传统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