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春秋战国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如同一个农民要会种庄稼一样,一个以民主为信仰的政党治下的党员们,是一定要有民主修养的,天经地意应该如此。同马列主义政党要求: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不同,一个民主主义的政党要求:一切服从民主。

   面对这一个原则会出现两个问题,一个是以权威来垄断民主,另一个是以少数与个体的自由对抗民主。准确的说来,这两种意见在某种情况之下,并不是对于民主的侵犯而且是对于民主的保证,但是这种情况是在很特别的情况下才是合理的。比如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罗斯服与邱丘尔;或者是,党内出现了极权人物而侵犯到党内民主。而如果平时烂用这些方法就是对于民主的侵犯,也是最终会结出恶果来。

   共产党认为,“党的领导机关是在民主基础上由党员群众所选举出来并给予信任的,党的指导方针与决议是在民主基础上由群众中集中起来的,并且是由党员群众或者是党员的代表们所决定、然后又由领导机关协同党员群众坚持下去与执行的。党的领导机关的权力,是由党员群众所授予的。因此,它能代表党员群从行使它的集中领导权力,处理党的一切事务,并为党的下级组织和党员群众所服从。”这说法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处党的一切事务”上。正因为 “党的领导机关的权力,是由党员群众所授予的”,所以“党员群众”也还是有收回权力的权力。如果不然,这一权力就等于是成为了“领导机关”的特权,而以毛泽东、斯大林的个人就会私有化“党员群众所授予的”权力。

   相对的,在设计的时间内,在设定的范围内,服从于党的领导机关的权力就是对于民主的尊重。而如果只是一味的去强调个人与少数派的自由。这种所谓的自由,不过是对于民主的不尊重,是对于党团的破坏。每一个人的权力都必须尊重,但是要进入到一个党团来说,就要对于尊重民主决定,只要他是公平公正的。

   我对于美国共和党人哈罗德·史塔生,在他对于党内选举发表意见时,表达出的民主党派修养十分的佩服。这位,史塔生先生正是艾森豪威尔主政美国时代的重臣,他曾经频繁的竞选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他说:

   “如果塔夫脱成为共和党提名的候选人,我将支持他竞选,因为我信奉领导者应对其政党忠诚,但我要尽我所能阻止他被提名。

   ……我将参加前期总统选举来对付塔夫脱。我要让他纠缠于关系到我国前途和世界和平的最基本的国际和国内问题。”

   通过民主制度来表达自己的意见;对于政党要忠诚;尊重民主结论,这正是一个民主派人所应当拥有的基本修养。

   他虽然是反对塔夫脱,但是他认为如果共和党民主选举的结果就是塔夫托,他作为一名共和党党员就有义务去支持他。

   他作为一名共和党人,认为“应对其政党忠诚”!这不同于共产党所说的:服从。而是对于党内民主的结论的尊重,是对于自己志同道合者们的信任。

   他作为共和党中的一员,认为自己有权力也有义务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而同时也不认为自己的是绝对正确的,他认为要去通过党内的民主制度,依赖于党内的同仁的判别能力。

   正如,撒切尔夫人在英国唐宁街10号的台阶上,发表她的第一次首相谈话时说:

   “不论大家在大选中投了谁的票,我都要向你们——全体英国人民呼吁:现在大选已过,希望我们携手并进,齐心协为,为我们自豪的国家强大而奋斗……。”

   而这一切也正是一个民主党派,特别是作为一个反对党的党员,所拥有的基本素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