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反对党:党内党外]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党:党内党外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中国有句老话儿叫“内外有别”,这在我们中国的现实里就表现为,我们的政府要求在国际上保证文化的多元性与世界的多极化,而在国内却要以集权的一元文化及党的唯一执政权为原则。民主派自然是可以生气的,却也无法不承认,这样的一个国家也是一个国家,无论如何中国还是“屹立于世界的东方”。这一切同非洲还有部落,中东还有皇权,在南美的众林中还有食人族一样。

   平静一下心情,收一收愤满!看看民主的美国与民主的德国的分别,自由的英国与自由的法国的不同,也可以使读者以感情上理解我的意义了。就便是以美国来论:家庭、教会、政府、企业、党派……,都在民主制度之下存在,却在其内部运作着不同的准则。总统先生在家庭生活中,不会同意让子女们以选举的方式来认证他的父亲身分,而借助于血统。便是不同的家庭、不同的企业、不现的党派,也各有不同。这一切的内部不同性,也并不会使他们去反对他们的民主选举制,如果有的话就要成为人民的公敌了。

   在英国人 伯兰特·罗素的《权力论》中写道:“一个政客要成功的话,必须能取得他本党核心集团的信任,然后不要能激起多数选民的某种程度的热情。这两个通向权力步骤所要求的条件是不同的;很多人所具备的条件只能完成这一步骤而不能完成那一步骤。”在我找来的这个名人名言中,我要用来证明的是:一个在民主制度中存在的党,在其党内与党外是可以出现“两个通向权力步骤所要求的条件是不同的”情况的。

   话说的白一点,党内是可以有一个不同于党外民主制度的制度,而对党派在民主社会中的生存与发展加以保障的。还是在同上的名人说的出的名言“美国的总统候选人往往不善于激起一般群众的想像,尽管他们有本领博取政党首领的宠信。这种人照例是要失败的,不过政党首领是预见不到他们要失败的。有时候一个人虽然没有“吸引人的力量”,他那政党的核心集团却能保证他获得胜利。”这好像是可以提供能让我们理解,为什么小布什这样的不讨人喜欢的牛仔,会当上美国总统的新路。

   如此一来,我自可以导出一个新的论点:一个党派,党内的民主,不能证明他对于党外民主的尊重;相反一个党派,党内的不民主,也不能证明他对于党外的民主制度的反对。例子如下:一个家族的企业内部,以子承父业、任人为亲的规则。无法不让这家企业在市场中,以唯利是图、六亲不认为标准的。

   我还要再用一篇新出炉的,台湾政治评论员——胡忠信 文章来进一步说明。在这篇名为《台湾「民主化」的流弊》的文章中写到:

   “台湾「民主化」已有二十多年的历程,如果从「免于恐惧的自由」观点加以审视,台湾的民主成果的确在儒家文化圈中是一个异数。但正如法国政治思想家托克维尔对大革命的解读,革命只是换了一个自由的头颅,保守的躯体依旧,台湾的「民主化」何尝不是如此? 以国民党为例,李登辉在权力巅峰之际,党政军特一把抓,党内异议分子宋楚瑜只有出走的份。连战当家以后,李登辉被国民党扫地出门,「李登辉路线」一夕之间成为历史名词,连战的意志说了算,连战也穿上了李登辉留下来的大鞋子。 连战宣布不续任党主席,按照常理,依制度运作,连战理应不表态,严守绝对的行政中立。但是,王金平、马英九竞选党主席如火如荼之际,连战突然表态,对自己是否续任党主席显得模棱两可,声称还有「商量」空间。此语一出,各方作出不同解读。在国民党的中常会上,王马两人表面是接受中常委「会考」,实际是进行「表态效忠大会」,王马必须对连战输诚表态,以此博得连战的响应与肯定。 连战挟「连胡会」抢头香之形势,如果他一定要续任党主席,以目前他的声势,马英九也不敢撄其锋。但连战畏于清议,只能运用政治语言作些暗示,但他又不愿明讲,以致党内有意拥连者无法营造气势,最后是连战成为「主考官」,对王马两人进行「忠诚度检查」,以便替未来担任「太上党主席」,尤其在两岸关系方面,连战可以掌握更多党内主导权。

    台联唯李登辉马首是瞻 亲民党的威权性质也没有两样,宋楚瑜赴大陆访问归来,人气不升反降,一方面是泛蓝支持者认为宋楚瑜与陈水扁合作是「背叛」,另方面泛绿支持者也不认同宋楚瑜的「两岸一中」或政治权宜之计。两头落空不打紧,亲民党内部还发生第一波出走潮,李庆华、邱毅先「跳船」,以便投入国民党而延续政治生命。 宋楚瑜既有求于陈水扁,但又记恨陈水扁在关键时刻背后捅他一刀。宋楚瑜声称如果陈水扁对「宋、陈(云林)在美密会」一事不做澄清,将在立法院采取焦土政策,与民进党抗争到底。宋楚瑜与陈水扁的分合,「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双方又回到原点。宋楚瑜意志的转变,何曾与党内有过理性、公开的辩论?亲民党是否为「一人政党」,大家都很清楚。 台联唯李登辉马首是瞻,李登辉的个人意志,就是台联的党意。李登辉如鸭母王朱一贵驱策鸭子往东边走,台联有人敢往西边走吗?面对「单一选区两票制」的威胁,台联早晚会被民进党吞并,早晚有人要「带枪投靠」民进党。问题的关键是:只要李登辉一口气存在,台联就必须打出李登辉这张「神主牌」。「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台联的生命掌握在李登辉的鼻息之下,台联也是「一人党」。

    民进党退化为「扁友俱乐部」 民进党本来是最具有改革理念、前瞻性格的政党,但自从陈水扁当选台湾领导人以后,陈水扁的意志与权力凌驾一切,民进党已退化为「扁友俱乐部」,甚至成为邱义仁口中的「保皇党」。为了政治资源的分配,民进党内部几乎已无异声,陈水扁一拍板,民进党只能「蜀犬吠日」,跟着政策走。如果陈水扁「初一、十五不一样」,或者「早上、晚上不一样」,举党也必须政策急转弯,发挥民进党近年来特有「硬拗」功夫,不问是非对错硬辩到底。 陈水扁推动的「扁宋会」如此,最近突然提出的加税主张,又是一个经典之作。陈水扁对美进行六一○八亿元军购,不惜运用特别预算向子孙举债,早已经成为朝野政争的焦点。陈水扁执政五年,不曾提出政府精简主张,也未提出合理的税制说明。 正如陈水扁一向的决策模式,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陈水扁罔顾公平正义原则,采取了「劫贫济富」方式,并未检讨大企业或财团的优惠退税,却以即兴方式提出增税,尤其五月底正值人民报税时期,陈水扁未能关照民间疾苦,罔顾平民百姓税赋公正与否问题,由此事件再次显示陈水扁执政的偏执。 面对华府、北京与岛内泛蓝、独派、民进党内的压力,陈水扁惟恐早早跛鸭,施政也一再患得患失。陈水扁日前表示,七月以后,岛内形势将有转机,而此时间正是国民党产生新任党主席的时间点。 陈水扁未来三年的施政,竟寄望于王金平、马英九其中一人出任党主席,陈水扁失去信心与主体性,寄望于在野党的善意,岂不是陷政权机器于空转? 管理学大师彼得.杜拉克说:「经营者廿四小时要思考:到底我的目标是什么?目标又如何落实?」威权式的民主,一人作出决策,正是民主步入困境的主因。权力不与党内外分享,凡事只以自己的利益与情绪出发,「性格决定命运」,陈水扁的最大政敌不正是自己吗?”

   如上所述,作者的悲观失望,是在于台湾各党派内派的规则是:“威权式的民主,一人作出决策”。而我在看这位先生的关心,却想到了我一直在关心的,对门邻居的两夫妻性生活是不是和谐。可是无论他们的性事如何,我都不会担心说他们的会对我发起性暴力,而且也不会说他们的内部家务会产生对于其他人的伤害。因为他们都是守法公民,五好家庭!

   连战成为“太上党主席”也好!“台联唯李登辉马首是瞻”也罢!“民进党退化为「扁友俱乐部」”也可!只要不会发生连战成为中华民国之“太上”;中华民国唯李登辉马首是瞻;台湾不退化为「扁友俱乐部」,也就大可不必去担心人家党内的事务。

   在民主国家里,一个成功的党派所具备的条件,是随着时代的特征而改变的。在和平时代与战争时期,一个党给于人民的信息是不同的。但是无论如何,一个党如果能表现出有一个坚强的,有正确断力,可能比他来证明自己内部是不是要反对权威更加重要。何况,党内与党外的同样以民主为导向的制度,也绝对的不会逆反于中国老人之言“内外有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