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春秋战国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当年毛主席他老人家打天下的时候,以“群众运动”为最拿手,又以认为是群众运动的本质是运动群众。想来中国人说的“得民心者得天下”,固然是因为统治者作恶多端、官逼民反,如果没有这种运动群众的过程一切也就只好在无序中进行。好在这种无序时间虽然很多,但官府的专制总是能把人逼上梁山,而梁山好汉们也总会出一些成功运动群众者,最终打破一切一跃而出现新统治者,开始新的一轮较量。

   总结朝代更换中的说服词,好像也都没有出的了《尚书·汤誓》的圈子。一说,是替天行道,出于《汤誓》“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予畏上帝,不敢不正。”;再说,是统治者暴虐无德应当救民水火,源于《汤誓》“夏王率遏众力,率割夏邑。有众率怠弗协,曰:‘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夏德若兹,今朕必往。”;其次,是保证要实现天下为公之大同社会,同出自《汤誓》“尔尚辅予一人,致天之罚,予其大赉汝!尔无不信,朕不食言。”;再有一点也是源于《汤誓》的,胁从大众使之出力,不服从就要除去大害,“尔不从誓言,予则孥戮汝,罔有攸赦”。结果,成汤成功的结果了夏,建立了商;最后,又以周武的《泰誓》而建立了周结果了商;如此反复几千年,直到今天。

   而统治者用来说服万民的也不外是这四点,只是用反其道而行之罢了。自称为天子,以天之代言自谓;时时以三个代表之类,自觉是为人民服务;而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会,才是最有利人民生活自居;又以能主人沉浮的权柄为手段,吸附人才,打击叛逆。

   我困惑于这四种说服词的威力,中国人好像总也听不烦,一次次的被骗一次次的听从,还要拿出命的代价来为之工作。也许并不是中国人傻瓜,实在是官民矛盾太过激烈,或者说只为了“当兵吃饭”“混生活”,而使得这种无力的说服总能起到作用。

   我唯一可以明确的是在这两大套说词中,包含着这样的一个理论:人只能在“忍勿可忍”的时候才能做出“不得不反”的举动来。但是如此一来,统治与被治者之间仇恨早已深似海,说服的理由只要用“报复”两个字就可以总结,以暴抑暴的革命也就在所难免的出现了。在这一点上多党选举制下,反对党时时的说服人去反对执政党,反而成为问题解决的最佳方法。

   反对党时时的去检察执政者的失误,之后去说服民众,不只是加速了社会的问题解决,于民智的开发,加深国家的认同,强化民众与政府的联系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而且反对党说服民众,最大的好处是减少了社会中问题的积聚,降低了革命发生的可能。更有意义的是,反对党的说服工作达到了“以和平的手段变更政府”的目的。

   也有人喜欢鼓吹一党制的稳定性,使是以我们中华文明的历史来看,我是不会认为有可能出现万岁万万岁的政权的。这正是《尚书·泰誓》所明示给我们的“天道无常,唯有德者居之”。因此,政权变更是一种必然的规率,执政者的主要任务是做好本职工作,而不是去阻止反对党说服群众。而且中国的毛泽东以及美国的杰斐逊都认为“时不时的来点小造反是件好事,它在政治生活中是必需的,犹如自然界中的风暴。”但是我想没有几个人真正的想要暴力的,所以一种真正的多党制上的民主选举,以多党用嘴去说服民众,使权力的变更问题能以和平状态完成,正是合乎我们理想中的正义行为。

   进而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服民众(无论是反对党的说服,还是执政党的说服)是正义的行为。但是我们也要明白一点,说服的正义同样要以正义的说服,才能达到正义的目的。我想没有正常人会认为,希特勒去说服德国人杀犹太人是正义的。同样的,无论是夏桀自命为日还是商纣独得天命的说服理由,都同样的不能说是正义的。对于反对党或反对派来说,如果不负责任的以专政的暴力为唯一信仰的话,这种反对行为的正义性也就失落了。

   对于被说服方来说,一个能守法律义务的成年人,就理所应当的具有分析理解的能力。面对说服者的说服,做出接受或是反对的反应,是其本分内的事情。不可否认一个个体,其知识的积累与智力的发展是会有差别的,但是如果说现实法律中的不能把正常成人加以分别对待的话,看不出有什么能不使之有分别真假的权力。

   当然,正义与不正义这样的说法,本来就是一对无从把握的概念,我也只能是用另一个不清晰的话来说明,即:要保证每一个人的自由与人权,并切实的保证法治与民主制度的完善。好在我这里并不是要说明正义的概念,我要说明的是虽然说服是反对党与执政党的必有权力,但是“说服的正义”一定要在“正义的说服”的基础上才能发挥多党制的意义。不然,如果只有我们毛主席运动群众的能力,而没有尊重群众运动的意识,结果只能发生文革式的悲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