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反对党:阶级支撑]
春秋战国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党:阶级支撑

   反对党:阶级支撑

   在马列主义的政党理论中,一个党派是有他自有的阶级属性的,而这个属性也就成为他的党派的一切目标与行为的标准。例如资产阶级、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等等,而且在这一系列的分类中,还要分清出左、中、右。党与党之间要以自己为主,拉拢中间派,打击对立派。利用对方的矛盾,分化瓦解,进而取得自己的完全胜利。

   在实际上,这样的一种马列形式的党争原则之下,我们时时能感觉到他的血腥味道。其无论是党内党外,一切都必须以绝对的理性,来找到自己的位置。而且自此之后你的位置再也不能以你个人的想法来变动,只有在这个圆点上完成自己的圈。而且,一个个人无论是在哪一个部分,都要被别人划入到某个阶级的左、中、右之中,这可能根本同你自以为是的位置相反,而如果你不能在现实中找到自己的地位,结果是你接受对方派给你的这个帽子,并要表示它同你的头大小正合适的。

   总之,党派就是一个阶级的代理人、先锋队,每一个人也都是有他的阶级性的,无论你自己接不接受。而在中国的以党派为主体的政治形态建立以来,大多的是使用了这样的思维与行为模式。如此一来,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一个局面,至少在理论上和政党操作上,中国被人为的横向的载成了几段。工人阶级领导下的小资产阶级与农民的联盟,对立于官僚与资产阶级;地主与农民、工人与厂主、共产党与国民党,绝对的对立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于是这一场场的战天斗地的运动来了,一个个的英明伟大的口号也出台了,结果争来斗去好像是阶级敌人永远也斗不完,共产主义的事业也越来越无未能到达取得成功的一天。

   而在西方的一些所谓的资产阶级国家中,阶级是以行业为界限,自生自发的形成一个个的社团组织而得以体现的。农民有农业的协会,而且是有果农协会、牧羊人协会……各种各样五花八门,而工人也是一样。资本家们也总是或以地区,或以行业,或以感情为纽带形成一个个的俱会部,使得他们能便于他们做生意,进行协调。他们也会有一个横向的联系,一个总工会、总农会什么的,但是这只是寄生于,个个基层自发社团的一个总代表。

   以这些个社团为中心,他们无论是农民、工人、资本家、知识分子会共同的对一个党派表示认可。而这个党派也总是要提出一揽子的计方案,使他生存在不同阶级之中的支持者们,提供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这样一来,这个党派好像并不能成为一个阶级的绝对代表,而是要成为一个总阶级的代理人,为这个社会中的多个阶级服务。

   也许,他们认为行业间的分歧同阶级内的分歧相比要高的多,所以这些同是一个阶级的不同社团会认同不同的党派,比如煤碳工人A工会有可能会认同共产党,而煤碳工人B工会有可能会认同国民党,把他们手里的选票投给不同的党派;而相对的煤碳工人A工会对立的A老板俱乐部,会给大把的钱支持共产党。煤碳工人B工会对立的B老板们,也同样的支持国民党。这样一来这个党派的阶级性也就越发让我们看不清楚了。

   如果我们把一个国家或一个社会,当成一个整体的话。在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论指导之下,就等于是拦腰一刀,把这个社会横向斩断了;而以西方自由民主之下,是从头到脚把这个社会纵向分开。

   之所以说是被拦腰断开的,因为阶级与阶级之间只可以强化他们的不同,而无法反应各阶级间手与足一样的合作关系。也许我们不能说出足与手之间必然的不可分,但是常识对我们说,没有手与没有脚都不能良好的工作。如社会纵向分割,则能反应在生产力肯定的条件之下,同阶级之间与各个阶级之间,兼有的斗争关系与合作关系。而且在这个斗争与合作的过程中,这个社会即完成了不同阶级利益间的自我调整,也反应出同一阶级内不同要求。

   据此,我认为多党制之下,一个党派所代表的不可能是一个阶级的利益。而这个党派要成为一个多阶级的相通共荣一个调节器,也要为这个社会多个阶级的共同利益服务。例如在私有化国企这个问题上,国有领导会有大部分支持,而在国有工人却会有相反的反应。如果党派只成为工人阶级代言人,而无视私有化对于国家与社会意义的话,反而会有可能成为历史罪人。但是同样的,只对认为老板们的利益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就强行办理也一样的会得到一个事与愿违的后果。

   具体到反对党,他要反应的也同样不能只是一个阶级声音,而要成为多个阶级及同一阶级中不同利益的代理人,也可以说是对这个社会的长久利益负有责任。这样在反对的题材上与方式上也就必然要有一个选择,而不能把一个问题引发一场革命就完成任务。比如,在私有化过程中,也许以保证工人在私有化过程中的利益为主题,而不能说根本就反对私有化这才是一个成熟的反对党的成熟反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