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春秋战国
·民运的败因之一:没有法治精神的民主实践
·民运的败因之二:投机心理指导下的民运领袖
·民运的败因之三:买办性质的多党制
·论自私 ——感悟神的爱
·植桔淮南何产枳——回高寒
·民运的败因之四:“外部分散不合作”与“内部合作不分工”的体制
·法轮力量猜想一:国内力量真空化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自由、平等、博爱精神,完整的出现于当年法国大革命时代。我这里不想也不必去做考古学的词源论证,只限于对于这三个精神的尊重而做一些反思,来说明这些精神的伟大。总述一下历史,如果说在十九世纪的事实,这三个词常常的被引为专制者们的骗局的话,这自由、平等、博爱在二十世纪一百年中,得到了空前的胜利。从一战到二战,从专制独裁的德国纳粹政府的覆灭,到苏联的解体,从军事到政治,从文化到经济,自由胜于专制、平等优于特权、博爱胜过仇杀这一切都成为不可争论的事实。

   焦点集于中国,两厢比照三民主义的光芒耀应下的中国台湾,及共产主义的烈火焚烧后的大陆,不难发现三民主义的精髓之处闪耀着自由、平等、博爱精神光芒。实际上三民主义于八十年开始,已经反攻大陆而替代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者们所扇动起的熊熊民族仇、阶级恨的大火,在自由、平等、博爱精神的甘露中化为熏熏的民族、民权、民生的春风,一时间神州大地在一片灰烬中生机再现。

   当年的严复老,论及西方制度做过极为精确的“自由为体,民主为用”的总结,却也只是限于书生们的思想推演。而这单纯的自由主义论述,于中国的历史现实而言无异于天外来客的语无伦次。自由为体,于中国现实中官僚与皇帝的自由有害;民主之用于,买办官商的利益相抵。一个社会要自由的演化是要有充分的时间、开拓的空间为基础的。而当时的资本主义外来干涉,官僚体系的腐败,对于中国人民族心态上的影响并不能完全的提供这些条件。

   而孙中山长期的进行中国民主化实践,并对于西方社会的了解与鸦片战争以来几代学者的思想,推而广之成三民主义。才使得自由、平等、博爱诸精神实现中国化,使源起来西方的先进制度于中国找到了切实可行基点。

   今天说到民族主义,时常被认为是中国人的偏持,但于三民主义的民族主义分析,实在是一种误会。其总论中有言“中国则尚在异族专制之下,则民族之革命以驱除异族、与民权之革命以推覆专制,已为势所不能免者也。”其革命的目的说的十分清楚,非是源于对于异族的仇恨,而是源于对于异族专制的反抗。这一民族与民权的目的是为了给予人民自由,而同时“此民族之意志,为共图直接民权之发达,”可见是为了民族平等,而绝不是一民族对别一民族新的专制的开始。再于“民族主义这范围,有以血统宗教为归者,有以历史习尚为归者,语言文字为归者,敻乎远矣;然而最文明高尚之民族主义范围,则以意志为归者也。”可以体悟三民主义者的民族博爱情怀。

   而民权主义部分,也时时的会有人以文革的时代所谓的“暴民政治”加以反控,认为中国人没有实行民权的素质。“呜呼!是何异谓小孩曰:「孩子不识字,不可入校读书也。」试问今之为人父兄者,有是言乎?而革命志士自负为先知先觉者,即新进国民之父兄,有训导之责任者也;乃有以国民程度太低,不能行直接民权为言,而不欲训练之以行其权,是真可怪之甚也。彼辈既承认此革命后之新国为中华民国矣,而又承认中华民国之主权在于国民全体矣,是即承认四万万之人民将必为此中华民国之主人矣;而今之行政首长,凡百官吏与及政客、议员者,皆即此四万万人民之臣仆也。”其博爱精神是何等广大。而“民国之主人,今日幼稚,然民国之名有一日之存在,则顾名思义,自觉者必日多,而自由平等之思想亦必日进,则民权之发达终不可抑遏,此盖进化自然之天道也。顺天则昌,逆天则亡,此之谓也。”给予中华民族平等自由之民权之情何等感人。

   “民生主义者,即社会主义也。贫富不齐,豪强侵夺,自古有之,然不若欧美今日之甚也。欧美自政治革命而后,人人有自由平等,各得肆力于工商事业,经济进步,机器发明,而生产之力为之大增,得有土地及资本之优势者,悉成暴富,而无土地及资本之人,则转因之谋食日艰。由是富者愈富,贫者愈贫,则贫富之阶级日分,而民生之问题起矣。”此一段论述使我对于孙先生思想之深邃有一全新认识,其不只识私有资本主义发达经济的作用,对于其分配不公的弊端也洞识于心。其中“社会主义”通识全文,绝非“科学社会主义”的共产主义思想,而实在是“社会民主主义”相类,而且似乎以高福利的私有资本主义更为准确无误。但其于民生经济之处,灌之于自由平等博爱精神,却是处处触手可及。

   又有对于革命的态度,“俄国已发其端,德国又见告矣,英美诸国将恐不免也。惟中国之于社会革命也则尚未种其因,如能思患预防,先为陡薪曲突之谋,则此一度之革命,洵可免除也。此民生主义之所以不得不行也。中国之行民生主义,即所以消弭社会革命于未然也。”其基于资本主义基础的社会总体调和的思想也源于其博爱精神,而“无产阶级人民民主专政”之类的说法,对于三民主义来说却是绝无可接受的可能。

   在孙先生身后,蒋中正公放弃对于这一核心精神尊重,不能严格的尊守三民主义导发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反而为共产党人所实践,结果是退败于一岛保全身家。幸而能在岛内行三民主义之实,完成“军政、训政、宪政”的大任,足以能使蒋公能见孙先生而无愧。而大陆的毛泽东及共产党人,以所谓“新民主主义”来替代先生三民主义,而且一反“三民主义”的核心“自由、平等、博爱” 精神。妄想以所谓“人民民主专政”的暴力之手,凭据“专制、阶级、仇恨”完成社会的改造,结果一死而天下共反其道而行之。

   三民主义的核心精神之源及是“自由、平等、博爱”。民族、民权、民生既是自由、平等、博爱精神与中国现实结合,并以孙中山生先为首的几代人为代价加以实践的真理。正如孙先生所述“民国之主人,今日幼稚,然民国之名有一日之存在,则顾名思义,自觉者必日多,而自由平等之思想亦必日进,则民权之发达终不可抑遏,此盖进化自然之天道也。顺天则昌,逆天则亡,此之谓也。”民族自由、民权平等、民生博爱,天道运行中国必然之路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