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春秋战国
·论精英
·就“中国人权”事斥海外民运书
·民运的败因之一:没有法治精神的民主实践
·民运的败因之二:投机心理指导下的民运领袖
·民运的败因之三:买办性质的多党制
·论自私 ——感悟神的爱
·植桔淮南何产枳——回高寒
·民运的败因之四:“外部分散不合作”与“内部合作不分工”的体制
·法轮力量猜想一:国内力量真空化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一百年前,也就是一九零五年,一个外号叫做孙大炮的人,在《民报》发刊词写下了以下一段话:“革命方略之所以不能行者,以当时革命党人不能真正了解于革命之目的也。革命之目的,即欲实行三民主义也。何谓三民主义?曰民族主义、曰民权主义、曰民生主义是也。……”

   百年如水,时光如电,孙某人“大炮”与此世分处阴阳两界,其所谓的“三民主义”被镶嵌进了一份遗嘱中,而他的 “革命党人”同志在南海的一叶之中自顾不暇,就连“同志”这个词者有了全新的内含。图然让我之类的后辈小子、老小子、小小子们人前扼腕而叹,背地里暗笑其无能无缘。

   在一本命运学教材之中得知,人生事业成败于名实相符,这可能确有其实。你就拿外号来说,毛主席的外号是红太阳,金主席的外号叫父亲,这才是真正的成功者们的气概。如果是孙某人生前就被人叫做“大炮”,不只是逊,还很倒楣。大炮者,声音是很响的,也能炸的开花,但是灰飞烟灭却是必不可免。

   尘埃落地之后,一切归于平静,被炸开花了而散落了些新土的山川面貌,又总是在秦风汉月中新容幻成旧貌。唯一可以证明这里被革命的烈火重塑过的,是弥漫于空气里的那股硫磺的味道。它久久的聚而不散,好像传说中的魂魄,在你我的耳边哭叫着什么样。当然了,三民主义者们的冤魂太多,黄花岗的烈火,辛亥的硝烟,护国的炮声,抗日的号角……,有哪一个真正的得到过安魂之礼呢?

   在红色的革命圣地,中国人之间死战之地,有万人礼拜。而川府子弟出川抗日,无一人生还的死战,只一顶烟枪加长枪的双枪白狗兵的帽子,就打发过去。滇缅路上的白骨们,也不过因其主子的退败台湾,成了耻辱的毒犯。三民主义的抗日名将们,为同胞们的镰刀送上了高杆。林总归纳一下,就是成了有股硫磺味儿的鬼阵,成是顺理成章。

   大炮成了硝烟,信仰者们魂魄飞散,但据说三民主义在新民主主义的革命过后的大陆已然现实。红旗漫卷,推翻了三座大山,实现了民族主义;红星灿灿,人民有了民主专政制度,成了当家作主的人民,民权主义也是成功的理所当然;镰刀闪闪,废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度,又没收了官僚的资产,经济高速无休止的发展,民生主义也被实践光辉灿烂。现在要做就是要以中国特色为目标,建立真正的特别于世界的政权。只是中国人的愚昧无知,比百年之前更甚了,所以军政好像还要持久一点。

   反观青天白日旗下的弹丸小岛,却在新新民主主义进步运动中,独声一片,民族主义早不知何去何从;三权分立,多党相竞,民权主义成了民主主义的反面;西进,东进,留根台湾的怪异口号中,民生主义的大旗好像也不是十分的新鲜。

   成功的自然要走入新时代,失败的只能把它丢弃一边,三民主义的孙大炮的炮声响彻云霄的时代成了云烟。只要我的指尖轻轻一弹,民族主义不过是愤青们的愤懑,民权主义不过是美帝的买办,民生主义正是共产党的欺骗。“革命之目的,即欲实行三民主义也。何谓三民主义?曰民族主义、曰民权主义、曰民生主义是也。”这一切的一切真正的是在扯淡!

   只是在孙大炮留下硫磺味道里,我好像总听到灵魂们的三民主义宣传。看来我是要去教堂了,要去哪里找到一份安全。也许在哪里他们的魂魄被上帝怜悯,飞黄腾达直到天堂,而我也能安于现状心甘情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