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论精英]
春秋战国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精英

   论精英    现在的中国理论家们又来了一次“创新”。他们认为只要给官僚加上一顶精英的大帽子,就可以给他们长满毒疮的小脑袋连着面目遮盖起来。实际上,神学家们甚至于是贵族在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欧洲可能还要更加的合适顶帽子一点儿。    为了能对所谓精英制的本质加以说明,我请读者了解以下简单的原则:    社会身分与经济身分    人的社会的身分是无法遮蔽其经济身分,也就是无论自己能不能意识得到,人的职业不能说明其的阶级属性。精英层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立存在的,必须要成为社会总关系中的一部分。一样会要有钱与权的要求。他的阶层必然要依靠进而属于某一个阶级,这是源于其经济身分的一种必然,当然也有一种异种人物出现但绝不可能成为主流。    精英如果在依靠官僚治国的专制制度之下,其职业就是一种阶级身分同意词,也就是我们中国人知道的,穷书生一朝当官立刻是身价百倍、宝马香车成为新贵。这种所谓的精英不过是统治阶级的一个统治工具,精英的个体又同时成为统治阶级一个新成员。如果说依靠其进行统治还说的过去,但说他公平公正,不被其社会身分与经济身分左右的去工作只能是天方夜谈。    理性与感性    对于精英,依靠其治国的理由是其素质高自然能理智的完成工作,这样就不会出现或较少出现错误。这种论点似乎忘记了人是有感情的,当一个人在特权社会内成为真正的统治精英,他们在其感性上更加的认同特权内的同类,歧视自己手下的这些被统治者。在中国的现实最大的表现莫过于说:中国人无素质。    人的一切行为是在感性与理性指挥下完成的,这种感性的认同与不认同和他们手里的特权结合在一起就会产生十分可怕的后果。比如,对于法轮功这样的一个宗教组织的处理过程中,我们完全的可以看到这种感性上的不认同,在于行政、立法、司法等种种的组织结构上,产生的自以为理性实际上非理性的现实。    人性与特权    人性上有恶性膨胀的基因,这是应该是一个公认的观点,在不被制衡的条件下人是不会主动的接受限制的。而在于特权社会内特权本身就是在一些方面不会被限制,所以当人性中的恶与特权相结合的时恶的膨胀将是一个急速的进程。腐化与压迫必然会成为特权社会内的一种合理,反而是没有了腐化与压迫这种特权也就没有谓之特权必要了,精英治国的基础也就不会存在了。    神圣家族与世俗家族    精英阶层的出现本身是来源于世俗社会,因此可以说精英阶层是有一定的世俗基础的,可是以我们的实践经验,常常会发现“当贫下中农成为地主时,会比老地主还恨贫农”的情况。这种情况用马克思的话来说明十分的准确“世俗基础使自己从自身中分离出去,并在云霄中固定为一个独立王国”。    这是一个“独立王国”是一个“神圣家族”,他们是有知识有能力的一群,他们有洁白的领子。这个家族是居住于云霄的独立王国之内的,在他们的脚下正是一些低等人,他们是世俗的,是体力的出卖着是臭不可闻的下贱之辈。    这两个完全不同的家族,也是完全对立的两个家族,贵族制的一切不成功都要在这个精英制之内找到而且可能更加糟糕。    传统与现实    精英制的最为特别的论点在于说:中国人传统上习惯于被专制,而且现实中国共产党的专制被证明是成功的。好像一个人出生于娘胎就一定要永远不出生一样,这种论点十分的让人感到其用意的无耻。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作为一个革命化的政党,建立一套独裁的专制政权唯一理由,就是要“改变世界”“救中国于水深火热之中”,现在反而要同传统低头并把目标是对抗历史的体系固化下来。无耻两字给于他们的论判可能是再适合不过的了。    精英制不过是一种变种的科举贵族制,他是为了统治而组成的一个看来十分公平的一种特权制。如果在历史找出一种与之同类的制度来,教皇统治欧洲的时代建立的神学家们可能与这个体制是有可比性。我不明白,以马克思主义来说这种制度是当时生产力条件下的一种必然,到了大工业时代这种结构也同样必然的被打破,而我们中国的精英们拿出这样一个落后而不实际东西来到底要在中国做什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