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
春秋战国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据说双胞胎就是从生下来这后就分开,一样会有很多的习惯相同,传的最奇的是远隔千里双胞胎,会在同一时间得同一种感冒。我从来对以上说法将信将疑,没想这一特点在邓共与民运身上,却让我找到了实证。

    共产党员们相喜欢的是把反共的民运称之为特务,这种做法简明扼要而且效果显著。一个“奸”字能让你百口莫辩,当你认认真真的考证汉奸的历史与现实时,扣帽子的同志一准在墙根哪儿,抱着肚子乐的前仰后合。我一个回族人,同维族人吾尔开西一样,本是无权力自称之为“汉奸”“汉忠”的,可也时不时的能被不明真像的群众抬举一下。这可能是引据当年的满族老太——叶赫那拉氏,超级别的顶用了一顶汉奸卖国贼的高帽儿,如此类推下来,我这样的顶一顶小帽子也说的过去。可说实在的人家自卖人家自己的满清王国,同你汉族何干?你不过是人家地里的佃户,厂里的工人,人家卖了地售了厂,你还是当你的佃户,打你的工,你吃的哪门子劲?

    而据著名民运同志,长期战斗于大陆的爱国异议人士杨天水先生所著的《共特的章鱼策略》记载:中共“借鉴了历史上所有的特工经验,包括明朝的东厂西厂的,民国中统军统的,前苏联契卡和克格勃的经验,等等。”象“章鱼”一样“将它的很多触角,设法不断地伸展到我们每个民运战士的身边,以期掌握我们的动态,控制我们的行动,破坏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

    并进一步指出了“共特的几种惯用方法” :诱饵法(甚至是苦肉计法)、掩盖真相法、搅浑水法、泼脏水法、离间计法、分化瓦解法、抓小辫子法、收买法、美人计法等。就我个人来说,比较感性趣的是“美人计法”,据载“共特同样使用美人计,对付民运。海外的民运明星周围,有几个人身边没有美女共特呢?当一个美女共特整天和你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你还能有多少精力用于活动?多少计划可以实现?”想杨先生当有此切身的体味,当然革命意志如钢绝不可能为其鱼肉。可依我的阴暗心理来说看到这一段,总忍不住妒忌杨先生之辈的民运前辈,并展开我联想的双翅……。依据以上的实据,那些不投入到民主运动的滚滚红尘里的,真是傻到了顶点,就是先当他个几年的民运,之后被我党招安,这辈子也是不亏本呀!

    不过,我再看下去又被惊出一身的冷汗来。杨先生在“共特的共性”指出,“共特大体有几个非常明显的共性”——共特一般思想肤浅、共特一般腐化堕落、共特一般思想荒谬、惯于胡搅蛮缠、有包打听倾向、窥视欲望强烈、经常诋毁民运、常常见利忘义、特务一般机灵。三醒吾身,我发现我完全的就是共特,思想肤浅是必然的,因肤浅也就思想荒谬、惯于胡搅蛮缠、有包打听倾向、窥视欲望强烈。特别是我这个人一分当两分花,从不请客喜欢蹭吃蹭喝,这见利忘义我是一定了。又腐化堕落,这个我十分的痛苦的承认,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喜欢看光屁股的女人,常常在网上调戏良家或不良家少妇,而且我在调戏妇女时总是很机灵的。诋毁民运,这一条也不能不承认,因为我现在就在干这件事情。

    我是个共特!我认罪!我一时大意,没有能斗私批修一闪念,落到了共特的立场上!我罪孽深重!

    不过,我个人认为,我最有可能身份是双重间谍。一方面人说我“汉奸”,另一方说我是“共特” ,我这个人当这个双面谍时间长了,可能都不记得自己到是哪一方面的了。也说不定,我有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双胞胎的哥哥,他是共特我是汉奸,也可能是他汉奸我共特,他们都认错了人了。看来我是要去好好找找了,一定要找到这个一母同胞的兄弟!这个我一打喷嚏,他也感冒的弟兄来!省得我一天到晚,神神道道,草木皆兵,乱七八糟,青红不分,藻白不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