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刁”现时常用的意思为:狡诈、无赖、刻薄,但其最早是指在古代军中一种小柄的斗,白天可供一人烧饭,夜间敲击以巡更。此刁,一方面军中保证食品,又一面要为军中提出警戒可知其重要。而因同为铁器身在军中因其不能上阵,便日出就为火上烧,月出就要用力敲,一时一刻不能休息又见其何等卑下。如此看来,果然是同名义上称之为“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的百姓贱民们同一品格了。如此把刁与民联用为——刁民似乎比较合适。
   
   不知为什么,所谓的“刁民”一词演化到今天,成为了刁难、刁顽、刁滑、刁钻之平头百姓的意思!而时时钻营政策法律、不知进退、死皮赖脸、刁难官员便是成为刁民的基本特征了。自从看过张大导演的《秋菊打官司》之后,秋菊这样一个脸上紫红挺着个大肚子,还不依不饶的去给讨说法的农妇就成了我对于“刁民”这一概念的形象化理解。

   
   但没有过多久,在河北省委门口的接待处看到一发恶臭的老太婆,走了一二百里路来上访,喋喋不休的问工作人员“他们这样做应该吗?他们这样做对吗?他们怎么能这么干?……”。通过工作人员随便的“嗯”“啊”声,不厌其烦的目光中,我明白这也是一个标准刁民。
   
   还是没有过多久,我老爹因为一些事情找到一位人大代表反应问题,被其指头鼻子说:“你们这些个刁民……”我突然发现我真的是太傻X了,原来自己就同一个刁民生活了这几十年了,还认识不到他的本质。
   
   这次过了几年吧!我们的书记和风同志下去绳油村慰问群众,面对下跪的村民们说:“少来这套,你们这样的(刁民)我见的多了……”,果然就被这些刁民把轿车给砸了个烂。随后,又发生了刁民们同黑社会火并,把和书记拉下台推到法院的事。一个标准的刁民群就是出现在了眼前。
   
   不到一年时间,从河北到了广东,从定州到了东洲,也是为了电厂用地。雷管对上了手枪,刁民直面了武警。大开眼界,真正的、标准的刁民出现了!
   
   不过没过几天在12月13日的香港世贸会议如开了,同期抵达香港还有2500多名韩国农民,参加由香港民间监察世贸联盟主办的示威活动。 根据报道:
   
   “南韩示威者与在场的警员推撞,又投掷竹枝及矿泉水瓶,企图进入会展外围禁区,防暴警察使用胡椒喷雾阻止。
   ……期间部份南韩示威者又抬着悼念在墨西哥坎昆部长会议切腹自杀南韩农民李京海的祭坛燃烧,令警方划定的示威区内冒出阵阵黑烟。
    ……约一百名南韩农民穿上救生衣,在示威区海面跳入维多利亚港,游向会展中心世贸会场,大批警员在海傍戒备,十多艘警方快艇及消防员在海面围着跳落海的南韩农民,农民在海中举起南韩国旗,又高叫反对世贸口号。随后,有更多农民陆续跳入海中……。”
   
   “……韩方加重了进攻力度,对港警展开五次有组织的进攻,并成功抢走港警十七块盾牌,其进攻节奏明快、进退有度,令观众赞不绝口。……”
   
   “……约五百名韩农在多名持旗手及农民领袖,包括吴宗烈、姜基甲、徐廷吉、裴忠烈、姜炳基及郑光勋的带领下,以六人一排,由维园出发,沿铜锣湾纪利佐治街前往湾仔示威区。他们戴上韩国特制的「白面红底」劳工手套,又戴上护膝及扎上绷带,或用纸皮保护膝盖,然后每行三步便全身俯下,手放在地,头向前叩,沿途一直有鼓声伴随……”
   
   “……南韩示威者的阵式既系统又严密,昨日防守鸿兴道的200名防暴警察,被攻击至有点措手不及。每次攻击均有同一模式﹕指挥发施号令,在鼓声下发动冲击﹔铜锣声一响,冲击行动即停止。强攻15分钟后,示威者最后将抢夺所得的盾牌,在对峙线交还警方,部分示威者更伸手与警员互握,宣布冲击正式完结。在离开示威场前,示威者更在一声令下,清理好现场所有垃圾,然后秩序井然地离去。……”
   
   如上种种标准,才是标准刁,也才是真正的刁民。原来刁民们都集中于韩国一地了,中国又何时有过什么刁民呢?他们是真正的军中——刁斗,日出为军爷们做出食品,夜里为军爷们报警打更。中国的稳定平安大业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了,官僚们也应该安心大胆了。中国是只有顺民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