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这一次的三合一选举,民进党以得到六县市的成绩而宣布失败,在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看来是民进党自己打败了自己,失败原因在于民进党的自我的腐败无能。人们不禁要问,民进党何以在其组党不到十六年,执政不过六年的时间里就如此快速的腐化呢?
   
    阿扁与扁妻的个人品行当然是首当其冲,而国民党党国政体中行政权、总统权等结构性的问题也逃不过。但是,当我们细细研究一下高铁、高捷以及洗渔等弊案,陈哲男这个两朝两老在其中的作用不能不让我们感到震惊。

   
    陈哲男,一九四一年出生于台湾台南县,祖籍闽南漳州。曾任火学、中学、高职、大专教师,其间在高雄市经营升学补习班,大卖考试卷和参考书,赚到人生第一桶金。二十七岁时加入国民党,三十五岁参选里长,由此步入政坛。三十九岁第一次参选“立委”,以二百八十票落选。四十五岁时,第三度参选终于当选增额“立法委员”。一九八九年再度当选增额“立委”。国民党“主流派”与“非主流派”斗争时期,陈是李登辉的心腹大将。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因发表“一中一台”言论,被国民党开除党籍。一九九二年十二月当选第二届“立委”。五十二岁时宣布加入民进党。之后竞选高雄市副市长落败。一九九四年被时任台北市长的陈水扁任用为台北市民政局长、市府秘书长。此后陈哲男扶摇直上,成为陈水扁不可或缺的心腹。一九九九年任台南市副市长。二零零零年五月出任“总统府副秘书长”。
   
    陈哲男由蓝转绿,是陈水扁的“筹款大将”,政商关系极其复杂。由于在“总统府副秘书长”任内,牵涉到收取多宗非法政治现金丑闻而黯然下台。二零零四年被陈水扁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二零零五年十月,在加入民进党十二年后,因涉及影响巨大的“高雄捷运弊案”,被迫辞去“总统府国策顾问”,并被民进党开除党籍,其子陈其迈也被迫辞去高雄市代理市长。
   
    陈哲男从蓝到绿无不体现着他投机主义的本性,以及其行为中只论利益不信原则的逻辑。如果把他放到四九年之后的大陆,他一定是被定性为对共产党政府以“糖衣炮弹”的打击的——投机倒把分子,加以惩办。考察中国国民党史与中国共产党史,在其初得大权之时,都同样的被这种投机的分子所苦。
   
   孙中山在《中国之现状及国民党改组问题》一文中批判道:“……民国以成。而反对革命之人,均变为赞成革命之人。此辈之数目,多于革命党何啻数十倍,故其力量大于革命党。乃此辈反革命派--即旧官僚--一方参加革命党,一方反破坏革命党,故把革命事业弄坏,实因我们方法不善。若有办法有团体来防范之,用对待满清之方法对待之,则反革命派当无所施其伎俩。俄国有个革命同志曾对我言,谓中国反革命派之聪明本事,俄国反革命派实望尘莫及。俄之反革命派之为官僚与知识阶级,当革命党发难时,均相率逃诸外国,故俄国革命党能成功。而中国的反革命派聪明绝顶,不仅不逃避,反来加入,卒至破坏革命事业。……”。
   
   共产党总书记刘少奇于一九五一年也同样的谈到:“……今天,革命已经在全国胜利,情形就更不同了。在有些人看来,现在加入共产党,不独不要担负什么艰险,而且可以获得个人的许多保障以及荣誉、地位等等。这时,落后分子、投机分子、反动分子就会希望加入我们党,而且有不少的坏分子积极地要钻入我们党内来。……”。
   
   因此,无论是孙中山治下的国民党,还是毛泽东治下的共产党,都在这一时期无一例外的加强了他们的中央集权,强化了其党内成员的警察式的控制。这便成为了所谓的“民主集中制”,以集中制的方式来保证其党派能按照“有利于党的事业的方向进行,不能松懈党内的战斗意志与战斗团结,不能被暗害分子、反党分子和党内的分裂主义者和投机家、野心家所利用。”
   
   历史的轮子转来转去,民进党也进入到这一个历史的性的必然来了。民进党一个新型的、开明的、反对集权的政党,其组织原则及其信仰都是不可能接受所谓的独裁者出现于党内的。而且,在其存在的民主制度之下,选票政治的特点也不可能使之成为一个以集权形式而得到民主认同的外部及内部环境。
   
   以陈哲男为例,其所在的高雄市陈氏家族可谓 “黑白通吃”,拥有雄厚的基层组织,在高雄市具有呼风唤雨的能力。据了解,陈哲男就亲口对前民进党员陈文茜承诺,如果她到高雄去竞选议员,他能保证其当选。同时,陈哲男在替陈水扁运作政商关系方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在陈水扁任台北市长时,陈哲男就是其“募款大将”。在出任台北市民政局长后,陈哲男帮助陈水扁利用“福尔摩沙基金会”,“台北市文化基金会”,进行权钱交易,接受财团大量的“政治献金”。前东帝士集团董事长陈由豪曾披露,它当年经由陈哲男捐给“福尔摩沙基金会”的政治献金多达二千万新台币。台北市各区的扶轮社、狮子会,均与陈哲男关系密切,是陈哲男为陈水扁筹措经费的重要来源。在陈水扁入选总统这一问题,陈哲男同样的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有人反应其在高捷问题中提到,要为陈水扁在工程款中幕得二十亿的竞选资金。
   
   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在一个选票政治环境中,这种投机分子的能力与作用不只是破坏性的,也同样的是有其必要性。在台湾的民主政治的原环中,如何能保护自己政党的始终如一,维护其理性与实际的平衡,这是民进党所必然要面对的挑战,而这一问题如何的结解也必然为中国民主化的发展提供宝贵的经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