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春秋战国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民主茴香豆
·某民运
· 泡坛有感
·文革的意义
·新闻短评:党纲已腐 宪纲不立 ——山西爆炸事件的联想
·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属于人的新宗教
·寓言一则:孪生连体
·自编顺口溜
·儒生论民主
·儒生论宗教
·一台弯弯:绿色大决裂·台独之死!
·说理评论:错把冯京作马凉——评不锈钢老鼠:[社论]中国泛蓝联盟应该欢迎泛绿联盟成立
·一台弯弯:把耶稣漆成绿色!!!信仰之死!
·听民运:民运里面的三种人
·听民运:学会3P法 速成理论家
·怪力乱神: 三门峡大坝 与 三年自然灾害
·怪力乱神:青蛙搬家 三峡建成 川渝大旱
·《似诗而非》:明明德者 (为此时此刻此人)
·似诗而非:飞蛾扑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丁丁先生在《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一文中,把“中道之道”的真理之“矢”,尽其所有的放到民主主义者的“的”上。完整的展现了对于民主主义的强调者们,很中国特色——丁式猜想。“或许是衣食太过,才有这些不着边际的浮夸空论?或许真应了“我死之后,右派翻天……文化革命,七八年来一次”,才有由“人道”而“真理”而“失语”而拍案而起指斥市场经济为“世界资本主义的共谋”?或许出生太晚,错失了英雄年代,才要从平庸中爆发,对父兄造反?”。
   
    自由的品级是高于民主的,正如马爹利是酒中的极品,而二锅头只是流氓玩耍板砖前奏一样。并不是洋的就比中的好,而实在是有一日被砖拍、三十年怕二锅头的心理运动的结果。如此当有人说“民主”是比“自由”更加重要的东西时,当说“大民主”更合乎中国的国情时。才会使得汪先生“想起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大民主,想起那个时代不堪忍受地被剥夺了的种种“我”的个人自由。”

   
    历史就是老师,借魔鬼一样的列宁的话来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所以,对汪先生而言“自由具有最高价值”,同时丁丁老师“我不打算把“民主”、“公正”、“平等”或任何其它美好观念与我个人的自由对立起来。”虽然“越出真理半步就是谎言”同样的出于列宁之口,但在这里要用的是丁式的真理思维:“真理是由希腊人和中国老百姓直觉上认同的“中庸之道”来表述的,不论你的叙说是基于多么正确的理由,一旦你越出这个理由得以成立的那个“度”,你就没有多少道了。”不如此,你就将不可避免地也会服从“文化大革命”的逻辑。
   
    谈到逻辑,这里面又出现了“逻各斯中心主义”。汪先生谈到,“真正要超越语言上的“两分法”,我们就只有陷入“失语”状态。任何“可名之名”都不是我们想要说的。因此真正的“思”的勇气表现在明知其不可说却偏要说,其不可限定却不得不限定,其不可理解却必须理解。”“逻辑的力量表现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事物展开其自身的‘过程’。”
   
    好一个“其不可限定却不得不限定,其不可理解却必须理解”,好一个“逻辑的力量表现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事物展开其自身的‘过程’。”在当今的时代里,不正是这种各在其位上的社会力量的自我展开吗?自由不正是在这种“过程”中加以体现的吗?
   
    正如汪先生所称的:“我们当然希望自由,却不得不从“必然王国”向着“自由王国”过渡。无视“过渡”而谈论自由者,“侈谈”自由也!试问没有积累现代工业的知识(以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的形态),我们如何跳跃到“后福特生产方式”里呢?”这个过渡中民主主义、社会主义、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等的共存共荣,相互间的竞争与搏役,不正是这个推陈出新的核心力量吗!
   
    自由的出现不是一朝一夕就突的出现在面前的,它是不断的推陈出新,不断的自我完善起来的。失败就是成功的母亲,共产主义指导下的文革,如果可以说是一种“大民主”话。这也只能证明这是为了下次的成功积累经验。把这一个历史阶段做到一顶帽子,上边写上一个“民主而失自由的危险分子”,时不时的给人顶在头上去游街,这也只能证明他是红卫兵的遗孤。
   
    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社会里不存在明显左与右,而只有一群的中庸论者在哪里高谈阔论,这个社会只有不断的沉溺于一种空荡荡的自欺欺人之中。借用马克思的说法,中庸论者们是不生产什么的,他只是把高尚与文明庸俗化罢了。这个庸俗化,也就是汪先生所谓的“脚踏实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