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春秋战国
·民运的败因之五:“政治产品”手工作坊式生产与“赶集式”售卖
·民运的败因之六:“自由无秩序”与“专制有纪律”的搏斗
·民运的败因之七:“无根浮萍运动”与“草根的一代”竞争
·法轮力量猜想三:与外逃官员势力的合流
·邓共与民运之一:一母同胞双生子
·邓共与民运之二:孝子逆子,红旗蓝旗
·我对法轮功的态度 (读袁红冰有感)
·邓共与民运之三:抓汉奸与揪共特 送 杨天水 先生
·我是民族民主主义者
·新闻短评:三八发放自慰器
·三民主义学思录:安魂篇
·新闻短评:处女膜与清白
·三民主义学思录:新旧三民主义
·新闻短评:三月最易“倒春寒”
·三民主义学思录:从革命到进步
·新闻短评:破鞋生好奶
·三民主义学思录:自由平等博爱
·新闻短评:被铰断的小鸡鸡
·幻想是软弱者的命运——评 封从德 非暴力论
·三民主义学思录:主义与信仰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生
·新闻短评:24户候
·老子说的:加人
·三民主义学思录:民权与民族
·新闻短评:狗屎乐·肚子疼
·老子说的:谷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商人时代:商人时代
·老子说的:退
·商人时代:政治还是经济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三民主义学思录:万能政府与宪政国家
·商人时代:企业家精神
·商人时代:没有特权就不会有垄断
·关于“抗日反独运动”的看法
·老子说的:常
·反对党:因为反对,所以反对!
·中日之间
·反对党:民主是量器
·老子说的:绝
·中华制治:封建与郡县
·老子说的:独
·老子说的:孔
·儒家傲:唯我人民天下君
·老子说的:则
·反对党:阶级支撑
·老子说的:希
·老子说的:赘
·反对党:说明正义与正义的说服
·主义与问题: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读刘晓波,真由美的头发有感)
·主义与问题:分裂主义与专制主义
·商人时代:工人与商人(二)
·主义与问题: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与社会主义(一)
·不伦 不类 宋楚瑜
·连败 连战 近于仁
·商人时代:私有财产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丁丁先生在《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一文中,把“中道之道”的真理之“矢”,尽其所有的放到民主主义者的“的”上。完整的展现了对于民主主义的强调者们,很中国特色——丁式猜想。“或许是衣食太过,才有这些不着边际的浮夸空论?或许真应了“我死之后,右派翻天……文化革命,七八年来一次”,才有由“人道”而“真理”而“失语”而拍案而起指斥市场经济为“世界资本主义的共谋”?或许出生太晚,错失了英雄年代,才要从平庸中爆发,对父兄造反?”。
   
    自由的品级是高于民主的,正如马爹利是酒中的极品,而二锅头只是流氓玩耍板砖前奏一样。并不是洋的就比中的好,而实在是有一日被砖拍、三十年怕二锅头的心理运动的结果。如此当有人说“民主”是比“自由”更加重要的东西时,当说“大民主”更合乎中国的国情时。才会使得汪先生“想起文化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大民主,想起那个时代不堪忍受地被剥夺了的种种“我”的个人自由。”

   
    历史就是老师,借魔鬼一样的列宁的话来说:“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所以,对汪先生而言“自由具有最高价值”,同时丁丁老师“我不打算把“民主”、“公正”、“平等”或任何其它美好观念与我个人的自由对立起来。”虽然“越出真理半步就是谎言”同样的出于列宁之口,但在这里要用的是丁式的真理思维:“真理是由希腊人和中国老百姓直觉上认同的“中庸之道”来表述的,不论你的叙说是基于多么正确的理由,一旦你越出这个理由得以成立的那个“度”,你就没有多少道了。”不如此,你就将不可避免地也会服从“文化大革命”的逻辑。
   
    谈到逻辑,这里面又出现了“逻各斯中心主义”。汪先生谈到,“真正要超越语言上的“两分法”,我们就只有陷入“失语”状态。任何“可名之名”都不是我们想要说的。因此真正的“思”的勇气表现在明知其不可说却偏要说,其不可限定却不得不限定,其不可理解却必须理解。”“逻辑的力量表现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事物展开其自身的‘过程’。”
   
    好一个“其不可限定却不得不限定,其不可理解却必须理解”,好一个“逻辑的力量表现在现实世界里就是事物展开其自身的‘过程’。”在当今的时代里,不正是这种各在其位上的社会力量的自我展开吗?自由不正是在这种“过程”中加以体现的吗?
   
    正如汪先生所称的:“我们当然希望自由,却不得不从“必然王国”向着“自由王国”过渡。无视“过渡”而谈论自由者,“侈谈”自由也!试问没有积累现代工业的知识(以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的形态),我们如何跳跃到“后福特生产方式”里呢?”这个过渡中民主主义、社会主义、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等的共存共荣,相互间的竞争与搏役,不正是这个推陈出新的核心力量吗!
   
    自由的出现不是一朝一夕就突的出现在面前的,它是不断的推陈出新,不断的自我完善起来的。失败就是成功的母亲,共产主义指导下的文革,如果可以说是一种“大民主”话。这也只能证明这是为了下次的成功积累经验。把这一个历史阶段做到一顶帽子,上边写上一个“民主而失自由的危险分子”,时不时的给人顶在头上去游街,这也只能证明他是红卫兵的遗孤。
   
    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社会里不存在明显左与右,而只有一群的中庸论者在哪里高谈阔论,这个社会只有不断的沉溺于一种空荡荡的自欺欺人之中。借用马克思的说法,中庸论者们是不生产什么的,他只是把高尚与文明庸俗化罢了。这个庸俗化,也就是汪先生所谓的“脚踏实地”。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