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春秋战国
[主页]->[百家争鸣]->[春秋战国]->[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春秋战国
·老子说的:小
·上帝为何:上帝不是宗教
·主义与问题:是“阶级斗争化”还是“自由民主化”?
·主义与问题:牺牲,是解放者的责任,不是公民的义务!
·主义与问题:三民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党文化:谁在监督!谁能监督!
·主义与问题:道德
·党文化:以党治国
·老子说的:淡
·新闻短评:英雄
·反对党:党内党外
·主义与问题:权威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反对党:论党员的修养
·党文化:民主集中制
·商人时代:谁是特首?
·似诗而非:天与人
·主义与问题:民主化与私有化
·关于《物权法》:总的印象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人权
·关于《物权法》:物权与物权
·关于《物权法》:占有
·支持朱成虎:这是一种事实
·主义与问题: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
·支持朱成虎: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主义与问题:性善、性恶与本无
·新闻短评:从扩大内需到节约型社会
·儒家傲:中庸
·主义与问题:信仰与宗教
·儒家傲:君子
·老子说的:宝
·老子说的:胜
·主义与问题:殉道
·主义与问题:论台独的民族主义实质
·民族主义:从中共的一段党史说起
·民族主义:从台湾建国党看国家的意义
·民族主义:陈水扁论主权与人权关系
·新闻短评:勇者来,怯者去!--评实名制
·闲评财经郎咸平:私有化与法制化
·民族主义:论国家的作用
·民族主义:列宁主义之民族自决权
·党文化:两条路线
·闲评财经郎咸平:城市化——城市的责任与噩梦
·主义与问题:论各谐——从斗争到调和
·闲评财经郎咸平:日韩台模式与中国农民
·今日国民党:两个朋友和两个敌人
·今日国民党:台湾、大陆、中国
·今日国民党:青年、中年、老年
·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今日国民党:蓝色慢步与绿色暴动
·新闻短评:党的最大敌人
·今日国民党:黑金、蓝金、黄金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推开与抱住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好话与坏话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自由与务实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胡适与鲁迅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中国与外国
·《学习李敖,天天向上》:唯心与唯物
·《评理谈论》:胡平的小错误 谈《从李敖谈到自由主义》
·《评理》:关于汪丁丁之《自由:一段脚踏实地的叙说》
·新闻短评:人民的眼睛总是雪亮——写在台湾三合一选举之后
·似诗而非:寄活动在Yahoo的骂手——梦网们
·一台湾湾:国民进步党或者是进步国民党
·似诗而非:悼美人
·一台弯湾:新型政党碰到的老型问题
·一台弯湾: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一台弯湾:生吞还是活剥
·主义与问题:南京大屠杀问题
·一台弯湾:高高举起,悄悄放下
·新闻短评:标准刁民
·主义与问题:WTO与中国农业问题
·自由社会:我的民主观
·理解何祚庥:无产阶级先锋还是官僚资产阶级走狗?
·一台弯湾:相持期间的运动战
·理解何祚庥:笃信自由放任的投机主义者
·我爱你中国:中国的全新属性
·谈理评论:吴敬链的一个梦
·评理谈论:哲学目标与哲学个性——初读陈来《中国哲学的现代化与民族性》有感
·一台弯弯:人民的权力与党派的主张
·[原创] 儒家新议
·《笔记》:水煮青蛙
·《笔记》:奴性无所谓善恶(兼劝聊天室诸位)
·《马列新议》:阶级斗争与民主
·《笔记》:十七年的中共与民运
·《十七年的计》:驱虎吞狼
·《十七年的计》:二虎竞食
·《十七年的计》:牧鹿于外
·新闻短评:卫星遥感下的官僚运作
·一台弯弯(关于第四权):从蓝绿斗争到斗争蓝绿
·国企改革方向应该是:党有、党营
·我的经济学:和平崛起与内部殖民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新闻短评: 余杰王怡郭飞雄, 他是他非怎扯清? 飞来多少长舌头, 一网打尽全成熊!
·他人的权力与个人的主张——评“曹长青”们
·一台弯弯:明修栈道罢阿扁·暗渡陈仓倒苏揆
·一台弯弯:当民进党失去了贞操
·新闻短评:冯小刚PK李安 与 茉莉PK王希哲 之PK的PK
·李大师洪志“赞”!~~
·国民党精神党员们:帮忙别添乱!——警惕“绿民运”“民进党徒”的阴谋
·挥舞牙签的堂基科德——送“三反运动(反马反毛反文革)”的壮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商人时代:从娱乐业开始

    以我个人主观印象上来说,一个好你的独裁者在公众面前必是一个禁欲主义者,这不用想他在私下里做过什么。对于红尘里五行中的饮食男女们来说,也只有禁欲者让他们认同他的与众不同,而且有强有力的精神力量,拥有成为“圣人王”的基本素质。欧洲的教皇时代中,正是教职人员的禁欲使他们区别于王公贵族们的欲壑难填,在心理上形成一种强大的力量,使公众服从于这种看到精神力。

    而在东方,主张“存天理,灭人欲”的哲学家与理学家们,对于欲望也都是排斥的。朱熹老夫子可以为了一个小妾与人打官司,是因为他从来也不认为这是他对人欲的一种服从,而是认为他作为一个男性是有这个权力的,也是传宗接代的天理表现。但是,小妇人们是要成为烈女的,通奸罪就一定用沉潭的方法来进行打激。这一方法,在到了文革中的中国也是通用,他们会把两只破鞋挂在反动派的脖上去游街,以示其人是无法战胜自己情欲的失败者。

    禁欲与专制关系是如此的紧密,以至于卢梭只有从性欲中得到他开启人类全新意识形态大门的钥匙。而这对于伏尔泰之流来说,是如此的无法接受,他们以传统与道德为武器,打压这一个纵欲者。但到了伏尔泰也被放弃到国家之外,他根本就无法同卢梭一样来拥有尊严的存在,卢梭用《忏悔录》来反击这个时代,伏尔泰只会用《路易十四时代》来拍世俗的马屁。

    放荡无耻、弃子纵欲的卢梭与高尚无私、博爱人道的伏尔泰,以及疯颠颠的叫着“上帝已死”的尼采,可能在他们知识分子的小圈子里创造了地震,也对于权力社会进行过强力甚至于“法国大革命”的暴力冲击。但是实际上对于世俗的社会来说,他们加在一起的力量也不如玛丽莲•梦露的一条裙子。

    这就如同,刘晓波与“超女秀”的关系一样。刘先生的知行合一无非是让这个时代,又有了一个传奇式的英雄,而所行所为真的就对于市民社会发生指导性的作用的可能是不存在的。但当十七八岁的超女们,站在台前对着镜头说:“想唱就唱,要唱得响亮”。一切的阶层阻隔,一切的权力壁垒,一切的知识障碍,就如同是被施了魔咒一样消失于无形。个人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信息传接是如此的流畅,卢梭、伏尔泰、马克思、尼采、哈耶克等等都溶解到这两句话里。

    不必禁止你的欲望,你有权力这样去做!这在学者们口中是哲学,他们的意思是要说:你想成为总统吗?你想成为明星吗?你想成为政治官员们?你有权力成为一切你想成为的人。而在商人的手里就是现实工具。没有自由的欲望追求,商业也就没有了解基本存在的条件。你要女人吗?去吧,你可以用钱,用情,用手段得到她。但你要为她卖一套住房,一系列家具,至少是一把鲜花……

    学者们只能在思想上,而商人们确是在现实中创造——人本的现实空间。在商人们的激励之上,浪费者们从不满足,欲壑难填,既推动着物质的再生产,也推动着欲望的再生产。李普曼如是描述:“他们虽食而饥,虽饮而渴,爱而不欢,求而不得,成功而永远失败”。一些西方当代文学反映了这样一片精神荒野:本能的冲动,四分五裂的世界,不可名状的压抑,空间和时间的错乱……看来,以人欲为价值载体也是一种悖论,如叔本华所言,欲望不得满足是痛苦,得到满足是无聊。它似乎难以单独组构人的精神家园。

   这一切,也许就是同哪些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大家所设想的不同,却真实的是个人与自由的生存的状态。对于个人与自由的追求,最终只能庸俗化为物的追求,社会价值取向的鞭挞,才能让充满了惰性的世界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如同摩西是上帝的杖一样,自由主义牧人手里杖就是商人们原欲之火。也正如教宗是基督的身体,个人主义以娱乐业的为身体,去点燃更多人的欲望。

   如同当年的圣使徒们一样,大大小小的超女秀,也为这个自由的教派传播着新文明的种子。禁欲是个人与自由的敌人,更加是商人们的死对头,所谓的人权也就在这样的一个高尚与卑鄙中得以维护,个人主义与自由也就在这纯洁与低俗中发展开来了。也许可以说,欲壑难填才是自由的基本存在理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